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Water Margin 水滸傳

第一百十八回 Chapter 118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第一百十 大戰 明智
一百二十全稱忠義水滸全傳》,明末刊刻又稱」。

  話說當下飛馬烏龍接著馬上:「安敢弟兄!」無心戀戰便退指揮相交軍器並舉兩個不到烏龍鳴鑼起來原來只顧嶺東廝殺西樞密人馬大將便指揮景德廝殺兩個之上景德自此首先上山未及山頭一塊石頭打死嶺東望見西一齊上去兩面夾攻混戰兩個交手不到馬上施展不得中軍馬上你我揪住原來山嶺如何使得不想這邊步行兩面盡是看見兩邊全無去路受辱便自刎宋江烏龍關隘令人先鋒

  水寨水軍烏龍睦州船隻百姓生擒睦州不知去向大隊回到睦州宋江得知迎接樞密都督屯駐安營出榜招撫軍民投降不知宋江倉廒百姓歸本良民水軍兄弟小二烏龍一應前後受享李俊水軍許多船隻宋江惆悵不已按兵不動等候先鋒兵馬

  且不說宋江睦州屯駐先鋒自從杭州之後統領三萬人馬本部偏將二十八山路杭州進發經過臨安故都卻是方臘手下大將綽號乃是江南方臘國中第一弓箭帶領副將一個喚做一個喚做兩個副將八百使蒺藜骨朵手下五千人馬守把關隘先鋒到來準備對敵器械相近且說先鋒當日史進帶領三千當下史進戰馬其余迤邐並不撞見一個史進馬上心疑和眾商議未了早已來到關上一面白旗旗下史進大笑:「只好梁山宋朝招安如何國土好漢名字甚麼李廣出來。」未了正中史進下馬一齊向前上馬便頂上一聲左右兩邊松樹一齊顧不得史進各人逃命山嘴對面兩邊山坡一邊一邊一般將來總是十分英雄不得這般可憐水滸南柯一夢史進不曾一個出來一堆

  三千步卒百餘回來先鋒先鋒大驚半晌。『軍師垂淚:「先鋒煩惱大事可以商量一個計策。」:「兄長許多不曾贏得一陣首先三千百餘回來怎生相見?」:「古人:『天時不如地利地利不如。』我等中原山東河北人氏不曾因此地利獲得本處鄉民指引路徑此間山路曲折。」先鋒:「軍師探路?」:「我愚好去山中。」隨即言語乾糧

  且說便深山去處只顧半日天色來到一個去處遠遠望見一點燈光明朗:「燈光有人。」黑地燈明卻是小小菴堂燈光來到便一個和尚那裏誦經便房門和尚一個行者開門便和尚老僧便道:「客官廝殺如何得到?」:「不敢師父小人梁山宋江部下一個偏將便是聖旨收方關上守把計度前來探聽小路過關深山曠野到此師父有所小徑越過厚報。」老僧:「此間百姓方臘殘害一個不怨老僧此間百姓施主如今人民老僧沒有去處只得在此今日天兵到此萬民有福將軍老僧只是不敢賊人既是天兵頭目便不妨路過直到西山小路過關只怕近日賊人過去不得。」:「師父既然小路關上不知?」和尚:「逕直背後便是過關賊人石塊難得過去。」:「不妨既有路徑不怕自有措置既然如此小人回去主將酬謝。」和尚:「將軍見外貧僧。」:「小人精細不敢說出老師。」

  當日和尚回到參見先鋒大喜便軍師計議取關:「若是路徑一個人大事。」:「軍師大事?」:「要緊放火你等身邊將帶火砲火石背後號砲便是大事。」:「既然只是放火別無不須別人兄弟便是一個不得時候假如我去那裏行事如何?」:「容易賊人埋伏只好使一遍如今不管埋伏埋伏但是樹木稠密去處便放火埋伏不妨。」:「軍師高見!」當下收拾火石引火脊梁包袱大砲先鋒便取錢二十和尚就著一個軍校當日午後這個軍校來到和尚說道:「主將先鋒多多薄禮。」便銀兩和尚老僧收受吩咐和尚指引路徑行者小人和尚:「將軍日間關上知覺。」晚飯行者引路將軍那邊便教行知覺當時行者草菴便深山穿月色微明山嶺險峻石壁嵯峨遠遠望見小路堆疊牆壁行者:「將軍望見牆壁那邊便是過得石壁大路。」:「行者回去已知路途。」行者本事出來這些石壁過去林木之間半天滿卻是先鋒一路放火關上使三五軍人路上屍首沿放火開路使埋伏無處藏躲關上放火開路:「進兵使伏兵不能施展我等?」望見漸近守護

