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Notes
Chinese Notes

Back to collection

Garden of Stories 《說苑》

卷十 敬慎 Chapter 10: Being Reverent and Catious

存亡禍福在身聖人敬慎中庸:「君子。」:「無垢。」全國詩曰:「戰戰兢兢深淵。」

成王周公周公周公辭去周公:「魯國文王武王叔父天子天下一食天下德行廣大土地祿位人眾聰明睿智天子富有四海先天一道大足天下足以國家足以。『天道滿地道滿鬼神滿人道滿。』是以不成天道:『君子。』詩曰:『。』魯國。」

孔子至於損益然而問曰:「夫子?」孔子:「是以。」:「學者不可?」孔子:「未嘗學者滿天下善言不得天子允恭迄今滿意當時迄今是非損益天下善言不得日中天地消息是以聖人不敢當輿調長久。」:「 終身。」

孔子孔子:「為何?」:「。」孔子:「滿?」:「。」孔子使子路取水滿孔子:「嗚呼滿!」子路:「滿?」孔子:「滿。」子路:「?」孔子:「滿能行至德:『。』」

老子:「先生遺教可以弟子?」:「不問。」:「故鄉?」老子:「故鄉?」:「。」:「喬木?」老子:「喬木敬老?」:「。」老子:「?」老子:「。」「?」老子:「。」:「?」老子:「?」:「天下!」

:「?」:「八十老聃:『天下馳騁天下。』:『柔弱剛強萬物草木,枯槁因此柔弱剛強。』是以。」子曰:「善哉?」:「何以?」子曰:「 ?」:「是以:『天道滿地道滿鬼神滿人道滿。』不足柔弱道者不得?」子曰:「!」

桓公:「金剛國家人臣交友不可是故取道父子破亡兄弟不能夫妻家室:『同心。』。」

老子:「不善君子何以日夜災害。」

曾子曾子:「何以無能君子飛鳥穿其中所以君子利害懈惰妻子四者詩曰:『。』」

:「國有冰凍不敬國家不能五者必得。」

孔子:「存亡禍福而已天災不能。」帝辛工人:「國家。」帝辛不治國家乃至逆天武丁先王刑法七月工人:「!」武丁側身修行先王逸民養老之後遠方重譯天時妖孽所以天子諸侯惡夢所以士大夫妖孽不勝惡夢不勝善行至治:「作孽作孽不可。」

:「春秋忽然足以亡者國君不可不一足以足以大臣足以不用足以足以不時足以使足以刑罰足以足以大國足以。」

隱約得意桓公子孫民眾強國未嘗會同諸侯興師使者四國大敗於是奔逃不飲酒食肉金石絲竹婦女卑下諸侯國家諸侯可謂變化以致隱約得意得失

大功在於在於得意晉文公晉文公修道至于無明天子諸侯天子失道文公於是中國任咎百姓政治內定天下明王諸侯朝天天下平定大功在於文公於是休息進而不能諸侯政事威武不信諸侯夷狄在於得意

太子賓客群臣太子:「太子雲夢大夫家人太子家人:『大夫若是其父莫大大夫若是?』:『望見而後如此?』」:「。」太子

見道名曰:「幾何?」不對:「?」:「輕侮?」:「三言?」:「告子。」於是

孫叔敖令尹老父後來孫叔敖衣冠老父:「楚王不肖使後來?」:「驕人擅權祿不知足患處。」孫叔敖:「受命。」:「祿謹守三者足以

釐王十一昭王左右:「?」:「不如。」:「?」:「不如。」:「無奈寡人無能無奈寡人!」左右:「天下中行晉陽晉陽不滿三板:『可以可以安邑可以平陽。』天下不過晉陽之下。」於是

公子:「先生山東一言?」公子:「死期?」:「明教。」

驕人聰明聖智窮人疾速剛毅勇猛不能然後然後聰明聖智自守天下自守勇力自守富有天下自守所謂滿

齊桓公大臣日中管仲桓公管仲桓公:「而後?」管仲:「不如。」桓公:「仲父鄢陵司馬:『退。』:『。』:『退。』:『。』使於是:『今日司馬司馬如此!』於是以為。」足以:「大利好戰不可!」

大眾春秋要功假道襄公:「不可一日興師鄰國孝子。」:「興師假道。」興師:「大國。」興兵結怨流血糜爛國家有餘大夫後世好戰不可

魯哀公孔子:「?」孔子:「。」哀公:「?」:「天子富有天下毀壞荒淫不止不同。」哀公變色:「!」

孔子之前金人:「慎言多言多事多事安樂無行熒熒炎炎奈何涓涓江河綿綿不絕網羅不能強梁不得好勝主人君子天下不可之下使眾人江河百谷卑下天道善人!」孔子弟子:「事情詩曰:『戰戰兢兢深淵』。如此!」

:「?」:「太子不用愛臣根本枝葉秋風一起。」

孔子孔子:「異人。」孔子問曰:「夫子非有。」:「。」孔子:「。」子曰:「好學周遍天下交友而後不定不可再見從此。」孔子:「弟子足以。」於是弟子十三

孔子至於正月:「君子豈不是以王子賢者不遇詩曰:『。』。」

孔子所得孔子:「不得?」:「不得。」孔子弟子:「君子不得羅網。」

修身不可嗜欲使使憂患細微不可遠慮後悔幾何徼幸嗜欲徼幸忠信嗜欲稱為君子名聲安危在於存亡在於得人長久能行五者可以全身己所不欲勿施於人要道

顏回西孔子:「何以?」孔子:「恭敬忠信可以免於免於可以國家何況不比臨難?」

驕人五者天時友人貴人貴人見天金石四月高山深谷大都王宮大國高山深淵貴人車裂稠林平原谿君子江河仲夏是故君子小人奈何

名曰七十行陰夏日不行一食之間魯君問曰:「不可?」:「君子小人豈不一食之上豈不哽噎所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