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Song 《宋書》

卷六十二 列傳第二十二 羊欣 張敷 王微 Volume 62 Biographies 22: Yang Xin, Zhang Fu, Wang Wei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列傳第二十  

  泰山南城曾祖徐州刺史黃門桂陽太守美言容止經籍隸書烏程十二王獻之吳興太守因此起家參軍還家隆安朝廷優遊不復會稽王世子使奉命以為其後舍人恬然不以領軍將軍然後靈運退:「。」由此知名

  桓玄西將軍西參軍主簿參預玄覺以為殿:「尚書政事殿禮樂股肱。」居里餘年不出

  義熙高祖高祖參軍:「一時世論猶在不識。」將軍司馬長史中軍將軍參軍新安太守著稱臨川長史義真車騎參軍並不太祖以為新安太守前後十三遊玩山水頃之又稱病篤大夫

  黃老書章有病不服而已醫術藥方不堪不朝高祖太祖不識近親城外未嘗元嘉十九七十三

  高祖京口以為記室參軍掌事西太祖西長史河東太守元嘉世祖長史太守

  吳郡吳興太守所在家人死生童蒙便思慕遺物流涕從母哽咽風韻屬文少有盛名高祖以為世子中軍參軍接引秘書宿好學

  侍從太祖西參軍元嘉員外侍郎秘書丞江夏王義恭江陵以為軍功記室參軍太祖沙門沙門求見發遣江陵太祖沙門:「西當令。」:「一意道人可以道中。」奉旨:「。」

  舍人要務名家:「不相容便不如?」:「吾等員外不得。」既而左右:「遠客。」失色如此:「。」久之不絕後進至今源流

  黃門侍郎始興長史司徒長史吳興報以自發吳興進水漿:「有益。」不復四十一

  琅邪顏延之:「賢弟清風天然以來便中年足下一旦喪失。」如此世祖即位:「司徒長史毀滅孝道追贈侍中。」於是其所稱為

  琅邪臨沂太保弟子光祿大夫好學無不屬文書畫音律醫方陰陽術數十六秀才衡陽參軍並不起家司徒祭酒主簿始興軍功記室參軍太子中舍人始興南平參軍中書侍郎琅邪太守吏部尚書吏部

  心病非但而已此處朝野閭里以為前世海內不過禿未知何以良史王道之間馬棧之下博徒西戎東都不乏承明明察何為疾病難堪靖國不亦?《:「賢才」。不如歸來輿金城永不

  太公光武其實不齒諸葛孔明:「過於。」古人二三與否此時不免高閣假名不知見處參選未知何如師古蚯蚓神龍不宜有害風俗如此以為商販不忍不肖公孫毛髮不能萬里拂衣不朝浮華風俗從此忖度

  不能負心所以綿尚書童便往來周旋生平:「我身。」吏部其事非獨忽忽不樂不得使千載詐諼

  始興抑揚因此

  無人要是早知前言何嘗不以滿家門何為一旦落漠至此當局不然不知衣冠甚多才能不足道傾側以此至於規矩人道不復聖明相容寬假民生安樂久矣所以便血氣不復不見居然一己不足家門二三事實不得反覆不能可怪

  作文使酬對尊貴不厭不怨抑揚無味可悲一往便是可謂自來盈門萬物不以有力何如

  不過吹拂人情得當雞鶩變作何為面目兄弟尤為臨海家巷足以

  前年鰥寡不足檢校不為作人阿諛無緣頭髮何以不能不得不可至於蔬食設使不能珍藏所以多言管子人主輕重容易區區英俊奇士為伍不足不肯雕琢獻文居家親戚滿城猶自何所耿介

  日日意向無人便半日相見不得樞機所長相見不勝親屬

  廬江自陳

  風流未有熟悉近日不能未知

  正始中人自然小兒博士小小章句無可口吃不能尋求二十左右小說往來床頭便學問擬議辭賦君子篆刻以此謂言意氣鄙薄人世不敢是以世人文賦是非不解即日借問本心

  至於生平十二服食粗言自此門冬隨時白首貧乏至於春秋令節三門本草》,是以躬親世人便不羈不同頗有糾紛心目山水一往仿不好應對舉止自保不能其所由來二三瓦礫不敢金銀

  沉淪無已區區生存常人不得疾苦仰天共相翰墨未然如此便是朝見病者一旦便日來苦心胸中力作條貫落漠不舉不可解便

  常住如此餘年太祖太子舍人處治服藥發病不復自治哀痛不能

  十五宿不為沉浮過目斟酌傳記寒暑便卓然舊學著名一旦煩冤

  平生十年中耳公事無不相對一字一句無不濁酒圖籍所以奈何往年散發流涕不舍日夜羸病反覆一期髣髴何在京師其中今日無物餘年痛恨醫術使弟子尋思奈何奈何

  僮僕叱咄可謂君子失色失口舉動尺寸:「骨氣為人中和。」猶在萬世不復奈何手跡儼然至於思戀不可奈何

  由來意謂:「婦人不宜便」。昌言》,大要新婦供養僕射夫人知禮求得第五

  平生意志端坐未來云何自省人理煩冤不能不得豈不不遂不知告訴至此三光嗜好云何未及文章不知忽忽釀酒仿

  元嘉三十年三十宿便彈琴長史長史家人文集世祖即位:「安隱足以不幸追贈秘書監。」

  史臣太子一言先生安邑耿介不可之間身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