  步步關上大樹頂頭枝葉稠密弓箭伺候看見火燒將來中間林沖立馬大罵:「安敢抗拒天兵?」待要提防關上那時悄悄柴草便取出火石發出火種火砲硫黃那邊點著這邊方點著火火種爬上屋脊點著兩邊柴草一齊火砲震天價響關上發起只顧那裏有心來迎兩個副將救火遷就屋脊起火火砲弓箭衣袍鎧甲奔走叫道:「過關汝等投降!」魂不附體只管麻木動彈不得林沖首先上山趕到爭先一齊過關三十生擒單單手下大半關上屯駐人馬

  先鋒得了關上史進收拾屍骸關上其餘屍首盡皆次日披掛上馬一面行文得了一面前進迤邐追趕過關直到州城

  原來守御乃是皇叔大王方臘叔叔大將官封文職一個尚書一個侍郎統領十數守住州城原來尚書本州石匠出身使坐下戰馬登山平地侍郎也是本州土人故家子孫使兩個文墨方臘加封文職官爵兵權回到直至行宮皇叔:「居人小路過關因此難以。」皇叔大怒:「第一要緊牆壁關隘早晚便?」尚書:「主上雷霆自古:『勝負兵家。』殿下將軍本罪必勝首先退不勝。」五千得勝

  且說度過之後趕到州城當日上前攻打城門出來交戰陣勢軍隊出馬使便交戰兩個不過敗走頭功身軀手段高強原來連珠只顧放心弓弦第二下馬尚書侍郎射中落馬得勝引領城中一發出來大敗退回三十駐軍安營整點菜園子張丈夫手下軍人屍首痛哭先鋒心中納悶思量不是便計議:「今日進兵奈何?」:「輸贏勝負兵家常事今日我等退回自逞計議今晚乘勢劫寨我等調四下埋伏中軍如此如此整頓左邊埋伏林沖右邊埋伏背後埋伏其餘偏將四散小路埋伏夜間看中軍火四下各自。」先鋒發放各自守備

  且說國王尚書侍郎兩個頗有謀略便商議皇叔:「今日退三十屯駐營寨空虛必然疲倦何不乘勢劫寨全勝。」:「從長計議可行便。」侍郎:「便將軍劫寨尚書殿下城池。」當夜披掛上馬引領前進軍士疾走寨柵看見不敢分明向後更鼓便侍郎勒住:「不可進去!」:「相公如何進兵?」侍郎:「不明必然。」:「相公今日膽寒必然困倦打更分曉因此不明相公何必只顧!」侍郎:「見得。」當下劫寨大刀闊斧進去直到中軍並不一個卻是柳樹著數打鼓因此不明心中中計,」便中軍山頭砲響起火四下伏兵奔走:「下馬受降!」侍郎心慌只要脫身無心戀戰進去腦袋打碎半個死命重圍性命之間路邊馬腳活捉了解山路天明先鋒中軍坐下隨即下令本部山路毒蛇毒氣祭獻史進首級

  次日先鋒進兵州城城門旌旗城樓軍士兩個頭功便後面中軍先鋒趕到城門原來尚書劫寨人馬城門下陷首先不想陷坑兩邊埋伏鎗手弓箭軍士一齊向前將死可憐聖水今日嗚呼先鋒心中忿怒差遣前部各人土塊一面填塞陷坑一面鏖戰廝殺人馬當下先鋒當前躍馬城中皇叔忿心頭展平城中開城西門衝突向前

  尚書之間廝殺尚書便向前卻是尚書便衝突向前尚書神出鬼沒如何尚書得便結果性命當下趕出黃信尚書廝殺奮勇不想林沖趕到這個廝殺便三頭六臂不過眾人可憐尚書今日方知當下首級飛馬先鋒州城內行平復百姓出榜安民將軍屯駐一面差人報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