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Notes
Chinese Notes

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Song 《宋書》

卷四十二 列傳第二 劉穆之 王弘 Volume 42 Biographies 2: Liu Muzhi, Wang Hong

列傳第二  

東莞惠王博覽濟陽所知建武將軍琅邪內史以為主簿

高祖大風驚懼俯視繁密高祖京城:「主簿?」:「。」高祖:「。」京城直視高祖高祖:「大義艱難?」:「貴府始建倉卒之際。」高祖:「。」

京邑高祖處分倉卒不行小民窮蹙自立司馬政令桓玄繁密斟酌時宜矯正旬日風俗尚書祠部主簿記室參軍太守桓玄西華

義熙揚州刺史高祖劉毅高祖領軍揚州高祖丹徒以內尚書僕射尚書高祖高祖:「不可。」高祖問曰:「不可?」:「晉朝一日加以桓玄篡奪天命萬古既有大功便大位持久今日形勢布衣大義富貴前後一時心服宿揚州根本不可假人前者始終大計而已便受制權柄不可交加異端將來危難今朝如此酬答神州治本宰輔便同異』。。」高祖

決斷劉毅從容權重高祖之外聞見莫不大小閭里一二高祖民間消息聰明愛好滿耳目以為視聽朝野同異莫不親暱陳奏:「將來聞達隱諱所以關羽。」高祖舉止節度高祖:「小事留意。」高祖不能:「一字有所。」[1]高祖不過便滿不止:「不及不善。」便高祖日中,[2]八十應對中軍太尉司馬丹陽

高祖西劉毅後事高祖將軍配給實力猶豫不能:「悠悠太尉不平何以?」:「老母稚子毫不如此?」高祖伏誅十年之前將軍前軍三百十一高祖西司馬中軍將軍留任大小尚書僕射將軍十二高祖北伐世子中軍將軍太尉僕射監軍中軍將軍。[3]五十殿。[4]東城

之內軍旅決斷賓客內外滿聽受酬應言談未嘗閑暇手寫篇章方丈賓客未嘗食時以此高祖:「貧賤以來朝夕以外毫不。」

十三正直黃門十一月五十八

高祖長安關中經略京邑彭城司馬留任朝廷大事之前文武萬人三千世子中軍追贈將軍三司

高祖天子:「旌善尚書僕射將軍,[5]布衣外勤心力京畿王化戎車居中朝野皇恩兼備義熙負荷視聽皇朝,[6]不可稱所以出征夫人左右未有其事所以當年寧可所及善人身後始終金蘭深情是以。」於是司徒南昌縣五百

高祖受禪:「司徒南昌深謀肇基大業誠實南康三千將軍青州刺史北伐五百。」文宣太祖元嘉高祖二十五四月車駕江寧:「司徒南康文宣嗣徽後代情深。」

長子員外封國內史國主任便世祖建中致敬河東南康嗜酒:「不能?」:「比肩。」瘡痂以為瘡痂大驚答曰:「。」瘡痂:「流血。」南康二百,[7]不問無罪瘡痂受禪南康

之中相國參軍太子中舍人黃門侍郎將軍宣城淮南太守狼藉揚州刺史從事檢校從事從事:「使國家微分數百萬文書不可。」從事:「如此!」太子將軍吳郡太守追贈將軍德陽長子世祖黃門侍郎明末以為黃門豫章內史晉安王子以為伏誅

太祖所知始興徐州從事人居參軍吳郡輕薄才能婦女言語不得莫不倒寫左右單衣所以:「家人宣泄致使。」因而大怒太祖廣州廣州盡力

從事淮南太守元嘉二十九寧遠將軍益州刺史以為青州刺史起義荊州世祖即位御史江陵不可以為丞相司馬梁山船舫梁山官軍。[8]司徒長史明年御史使得志王僧達:「人品。」莫不將軍不得:「仕宦。」益州世祖將軍益州刺史不得江陵:「三世一旦荊州使匈奴。」明元東陽太守明年吳興太守:「。」大怒:「!」吏部尚書憤憤族叔丹陽:「劉安,[9]朝廷多士。」於是徐州尚書

黃門侍郎太子將軍江夏內史始興

濟陽年老貧窮世祖平南參軍太守

琅邪臨沂丞相領軍司徒

好學清恬知名尚書僕射會稽王司馬參軍主簿以為:「不可,[10]囹圄事實數百收入功利百倍軍器不可銅官大冶功課一准揚州求取比例聽取湖人有益其中多少近東曹參其事年以來至於便施行務農禮節可以垂拱。」以為黃門侍郎年少

積聚財物民間舊業未免將軍司馬以為參軍寧遠將軍記室以為參軍將軍內外固執桓玄京邑廷尉時尚涕泣

高祖參軍華容縣琅邪司馬從事寧遠將軍琅邪內史尚書吏部郎中豫章南康高祖中軍參軍司馬長史吳國內史義熙十一太尉長史長史前鋒洛陽使京師朝廷留任發病高祖彭城彭城太守

尚書僕射太守謝靈運:「周書世子康樂謝靈運洪流京畿遐邇加重世子康樂謝靈運蒙恩不能防閑忿自由靈運居官大理治罪御史,[11]風聲𠴲,居官舊體不得風聲朝野謹守糾正所以。」高祖:「靈運而已。」

十四江州豫州西新蔡諸軍將軍江州刺史百姓元年華容縣二千將軍三司

高祖:「布衣。」盛稱功德:「所謂天命不可不可。」人稱

少帝景平太祖即位社稷司空封建:「夫子家事晉國隱情幸會智能政績隱情庶幾預定不見小節四海君子勞心退微小勞力聖朝當時一朝非唯畏友憂心凡人知己所以。」使車騎大將軍刺史

密使司徒揚州刺史尚書三十西征彭城康居入住出入司徒參軍

引咎遜位:「三才世道燮理陰陽和氣是以固有天人陛下聖哲中興,[12]陰陽亢旱成災積雪四時陛下正位統理神州內外人臣何以受命社稷臣下所以從事不及西夏便宜常人偷安一日未能荏苒幽明皇朝厚顏何以大戒懲戒庶幾天譴。」

彭城荊州刺史鎮江平陸河南:「隨時世代消息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