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Song 《宋書》

卷二 本紀第二 武帝中 Volume 2 Annals 2: Emperor Wu 2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正月己未京師大將軍揚州二十如故南北征伐亡者並列主帥迎接還本

二月番禺始興

中興以來強弱百姓流離不得產業桓玄不能軌則豪強肅然遠近會稽餘姚藏匿亡命會稽內史司馬

天子於是太尉受命奉送冀州

交州刺史京師

州郡秀才孝廉天子申明舊制依舊策試

西將軍荊州刺史四月豫州刺史以後將軍豫州刺史劉毅大義京城廣陵功業足以不服既有大志自矜尚書僕射丹陽西鎮江豫州請僧南蠻校尉不能異端西兗州刺史以為九月賜死諸軍西征以前將軍司馬西將軍荊州刺史兗州刺史丹徒豫州刺史諸葛太尉太尉司馬丹陽將軍實力壬午發自京師參軍將軍江陵十月江陵伏誅

十一月己卯江陵

年事百姓疲匱歲月不幸凋殘刻剝徵求未能,[1]積習不知
近因親民其所其所租稅調州郡軍國一切州郡尚書定制調癸卯庚子皮毛巴陵依舊
荊州。[2]以西太守益州刺史率眾太傅揚州鼓吹二十

二月乙丑江陵諸葛驕橫大義劉毅:「昔年今年韓信。」作亂公克京邑淹留公卿以下既而輕舟平生不盡左右壯士輿廷尉其弟黎民氣力人為:「跋扈。」

川澤豪強小民禁斷民居

先王盛世井田三代富強兼并於是西京關中不復永嘉經略不暇是以及至司馬桓溫庚戌于時由於迄今歷年雜居王化所以所以猶在
荷重調解夫人所謂父母以為桑梓敬愛所居成行豈不庚戌庶子然後仁義威武黃河九州復舊當年,[3]所以
伏惟陛下萬民其所鴻雁中興施行
於是不在

西將軍豫州刺史太傅奉還

七月京師

九月次子義真桂陽縣天子重申太傅揚州鼓吹二十百餘鼓吹

十年

西將軍荊州刺史司馬宗室江漢人心異志文思京師招集文思送還其所文思十一正月賜死率眾西,[4]荊州刺史辛巳京師中軍將軍之上自陳

,[5]太尉威武建義元凶反正布衣匹夫社稷以來四海朝野推崇人主不能酬賞便無上刑戮問鼎人臣陛下四時供奉不一皇后之際湯藥不周求告所聞莫不傷懷不敢揚州刺史第五桓玄歸本太傅復興吞噬輕重聰敏明慧民望憎惡異言無罪司馬德文王妃公主狼狽感動行路德文威逼將軍劉毅將軍將軍諸葛尚書僕射南蠻校尉在身社稷輔弼無罪無辜一旦夷滅
門戶皇家是以公私荊州陳告不宜求解不見老母家俱西諸子文思年少常人交遊未知風聲人士文思臣順章節文思大宗東歸不過苞藏禍心討伐文思遠近𠴲不然司馬狼狽東歸南平太守以此叛逆審問非有怨憎王室位居將軍青州刺史忌憚以次然後
無德所能文思武將太守竟陵太守將軍大眾江津隨宜所指兄弟父子而已
參軍故吏才能江陵密使:「文思遠近所知送還司馬,[6]至公不遜文思天地不容受命西其父而已往年劉毅所以至此一時逼迫自有由來近路正是大軍交鋒不分示意。」

親率戎馬西莫不何者前事歎息司馬西忠貞古人公有猶自遜位大過默然之前有所不盡使未及不盡相與正當如此何不便興兵以來四方天子宰相使可謂加之」!
劉裕足下海內不見足下欺誑天地不容不在來示自有由來」。可謂自有由來閶闔之內諸葛左右使自信諸侯以是可恥貴府朝廷賢德性命過日太平久矣鄙劣嘗聞君子西之至寧可授命未能虎口假令天長喪亂九流渾濁地下不復多言
歎息:「如此。」

三月江陵雍州刺史不為竟陵太守江陵江夏太守彭城內史參軍江夏馬頭即日率眾登岸莫不爭先襄陽江陵南蠻校尉

不許:「積弊事故相仍空匱加以舊章應召蠲除苛政西軍人十二六十以上扶養單丁不能今年租稅。」

四月率眾襄陽天子復重太傅揚州殿前部鼓吹左右長史司馬從事第三彭城中軍將軍荊州刺史

八月甲子江陵奉還太傅前部鼓吹其餘受命公道不宜不復世子兗州刺史

十二正月依舊將軍兗州刺史都督二十二文武不宜於是世子豫州刺史三月中外大都

公平其事姚興兄弟關中擾亂戒嚴西將軍刺史世子刺史:「大義本州竭誠盡力風霜金石奉辭西有事情事纏綿可謂軍國能不犯罪文武滿便。」

中外都督司馬琅邪禮敬懷遠琅邪北伐五月黃門侍郎兄弟歸順雍州刺史前部鼓吹四十八月丁巳大眾京師世子中軍將軍太尉尚書僕射僕射監軍中軍內外九月次于彭城徐州刺史

冠軍將軍將軍望風降服兗州刺史率眾歸順兗州刺史水軍涼城平滑十月洛陽平南將軍京師修復

天子

帝王是以萬代扶危不由
太尉明燭四方道光宇宙□□王國社稷四維萬邦桓玄四海大節靈武朕躬再造王室百越阿衡內外莫不九譯永嘉機電偏師舊都復禮屈膝以來未有
三分一時指麾疆宇古訓遵令沖挹天人引領禹迹眷屬便宜盛典相國揚州遠遊諸侯相國


羿王室九江提挈祖宗七百淵海誕育再造興亡元勳至德
桓玄顛倒四方朝日霄漢靈武大節,[7]勤王崢嶸大憝三光舊物反正財利繁殖疆宇四境鮮卑司寇三千伺隙五嶺乘虛王城朝野遷都形于色追奔逐北番禺元凶萬里海南肅清劉毅西夏不日罪人王化阻閡偏師良圖公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