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Garden of Stories 《說苑》

卷七 政理 Chapter 7: Governance

有所不變而後不變而後不變而後至於所得是以聖王而後刑罰崇禮賤貨內政之際莫不使

孔子:「無道何如?」孔子:「 君子小人。」言明而已治國強國而後後者德化至於刑罰至於所以不肖不可善惡行化天下未嘗:『賞罰』,

。治國千里不過無聲四海祿其實禍福:「。」

文子令尹叔子:「。」文子:「朝廷國家?」叔子:「不能相通何國帷幕倉廩江海有所受命不行未嘗有所不受。」

衛靈公孔子:「寡人國家廟堂之上國家?」孔子:「愛人惡人所謂不出天下反之。」

子貢孔子孔子:「奔馬。」子貢:「!」孔子:「通達?」

齊桓公管仲:「舉事日月愚夫?」:「聖人。」桓公:「?」:「不可深井不可聖人聖人神明聖人所為眾人所及不如不信是故不可不可不可。」

衛靈公:「?」:「大理死者不可不可大理。」子路子路:「司馬兩國相當司馬不當死者數萬殺人殺人司馬。」子貢子貢:「不服於是請服。」

齊桓公逐鹿走入山谷之中老公:「為何?」:「。」桓公:「何故?」:「。」桓公:「愚人?」:「生子少年:『不能。』。」桓公:「?」桓公明日管仲管仲:「使安有如是公知退。」孔子:「弟子桓公管仲不及桓公管仲。」

父子子曰:「!」孔子:「未可不知不善久矣。」子曰:「不孝不亦?」孔子:「不孝虐殺三軍大敗不可不治不可百姓躬行不從而后不能童子陵遲仁義陵遲久矣詩曰:『!』君子百姓使是以威厲不用。」於是

魯哀公問政孔子:「使。」哀公:「何謂?」孔子:「。」:「若是寡人。」孔子:「:『君子父母』,父母。」

文王呂望:「天下?」:「王國富民富士大夫。」文王:「!」:「宿。」

武王太公:「治國?」太公:「治國愛民而已。」:「愛民?」:「治國使而已徭役父母愛子勞苦。」

武王太公:「賢君治國何如?」:「賢君治國公法賞賜刑罰無罪進賢後宮不幸宮室刻鏤耳目賢君治國。」武王:「善哉!」

武王太公:「法令?」太公:「法令不法更為是以法令。」

成王問政:「?」:「使時而食言。」:「?」:「深淵。」:「!」:「天地之間四海之內不善神農氏明知?」

仲尼仲尼:「使不惑使使日月當時使聖人自來使官府奈何?」仲尼:「未嘗然而相親罪人不惑祿日月當時刑罰聖人自來使。」:「不然!」

子貢:「問政夫子夫子:『附近』,魯哀公問政夫子夫子:『在於』。問政夫子夫子:『在於』。問政夫子夫子不同然則?」孔子:「在於附近哀公周公諸侯賓客五官不解一旦在於:『』,離散以為,『』,姦臣以為,『』,奢侈以為!」

魯君左右閉門:「蒙山?」

子產子產:「內政車馬子女寡人國家不治封疆夫子。」子產國中諸侯子產從政使斷事公孫四國大夫辭令使可否使公孫辭令應對賓客是以

安于晉陽問政:「。」安于:「?」:「忠於。」:「?」:「 。」:「安敢?」:「敢於不善。」安于:「。」

魏文侯使西門豹:「。」:「奈何?」:「賢者因而因而因而不可從事耳聞不如目見目見不如不如。」

日夜不出:「任人任人。」君子四肢耳目心氣百官而已不然性事勞煩

孔子:「眾說所以。」:「其父。」孔子:「小節小民。」:「十一,」孔子:「可以可以十一可以教學。」:「所以。」孔子:「天下賢人賢者神明。」

夫子夫子:「閉塞譬如高山深淵不可不可。」:「!」過於:「?」:「不知。」:「奈何?」:「。」:「。」於是交接:「。」所謂於是賢者

孔子弟子孔子:「?」:「未有所得有所亡者以是不得亡者祿不足親戚親戚亡者公事不得是以朋友亡者。」孔子:「?」:「未有所得日益所得祿親戚是以親戚所得公事是以朋友所得。」孔子:「君子君子君子?」

晏子東阿:「使東阿退寡人加大。」晏子:「改道東阿不治。」於是明年:「東阿。」晏子:「東阿倉庫便左右過半不能東阿骸骨賢者便。」:「東阿東阿東阿寡人。」

子路孔子:「受教。」孔子:「壯士難治可以可以可以。」

子貢信陽孔子孔子:「。」子貢:「君子君子固有!」孔子:「不肖不肖為己君子奉法不知枉法莫如莫如不可小人不足有所所得有所君子慎言而後。」

楊朱治天下:「先生不能不能治天下手掌何以?」楊朱:「不見使童子西西使鴻鵠高飛不可不治大功。」

涉水以上:「為人豈不三月溝渠十月津梁六畜?」

魏文侯:「如何?」:「有勞祿使。」:「?」:「祿以來四方其父祿乘車以為榮華子女鄉曲如此祿以來四方。」

齊桓公管仲:「?」管仲:「。」桓公:「何謂?」管仲:「所以不可人主左右善惡權重百姓為人:『所以。』道術左右道術不得治國。」

晏子:「?」:「善惡不分。」:「何以?」:「左右左右善惡。」孔子:「善言不善善言。」

桓公不對桓公:「甘苦?」「聖人不用。」千金晉文公文公:「。」大夫:「不平?」文公:「善哉。」:「不平。」於是

晉文問政:「不如不如爵祿是以失地所謂。」

:「三月寡人所謂:『何不?」:「不善不用自取日月不可而已。」

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