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Song 宋書

卷四十三 列傳第三 徐羨之 傅亮 檀道濟 Volume 43 Biographies 3: Xu Xianzhi, Fu Liang, Tan Daoji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列傳第三  

  東海尚書吏部江州刺史上虞太子主簿功曹尚書祠部撫軍曹參高祖相親高祖參軍尚書庫部領軍司馬共事琅邪大司馬參軍司徒西徐州從事太尉參軍義熙十一將軍琅邪內史大司馬從事將軍如故高祖北伐太尉司馬留任

  高祖北伐士多默然:「二千石志願萬里唯有未定。」高祖吏部尚書將軍丹陽留任二十出入尚書僕射將軍如故

  十四大司馬軍人棄市:「自然以為法律之外明法伏法。」

  高祖將軍散騎常侍即位:「散騎常侍尚書僕射將軍丹陽江州豫州西新蔡諸軍撫軍將軍江州刺史華容散騎常侍將軍太子詹事侍中領軍左將軍江州刺史宜陽使持節荊州河北諸軍將軍雍州刺史關中使持節諸軍將軍徐州刺史南城散騎常侍太子冠軍將軍青州刺史安南將軍使持節南蠻校尉山子西司馬宜陽西中郎將軍事將軍河東太守資中林子遠謀艱難南昌縣華容縣武昌食邑五百二百封建安縣食邑林子漢壽縣食邑六百開國舊章。」

  尚書揚州刺史散騎常侍司空尚書常侍刺史如故布衣一旦廊廟朝野推服寡言不以未解當世以此常言:「萬事異同。」

  高祖加班三十晏駕領軍將軍將軍顧命少帝:「司空尚書率眾。」

  廢立四海然後廢帝領軍家人將士將軍兗州刺史威服殿使入朝告之宿領軍舍人安泰其後掖門雲龍宿衛處分華林園親自左右龍舟天淵兵士群臣太子吳郡侍中第五不許遣使新安吳縣未成金昌走出倒地然後加害

  太祖司徒如故南平食邑四千加封有司車駕依舊華林園聽訟:「公推。」

  元嘉光祿大夫:「元首臣道冕旒不行中古高宗聽政以降不然陛下紹興負荷聖旨成群自大告終大明未能蒼生陛下周文皇室躬親朝政幸甚。」重奏:「寫下朝野無異何者四方之一世代不同至於古今未有委任遐邇二世休戚丹心冒昧。」上猶:「詔旨屏營克隆昧旦帝王天命聖明承業猶在民心泰山聖躬得無逡巡匹夫宗廟為重百姓弘大聖道。」遜位退還侍中吳興太守奉詔

  正月:「民生愛敬名教造物皆因足以橫流大明四海不能股肱心力忠貞不畏不義播遷鴆毒未幾顛沛逆旅行路王英朝野無端橫加禍害之間鴆毒痛感以來安忍天明未有如斯無辜國家不可存亡大事異同莫大是以民心輿人生情事何嘗不顧逆臣遐邇君子國恥便司寇據有上流親率六師領軍即日將軍以時將軍心情庶幾治道。」

  西明門黃門正直:「殿處分。」回還西內人問訊新林六十三應召領軍將軍追討野人廷尉高祖第六公主竟陵文學

  年少:「。」:「可以二十八四角可以位極人臣。」內人在外隨從臨海樂安縣行經山中無後司空彗星太極

  輕薄高祖丹陽吳郡太守景平政事舍人安泰結黨久病不堪以為:「顧命豈可諸君便當掖門。」太祖而已殿謀反刺史兗州豫州司徒百餘明年殿作亂未及

  校尉學業知名太守其二令人使左右:「小兒名位家傳。」字長儒學尚書初二追贈太常

  參軍中軍參軍桓玄篡位博學文采秘書未及丹陽以為參軍義熙元年員外侍郎西詔命領軍長史劉毅撫軍記室參軍領軍司馬侍郎西黃門侍郎西如故高祖勤勞以為東陽大喜高祖:「東陽家貧祿本心歸天不樂外出。」高祖:「祿如此。」西司馬以為太尉從事記室以太參軍西

  彭城侍中世子庶子庶子如故壽陽高祖受禪發言朝臣宴飲從容:「桓玄大義復興皇室南征北伐平定四海功成今年如此滿奉還爵位京師。」群臣盛稱功德於是高祖開門便:「還都。」高祖:「?」:「便。」於是即便奉辭見長拊髀:「不信天文!」高祖

  元年太子詹事如故封建食邑中書省詔命虎門常數高祖文筆記室參軍北征長史自此至於受命策文南陽西黃門秘書監義熙尚書僕射詹事如故明年高祖顧命二十

  少帝即位尚書景平將軍少帝江陵奉迎太祖行門江陵大司馬。」詣門威儀太祖引見左右既而少帝本末嗚咽仰視流汗不能於是結納太祖散騎常侍光祿大夫三司如故司空文武即為祿始興食邑四千

  元嘉太祖病篤還家信報乘車騎馬校尉廷尉伏誅五十三舍人詔書:「江陵使諸子無恙。」名曰》,

  大道。《:「。」不害:「。」之至文王小心,《大雅。《虞書所以保身三才滿虛室鼎食百年然而忽而不戒退不息徼幸於是覆亡

  君子同名傾危不及憂患無用洪流涓涓而後而後而已:「不虞。」守一四體形神邪氣不能憂患不能可以而言

  良友揭竿安於商洛鑒於滿君子言行

  愚夫莫不:「不敢不敢。」怵然之一猶如死地禍福九折呂梁傾側俄頃性命嗚呼嗚呼而已

  布衣儒生僥倖際會宰輔總重少帝憂懼寄意

  藝苑風霜飛蛾滿明燭雖則久之退所以所以悵然

  西蜻蛚蕭瑟皚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