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Garden of Stories 《說苑》

卷八 尊賢 Chapter 8: Respecting Talent

平治天下下士:「上下。」:「下賤。」明王懷遠賢人鴻鵠羽翼千里不能是故江海道者霸王伊尹霸王父兄子孫社稷立功不得不大匠宮室功效知人是故天下將亡天下成王固有亡國破家固有用于蘇秦趙高天下夏至

春秋天子微弱諸侯不朝北狄中國不絕桓公於是管仲存亡中國諸侯晉文公中國諸侯朝天楚莊王孫叔敖司馬將軍天下秦穆公里子叔子王子據有雍州西戎吳用季子僖公富有諸侯不順人心公用子產行人中國國家安寧二十餘年文公賢者宋襄公不用公子不用在乎國家不肖必然為人不可國家魯國僖公即位季子魯國安寧無憂行政二十一季子不勝),公子不可使公子臣下兵亂僖公二十一而後漸變不肖季子損益如此人主不足無可奈何智能不能猶豫不用死亡可悲不知安知魯莊公不知季子安知季子國政國政不能殺死魯莊公使季子鄰國

:「伊尹以為三公天下太平管仲天下齊桓公以為仲父秦穆公桓公司馬中山而後太公望朝歌舍人七十九十詩曰:『綿綿在於曠野以為不得。』不遇明君行乞中野綿綿。」

眉睫形於色聲音牛角桓公孔子之下相見文王太公賢聖不待相見不待犯難舉事決斷是以取與是以大於大於所見可以小節足以大體

闔廬戰勝天下文公晉國天下尊號二世所以君王不等是故成王襁褓諸侯周公趙武靈王五十餓死沙丘李充桓公管仲諸侯天下管仲天下榮辱公子不敢鄢陵獨特昭王襄王成功安危未嘗民心民心文王張網所為民心相應相親賢者本朝天下相率何以管仲桓公以為七十使桓公國政桓公垂拱諸侯管仲所以桓公王子箕子佯狂之後箕子昭王鄒衍於是校地所以能信至於無常賢者危亡自古未有不然明鏡所以往古所以往古所以危亡所以未有前人太公微子之後聖人如是當世生存

孔子:「秦穆公國小?」:「國小大夫之中以此。」

:「桓公仁義仁義桓公婦人輿桓公清潔之內清潔亡國然而桓公管仲諸侯天下五霸管仲流出榮辱施者何者。」周公旦七十天下晏子衣食天下仲尼修道文章天下牙子鼓琴太山:「善哉鼓琴巍巍太山。」少選之間流水:「善哉鼓琴流水。」終身不復鼓琴以為鼓琴鼓琴賢者賢者賢者盡忠千里伯樂而後

子曰:「取士?」:「亡者四方四面亡者四方四面城固不能自守不能其間。」:「如此?」:「平王鄢陵伍子胥其父闔閭於是興師得罪至于得罪!」

哀公孔子:「可取?」孔子:「。」哀公:「何謂?」孔子:「不可不可以為調而後其中然後良材忠信然後有人忠信智能如此豺狼不可是故仁義然後於是然後使所以能行是故。」哀公:「。」

周公天子布衣十二所見四十九教士萬人使周公而且天下賢士祿祿不能

齊桓公於是鄙人九九桓公:「九九足以?」鄙人:「九九足以所以天下賢君四方不及九九九九太山不辭江海所以:『先民芻蕘。』。」桓公四方詩曰:「。」以內

至於之上登高:「桓公八百諸侯三千不敢處於管仲!」:「桓公管仲桓公在此管仲。」

趙簡子:「安得賢士!」:「珠玉千里所以來者來者不好!」趙簡子:「左右不足不足可謂不好?」:「鴻鵠高飛尺寸滿不能滿不能不知左右。」

齊宣王淳于髡宣王:「先生寡人?」淳于髡:「。」宣王:「寡人?」淳于髡:「好色好色不好。」宣王:「寡人。」淳于髡:「騏驥無有無有西施無有好色必將堯舜而後不好。」宣王

:「寡人千里賞賜繒帛?」:「賞賜不可不可張弓不能。」

二十:「士大夫諸侯?」不對:「士大夫!」:「士大夫不能。」:「不能士大夫?」:「中有不足有餘綺繡風雨不得果園後宮婦人不得死者不能使豈不?」於是逡巡:「。」

魯哀公孔子:「當今君子?」:「衛靈公。」:「之內姐妹。」:「朝廷之間公子知足足以國有賢人進而不能退祿國有大事進而三月琴瑟而後是以。」

介子推十五仲尼使:「二十五二十五老人。」仲尼:「二十五二十五彭祖治天下!」

孔子閒居然而:「天下。」子路:「為人。」孔子:「好學以下。」子路:「好學?」孔子:「不知下賤不得周公旦天下下士七十無道天下君子!」

魏文侯從中奔命安邑夫子如故太子:「朝歌。」太子因為:「貧窮驕人富貴驕人?」:「貧窮驕人富貴安敢驕人人主驕人亡者大夫驕人亡者貧窮不得不得貧窮貧窮驕人富貴安敢驕人。」太子:「安得賢人君臣百姓是以中山中山是以所以不少得以豈不?」

晉文大夫:「為人?」:「。」:「何謂?」:「妻子。」:「為人不問為人?」:「為人何如?」:「為人不為不為不為勇士不為。」大夫:「寡人大夫。」

將軍:「天下不受將軍?」:「唯然。」「諸侯不為將軍?」:「唯然。」「三公為人將軍?」:「唯然。」「過去姓名庶人將軍?」:「唯然。」「孫叔敖將軍?」:「唯然。」「五大將軍堅執旋回十萬斧鉞之誅。」:「今日道具先生聖人大道。」

魏文侯干木不敢:「干木不肯祿不受祿上卿?」

孔子程子傾蓋終日子路:「先生。」子路不對:「先生。」子路:「君子不行。」孔子:「:『蔓草邂逅相遇。』程子天下賢士於是終身不見大德出入。」

齊桓公使管仲治國管仲:「不能。」桓公以為上卿不治桓公何故管仲:「不能使。」桓公齊國不治桓公何故:「不能。」桓公以為仲父齊國大安天下孔子:「管仲不得不能使南面。」

桓公管仲:「使得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