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Notes
Chinese Notes

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Song 《宋書》

卷六十九 列傳第二十九 劉湛 范曄 Volume 69 Biographies 29: Liu Zhan, Fan Ye

列傳第二十   范曄

  南陽祿大夫三司

  伯父浮華史傳前世便世情諸葛亮文章本州主簿著作高祖以為太尉參軍高祖西將軍荊州刺史功曹從事太尉參軍世子西主簿江州秘書丞相國參軍並稱

  高祖第四冠軍將軍豫州刺史壽陽長史太守軍事將軍豫州太守為人用法以上自下莫不義真車騎將軍豫州刺史長史太守義真高祖使義真使左右珍羞正色:「當今不宜。」義真:「長史同一。」:「不能不能。」

  景平元年尚書吏部將軍諸軍將軍中郎將廣州刺史去職將軍江夏王鎮江使南蠻校尉長史首任居中才能外出不平:「若非以至可謂遭遇風雲。」

  志氣為人長子字長第二子曰江陵還都太祖:「啟事專斷不可不得二三便朝臣零落寄懷以西任重。」

  專政之間嫌隙太祖遣使使年長奉詔怨言:「至於甚為當今彌縫可取』,如此不可萬一事物歲時當今小事輕重未必?」

  領軍將軍零落太祖太子給事本州大中:「今世宰相南陽功曹。」明年尚書僕射將軍領軍將軍十二建議專管

  彭城舊情宰相當時太祖其事不行僚屬相約:「老父祿生成。」無愧如此

  內外推崇人臣不能委任綢繆前世故事雲龍便左右隨意分散以此及至朝廷:「西早晚早晚。」丹陽祿大夫

  十七生母形跡及至丁艱:「今年口舌!」十月:「使密告所以踰越同異威權以來顧忌睥睨國都四海比年七曜邦國便廷尉。」伏誅四十九

  大將軍從事黃門侍郎廣州:「便是。」:「無我。」入獄:「不可正見今日如何!」

  范曄車騎將軍興縣好學文章隸書音律十七主簿高祖相國彭城冠軍參軍參軍尚書荊州從事秘書丞去職南大將軍司馬新蔡太守不許使水道司徒從事尚書吏部

  元嘉元年彭城司徒祭酒司徒西宿酣飲挽歌大怒宣城太守不得後漢書一家數年長沙長史將軍宜都太守十六不時奔赴御史太祖始興長史下邳太守揚州政事將軍太子

  不滿禿琵琶不肯宴飲:「。」奉旨

  魯國博學縱橫文史員外侍郎為時所知不得調廣州刺史得罪廷尉大將軍彭城保持朝廷大臣未知可動意志不滿外甥所知相識嶺南富足年少往來情意不敵前後甚多財寶文藝素有盡心異常素有論議朝野所知國家以此:「朝廷相待門戶不得相遇?」默然

  所知以此宣城乖離大將軍記室參軍豫章求解既有:「故事王政便遐邇至今骨肉之際深重冒犯披露。」

  天文:「太祖晏駕骨肉江州天子。」以為當之太祖使隨從酬報廣州兵部六十使廣州大將軍信念異志有誠結納丹陽子弟因此:「結婚范本中間。」

  道人供養王國出入感激往來使改名以為臧質寧遠參軍善於治病診脈妹夫耀領隊宿殿耀耀酬謝成周耀相待耀豫章陳說:「臧質異常門生健兒數百大將軍異同中文兵力不足。」將軍揚州刺史中軍將軍徐州刺史將軍其餘不善有別簿使

  明哲小白景平肇始皇室大行皇帝姿聰明藩國嗣位是以安逸四海比年以來亂政刑罰陰陽致使積怨開闢以來

  領軍將軍臧質將軍將軍白日及其豺狼王道無主彭城高祖聖明德格天地蒼生東征鴟鴞陝西讖記天心正位

  將軍臧質皇帝星馳奉迎百官若干昔年使禍亂宣示謀事使聖躬大變崩裂可以死而後已

  大事宣示同黨

  凡人生長富貴任情喜怒致使小人不覺退方知刻骨至於盡心奉上拳拳謹慎惟恐不及可恃欺罔逆心所以自信防護異同信心不顧萬物議論無賴小子長短骨肉誅戮徴,刑罰天地

  音信天文人事瓦解在朝國家夙夜交戰君子寧可時運橫流非唯一代狂亂可以宣示眾賢同心奮發創業重造處分朝廷往日嫌怨一時然後謝罪社稷瞑目

  二十二九月將軍衡陽將軍南平不得十一月之上:「范曄成周比年以來意態傾動富貴情深非唯攻伐聖時朝廷同異如此員外侍郎大將軍有所去歲風塵勸誘:「人情不可讖緯天文自來論議全身為難使情狀於是惡人古今。」:「如此無行才藝所長怨憤惡相便依法。」

  朝臣華林兄弟于時遣使:「滿正是無理朋黨而已云何?」倉卒問曰:「尚未何不。」:「宗室磐石設使僥倖方鎮便討伐幾何過重自然如何滅族古人:『左手天下右手愚夫。』朝廷有所不容。」問曰:「在華門外?」:「如何!」不服殿將軍:「處分范曄云何如此!」墨跡本末:「其事消弭至今誅戮。」

  使尚書僕射問曰:「?」:「?」:「。」:「外人尚書小兒經意使天下之後。」明日廷尉入獄丹陽所在然後望風慰勞:「理應異志。」吏部尚書:「使三十作賊!」上書:「小人猖狂意氣不料逆順大方第二干犯陛下其一沒有以來未有投書能立身陷慷慨烈士遺風使結草區區性愛解數莫不幽微所知遺棄之中之後九泉之下。」天文骨肉深切

  隔壁遙問:「?」:「。」:「乃是。」仙童詩曰:「禍福性命前期延一在生可知[]無識東陵生存。」本意入獄便獄吏:「外傳。」驚喜:「當前攘袂瞋目西躍馬顧盼以為一世擾攘紛紜性命人臣可以生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