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Garden of Stories 說苑

卷十七 雜言 Chapter 17: Open Discussion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賢人君子盛衰成敗治亂人情亡國不受祿是以太公七十孫叔敖自悔太公合於七百孫叔敖合於大夫存亡句踐賜死李斯五刑盡忠安國不絕賜死箕子去國佯狂范蠡過去遠識萌生暴亂賢者而已無益明主比干不能不能明主未始有益秋毫是以賢人然後無不君臣終身非得私意不能讒人之前無量不測天性豈不李斯天下所謂所謂戰勝攻取所謂強敵勢利賢人不用讒人自知不用不能秋毫不見丘山其所以至其所豈不勢利:「其一其他。」

然而歎息:「嗚呼事情不合人心合於人心不明事情。」弟子問曰:「何謂?」:「伍子胥盡忠太宰公孫江湖合於武王伐紂比干盡忠事情人心由是君子明主之中危險閉塞無可。」

惠王惠王於是惠王聽者

衛國告之:「!」果園不盡:「口味。」得罪:「 是故嘗食。」未必獲罪愛憎生變

不能鄰人天子天下君子利於天下

孔子:「南宮加行故道有時而後而後。」

太公不足不足治天下有餘文公曾子孫叔敖不知反而不知邯鄲不知。」

淳于髡孟子:「名實為人名實夫子之中名實加上仁者如此?」孟子:「不以不肖伯夷伊尹不辭小官不同一者君子而已何必?」:「子思若是賢者無益。」:「不用百里秦穆公不用。」:「處於河西綿處於高唐其事是故賢者。」:「孔子司寇不用不善以為以為孔子罪行君子所為眾人不得。」

惠子渡河:「?」:「無相。」:「之間無我?」惠子:「之間不如至於安國社稷蒙蒙。」

西渡河中流問曰:「?」西:「諸侯。」:「渡河中流不能安能諸侯?」西:「所能千金之間不如國寶不如泥丸騏驥一日千里使不如不知不如扁舟廣水之中當陽所能諸侯蒙蒙無異。」

使大河:「河水不能?」:「不然不知敦厚事主施用騏驥千里宮室使不如名聞天下不如上下不如不如。」

事變事變是以君子土地眾議愚人之內譬如愚人秋毫不能太山聽清調雷霆有所觿不可不可萬人不可

麋鹿成群虎豹飛鳥眾人聖人風雨千里不止然則宿所以然用心不一蚯蚓筋骨爪牙黃泉所以然用心耳聞目見聰明仁愛廉恥不得智者不為其事是以名章:「。」

楚昭王孔子使執政書社七百西楚王:「有如子路使諸侯有如宰予長官五官有如子貢文王武王之間天子孔子書社七百。」楚王善惡聖人賢者是以賢聖孔子豈不

魯哀公孔子:「智者?」孔子:「非命自取不時飲食過度嗜欲不止忿怒量力非命自取:『不死何為?』。」

孔子遭難絕糧弟子孔子之間子路:「夫子?」孔子:「君子好樂小人好樂誰知?」子路不悅及至孔子不休子路:「夫子?」孔子:「句踐會稽晉文故居不遠不遇。」於是明日免於子貢:「二三夫子不可!」孔子:「良醫之間二三聞人不成不成文王秦穆公句踐會稽晉文賢者:『大人不信。』聖人。」

孔子之間之內三經弟子詩書不休子路:「凡人報以不善報以先生積德久矣!」孔子:「不知知者無不知乎王子比干何為伍子胥何為東門伯夷叔齊何為餓死陽山之下何為公子終身而立介子推登山夫君博學深謀不遇不肖不為不遇死生才不才不歷山河畔天子傅說壤土板築而立天子武丁伊尹調五味天子成湯呂望五十七十朝歌九十天子文王束縛檻車仲父齊桓公百里羊皮牧羊以為大夫秦穆公名聞天下以為令尹孫叔敖楚莊王伍子胥闔廬使千里芝蘭無人學者不衰禍福不惑聖人賢聖南面治天下使免於刑戮王子比干當是時無知比干無道君子修身。」

孔子簡子孔子甲士孔子子路孔子:「仁義不免樂之。」子路孔子

孔子:「高岸何以深淵何以海上何以風波不在。」

曾子:「不辭不辭君子萬物隨之君子隨之。」

仲尼:「顏淵為人?」:「。」:「子貢為人?」:「。」:「子路為人?」:「。」:「子張為人?」:「。」於是問曰:「然則四者何為事先?」:「能信不能不能不能不能不為所謂至聖進退屈伸。」

東郭子貢:「夫子?」子貢:「隱括良醫砥礪頑鈍夫子天下來者不止是以:『●●;。』不容。」

過程太子太子子曰:「君子。」太子:「君子?」子曰:「君子所以廣德所以退:『高山行止。』豈敢以為君子志向而已孔子:『見賢思齊自省。』」

孔子呂梁四十九十不能黿不敢丈夫孔子使:「四十九十不敢黿不敢!」丈夫不以孔子:「有道所以?」丈夫:「忠信忠信忠信不敢所以復出。」孔子弟子:「尚可忠信?」

子路盛服孔子孔子:「襜襜江水出於岷山大足濫觴及至方舟避風不可非唯下流衣服顏色天下?」子路自如孔子:「:●行者能者小人君子不知不知不能不能之至詩曰:『聖教』。。」

子路孔子:「君子?」孔子:「君子既已是以終生一日小人不然不得既已是以終身一日。」

孔子鹿皮裘孔子問曰:「先生?」對曰:「甚多天生萬物人為既已為人既已人生不免襁褓九十五死者?」

曾子:「夫子三言能行夫子見人之一夫子夫子見人夫子不爭躬親然後夫子夫子夫子不爭夫子夫子三言未能。」

孔子:「君子祿。」

仲尼:「君子敬上。」

孔子:「之後日益也好也好不如。」

孔子弟子:「可以。」孔子:「為人長者久長。」

子路仲尼:「可行?」仲尼:「可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