Back to collection

Water Margin 《水滸傳》

第一百十七回 Chapter 117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一百十 睦州 烏龍
一百二十全稱忠義水滸》,明末刊刻又稱」。

  話說宋江烏龍正中計策伏兵厲聲:「宋江受降何時?」大怒拍馬交鋒未定後面喊聲背後水軍一齊登岸會同下來便交戰無數便乘勢趕來連珠射中翻身落馬不敢向前退便水軍一連不敢向前因此指揮指揮景德宋江方便交戰便景德分頭廝殺敵對死戰宋江後面奔走原來李逵兩個,──,──一千寶馬後面應時背後魯智深戒刀禪杖兩個一千隨後殺人四面宋江桐廬收兵宋江稱謝:「若非兄弟宋江。」吳用:「兄長不合愚意惟恐便。」宋江稱謝

  烏龍兩個元帥商議:「宋江兵馬退桐廬駐紮小路度過睦州咫尺國師大內見天調守護長久。」:「元帥便。」隨即上馬來到睦州丞相:「宋江不可席捲特來保守關隘。」便上馬睦州一同丞相中說調次日方臘殿左右丞相一同朝見向前起居萬歲便:「聖旨太子杭州宋江席捲評事引誘以致杭州太子出奔元帥退守烏龍關隘近日宋江聲勢宋江進兵桐廬駐紮早晚賊人小路透過難保陛下調精銳烏龍關隘退城池。」方臘:「各處調近日關隘數萬寡人大內如何四散調?」:「陛下救兵無奈若是之後睦州保守?」丞相:「烏龍關隘要緊去處三萬可分國師保守關隘。」方臘堅執不肯調撥烏龍當日眾人丞相官商丞相睦州五千國師烏龍因此睦州五千精銳回到烏龍:「既是朝廷我等守住關隘不可水軍江岸便退不可進兵。」

  寶光國師景德守住烏龍關隘宋江桐廬駐紮按兵不動二十不出交戰探馬報道:「朝廷樞密賞賜杭州樞密轉差大將賞賜先鋒樞密便賞賜。」宋江見報便吳用二十迎接來到聖旨便賞賜分給宋江參拜樞密隨即設宴管待樞密問道:「之間。」宋江垂淚:「往年跟隨全勝不會一個自從方臘京師首先公孫留下數人進兵數人病倒杭州存亡前面烏龍廝殺二次難以急切不能關隘正在之際到此。」樞密:「上天先鋒建立大功大將前來助陣使先鋒。」宋江相見桐廬駐紮飲宴管待

  次日樞密整點烏龍關隘吳用:「未可小徑去處尋覓百姓小路那邊兩面夾攻彼此不能唾手可得。」宋江:「。」隨即差遣村落尋訪百姓問路一日一個老兒宋江宋江問道:「老者?」:「居人路徑谿。」宋江:「老者指引路徑烏龍自重。」老兒:「老漢祖居百姓方臘殘害天兵到此萬民再見太平老漢指引小路烏龍便是睦州便北門西門便是烏龍。」宋江大喜隨即取銀引路老兒管待次日宋江樞密桐廬十二小路進發十二魯智深李逵王英隨行馬步萬人跟著引路老兒便軍士疾走小牛攔路宋江便李逵三五李逵前後透過思量部下只有二千人馬如何當時睦州丞相知道:「宋江小路透過烏龍這邊盡到。」大驚聚眾商議宋江連珠砲烏龍大驚使指揮宋江旗號遍地擺滿山林退回便道:「朝廷救兵我等堅守關隘不要。」便道:「元帥如今調睦州自由我等不能睦州。」苦勸不住五千人馬禪杖帶領

  宋江睦州烏龍關隘挑戰看見便宋江:「如此如此。」宋江點頭都會首先便交戰六合便各自東西四散看見宋江原來準備護持宋江滿滿親切照面開滿流星正中面門殺死一齊大敗不住便睦州烏龍下來不能上去睦州

