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Notes
Chinese Notes

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Song 《宋書》

卷七十九 列傳第三十九 文五王 Volume 79 Biographies 39: Wen Wuwang

列傳第三十  

  竟陵 廬江王禕 武昌 海陵王 桂陽

  竟陵文帝第六元嘉二十十一廣陵王二千二十一兗州諸軍中郎將兗州刺史廣陵徐州刺史二十六南北荊州竟陵諸軍將軍雍州刺史

  廣陵大舉襄陽江州文武雍州雜物襄陽大舉北伐莫不參軍弘農首級震動敗退京師遷都諸軍安南將軍廣州刺史始興會稽東陽新安臨海永嘉諸軍將軍會稽太守鼓吹一部

  揚州浙江西校尉浙江刺史世祖沈慶之將軍節度參軍西陵以為相逢左右軍人大敗南北諸軍將軍三司荊州刺史請求將軍加班二十南譙不肯大將軍揚州刺史竟陵五千陽新縣五百

  明年天下即位朝野輿法物固執不可然後處分五十出入上流平定造立工巧一時利器上品不平使諸軍太子太傅徐州刺史明元諸軍兗州刺史廣陵修治城隍嫌隙道路

  建康陳文上書:「元嘉薄命早亡美人出入問訊司空使入山圖畫道路消息斷絕去年陛下大怒:『求解。』:『家信消息斷絕若是。』:『?』畫師:『今年小人。』數人廣陵懼罪自殺』。冒死。」吳郡詣闕上書謀反:「石頭輿法物憂懼伴侶漏泄使捕殺。」豫章之上:「採錄隨從大駕奉送危險聖明恩澤小人使命左右小人言詞:『天下汝等富貴。』陛下年紀不見其事一旦建康來往言語漏泄大怒左右使冤枉可哀。」四月使

  所以貞觀皇天所以經緯古今

  元嘉喪氣司空竟陵臣子不能退不能閉關使榮寵司空千里行路

  山陰僧祐國朝不能使千里不能使旋踵妻子流涕兩端進退陛下殷勤忘情不顧躍馬論功廓清宅心雲集回顧旬朔所得歸天喪亂珍羞忠孝敬愛富貴不可朝廷官爵侮蔑宗室詆毀公卿人道神州淫祀石頭修法朝野

  利刃天府歷代餘黨逃命為己欺罔公文加以專擅士族輿姿吞併會稽公主尊崇遺孤行路谿其一致使阻礙民怨

  丞相臨川武王茂親殊榮王臣受任西夏輿居宅詔旨不許怨懟

  面目豺狼江都兵力容納受命規正自下靈壽桎梏王僧達臨刑啟事往來遐邇吳郡豫章建康陳文訴狀姦情歲月

  流言季子文明不容無禮臣子服膺

  參議治罪興亡無窮陛下隱忍三思基於七百塗炭所以夙夜危懼

  不許遣令上將太守兗州刺史羽林給事使廣陵使開門舍人驚起左右數百自衛明旦精兵數百天明列兵自在系囚開門心率壯士遇害奔逃海陵

  車騎大將軍沈慶之大眾焚燒居民百姓使山陽內史廣陵妻子遣使使城外:「往年陛下可謂丞相朝野恍惚憂懼陛下百官星馳前後固執社稷陛下殷勤榮寵揚州皇儲偕老陛下信用讒言無名小人皇家便以期武昌無罪陛下。」世祖忿左右家人

  車駕宣武內外廣陵道元豫州刺史徐州刺史率眾參軍參軍開城北門歸順隊主出奔

  欲棄參軍數百親信海陵將軍追躡:「盡力?」:「盡力。」左右:「死生不然。」未及:「?」左右:「。」參軍中軍長史世子中軍將軍中軍長史其餘文武

  將軍將軍校尉太子中郎將廣陵使節度刺史膂力梁山戰功五百司馬忿毒藥少年豫州刺史欲歸朝廷盱眙盱眙太守沈慶之:「。」

  太宗即位山陽參軍豫州刺史晉安王子左右壽陽即使解釋不能壽陽城外即為西戰死以為天道

  主公使記室參軍再三:「公舉朝廷不可違背明心。」服藥自殺會稽山陰文才車騎將軍山陽海陵太守長史數百東門將軍程天祚擊破徐州刺史歸順內建歃血將軍:「陛下。」群臣萬歲

  使黃門左右世子民間:「不免。」金寶出門沈慶之

  平南將軍使烽火北門將軍將軍擊破東門員外侍郎長史長史司馬將軍司馬將軍義母妻子:「我人!」濟陽

  五月十九日夜流星西北:「流血。」二百東門疑兵二百北門東門數百東門司馬廣陵南門南門不利彭城間諜二百不服支解

  遣送其一竟陵開國一千其二建興開國三百內城校尉中郎將羽林三百南門

  不得攻城前後相繼使太宰江夏王:「離散器械不足倉頭四百恩怨七十上將未有成功陛下血刃七百小丑輿臣下素食莫不千金不幸晉文淮南二百方能背逆乘機廣陵江水京都四方不當小丑生命遐邇長江風波先天龍舟不可。」

  七月率眾進攻乘勝小城隊主滿左右數人自衛引出京邑二十七廣陵同黨自殺追贈淑妃誠節將軍滿山陽縣四百五十三百五十高平縣二百臨川伏誅

  徐州刺史大風城門鹿廣陵風暴中夜閑坐光照莫不左右:「鬚髮。」如此廣陵有人輿大罵:「大兵何以辛苦百姓!」本末答曰:「海陵天公去年民人苦諫大禍何不。」:「云何?」答曰:「古時。」五音見鬼驚怖啼哭:「圍城白布。」二十雲霧北門

  前廢帝即位將軍徐州刺史道經廣陵:「淮南今歲陛下大德哀矜未及雷霆夷戮天倫窀穸。」:「如此可以守衛。」太宗泰始更改

  廬江王禕文帝第八元嘉二十二東海二千二十六以為將軍石頭冠軍將軍彭城下邳太守會稽太守將軍二十九使荊州始興臨安諸軍車騎將軍中郎將廣州刺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