  丞相:「度過國師日來睦州。」便差人大內丞相啟奏:「現今從小路透前來攻打睦州遲延。」方臘大驚殿太尉五千睦州:「聖旨天師同行策應宋江。」方臘便天師當時天師直至殿下稽首方臘傳旨:「宋江兵馬看看侵犯寡人地面城池睦州可望天師闡揚道法江山社稷。」天師:「主上貧道不才胸中學識陛下洪福宋江兵馬。」方臘大喜設宴管待天師便商議原來金華山中幼年出家方臘造反交鋒使害人一口寶劍協助方臘因此天師婺州出身自幼使得方臘做到殿太尉酷愛道法禮拜許多法術在身廝殺雲氣因此婺州山中出身使鋼叉自來隨著丞相睦州當日殿商議報道:「太監。」天師說道:「天師太尉將軍南方宋江一半明朗天師不利何不主上商量。」天師大怒文書申奏方臘史官詩曰

    東南用人
    天命捐生偽朝

  當下便先鋒調前部前進天師中軍成為進發睦州

  宋江攻打睦州次第探馬宋江便兩個夫妻帶領三千路上首先便交戰兩個陣勢便念念聲道:「!」頭盔頂上流出一道之中一個天神降魔半空下來看見手忙腳亂看見丈夫落馬便交戰便丈夫將來身邊一塊鍍金面門可憐佳人到此春夢大敗回見宋江訴說打傷帶去大半宋江心中大怒李逵五千人馬宋江怒氣:「逆賊!」便宋江李逵大怒便飛奔出去便宋江李逵五千人馬一齊掩殺四散奔走宋江鳴金收兵兩個李逵回來烏雲漫天不分南北東西白晝宋江去路

    陰雲漫天
    一陣風雨滂沱猛烈
    山川震動高低
    溪澗顛狂左右
    
    定睛不見半分滿

  宋江使黑暗天地一個去處漫漫不見起來宋江仰天:「莫非!」直至方才消散有些光亮看見大漢圍住宋江在地:「早死!」不敢風雨手下將士一個伏地砍殺須臾風雨過處宋江宋江:「!」宋江抬頭見面一個秀才打扮

    身穿圓領
    束帶穿
    
    堂堂七尺楚楚之上
    若非上界九天進士

  宋江起身便秀才秀才:「特來義士十三氣數旬日義士出力救兵義士?」宋江問道:「先生十三氣數何時?」秀才把手宋江忽然驚覺乃是醒來面前大漢原來松樹宋江起來出去此時松樹外面將來宋江便出去望見魯智深一路交手天師馬上使戒刀步行便暈倒魯智深禪杖忿伶仃奪得醒來看見伶仃一發戒刀割斷宋江軍校魯智深成交兩個成敗魯智深禪杖四散便山林奔走魯智深深山將來軍陣李逵便飛刀一齊不過路徑只要立功死命緊追西岸邊三千截斷岸邊攔住便李逵前面溪澗下岸繩索待要掙扎可憐到此英雄使只有李逵獨自一個深山隨後未經背後喊聲深山李逵回來不見魯智深參見宋江訴說追趕廝殺李逵回來宋江痛哭不止整點其一不見魯智深

  宋江之間探馬報道:「軍師吳用水路到來。」宋江吳用便吳用:「樞密隨行大將都督烏龍留下水軍頭領李俊小五十三其餘吳用到此策應。」宋江訴說:「廢人魯智深不知去向傷感。」吳用:「兄長開懷正是方臘國家大事不可。」宋江許多松樹夢中軍師知道吳用:「既然靈驗莫非此處廟宇兄長。」宋江:「軍師所見足下尋訪。」吳用宋江信步行入山林未及松樹廟宇烏龍神廟」。宋江吳用殿殿夢中宋江:「神聖救護未能助威方臘申奏朝廷重建廟宇加封。」宋江吳用石碑唐朝進士應舉天帝龍神人民以此建立廟宇四時宋江隨即白羊祭祀備細周遭松樹可謂異事直至如今北門烏龍大王松林古跡

    忠心一點鬼神維持
    松林

  宋江庇佑上馬回到中軍便吳用商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