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Sui 《隋書》

卷23 志第18 五行下 Volume 23 Treatises 18: Five Elements 2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隋書 隋書總目 隋書二十三第十八

五行

五行:「不明不知。」



保八三月大熱劉向五行:「不明賢者不肖不退不從政教舒緩。」狂躁荒淫無度



高祖上黨有人每夜有人呼聲求之不得見人一本枝葉具體呼聲不明以求聲譽皇太子高祖人參不當上黨要之太子高祖無辜有罪因此



大同元年徐州數百彈射俄頃所在:「他方。」湘東西魏

之上鵂鶹鳥鳴殿大同元年將亡

後主:「奈何。」:「鳥鳴門闕。」空虛建康殿成文:「上高變成。」獨行長安于都臺上高臺

即位之後大同元年形似

九月春鳥:「非常宿。」

後生後主不孝不祥後主嗣位淫亂

武平太極殿殿晉陽獲之:「無故巢居殿。」

大象二月禿洛陽太極殿後宮

開皇未幾長安

大業京師宮室鴻雁之類無數其間俄而長安不守

十三十一月不能



開皇十二六月繁昌黃色新生其一所在。《五行:「不明逆火所致。」新生掩蔽國姓皇太子廢黜

義寧麟游太守司馬羊羔以為子孫無後煬帝江都遜位



天監十五七月荊州市殺人動口張目然後荊州冤氣

十四三月車輪無故

至德十二月太極殿變為殿

齊河太原劉向:「傷害僵屍之類。」明年突厥大戰西百餘:「天雨。」後主亡國

三月殿四月太后

武平咸陽明月至於大將社稷後主讒言明月宗廟後主

五行:「。」



東魏武定二月大寒凍死相望:「。」神武謀害神武伏誅交通

元年大寒易傳:「。」:「無罪。」文宣生子愧恨不舉大怒太原紹德大哭良久

天監三月三月易傳:「興兵。」大發鐘離

大同六月

十年八月大興明徹呂梁



天監十一月清朗西南有電雷聲。《:「雷霆。」

五行:「雷霆不恤天下。」交州刺史

十九九月西北隱隱東莞琅邪郡守

大通十二月西南梁州刺史

十二月西北刺史

四月西南不恤天下興師

後周建德正月西方未幾吐谷渾

開皇十四正月連雲反叛侵擾二十:「小人兵甲。」漢王十萬

大業石鼓其後天下大亂兵戎



大同十年三月玄武若望輿。《五行:「鱗甲。」輿後果侯景之亂

後主武平。《五行:「所致。」晏子:「河伯百姓。」亡人明年

後周大象元年六月鯉魚臣下興起小人明年起兵高祖擊敗

開皇十七大興城西南佛會老翁皓首不復中有白魚從者無數老翁溺死

大業十二淮陽之下其中鯉魚七尺嘉平武庫王肅以為其所後果長白山賊寇河南男女死者



大同松柏。《五行:「。」:「食祿聖化無益萬物。」公卿職事無益食物

保八河北河南十二:「何故?」:「《五行:'不時蝗蟲。'長城三台。」大怒不止山東十年幽州。《五行:「刑罰暴虐不厭興師動眾。」暴虐勞役不止

後周建德關中

開皇十六孝王百姓



開皇渭南沙門行頭之上見大其所從者沙門:「賢聖。」賢聖道者所行皇太子煬帝

開皇渭南有人寄宿其一:「明日何處?」答曰:「。」因相主人不得宿宿主人其後得罪樂平公主數年



六月殿殿遇害

六月西北屬地。《五行:「西北。」後周呂梁明年明徹覆沒



齊河元年四月:「諸侯反清諸侯天子。」天下

大業十二龍門大唐受禪

十四七月江水建康西荊州江水東至。《五行:「嚴刑水性五行變節陰陽相干氣色。」:「水化。」後主即位其後

四月黑水關中而今淮南揚州陷於關中

後周大象元年六月咸陽池水變為十四刑罰未幾

五行:「不容短折有心金水。」



天監八月戊戌大風:「疾風天下不出三月。」鐘離

十一月癸未南城風大昏暗。《五行:「。」公卿丹陽不從猜忌西魏

七月癸未大風西南靈台。《五行》,以為大臣太子成王專政不時明年皇太子嗣位

十二六月壬戌大風十二九月髮屋始興

至德大風

六月丁巳大風西北石頭後主司馬誅戮忠諫邪僻江總杜塞聰明

齊河大風五月大風髮屋再見明年後主內外然後不宜出入宮掖琅邪

三月大風西北髮屋提婆

開皇二十十一月京都大風髮屋壓死地大佛殿門鎖銅像戶外鐘鼓揚雄以為空名皇后干預政事僕射人主僕射太子庶人虛名陰氣銅像。《五行:「所致。」無罪廢黜

仁壽西胡人易傳:「同志至德。」漢王升空妄動車騎高祖發兵州縣響應十萬



十月丁卯大風天地昏暗:「天下人大不然。」西魏

正月雲霧辛酸後主昏昧。《五行:「臣下強盛。」臨江並進後主昏暗不能以至

東魏武定大霧晝夜不解。《五行:「。」明年謀殺大將軍

大象數萬豫園哭聲五行:「死亡死亡。」:「將亡。」明年王公

仁壽仁壽長城之下相次仁壽

大業作亂東都尚書長夏門外前後數萬末年呻吟其後王世充洛陽



武平元年結實三公華而不實明年尚書伏誅太保琅邪遇害丞相

後主貴妃貴嬪稱為後主宮掖侍從後庭不出荒淫侈靡府庫天下將士離心敵人死戰敗亡之際後主貴妃江東。《五行:「榮華容色。」

後主寵姬有色彈琵琶後主淑妃千金師大告急相望班師不已合圍由是晉州相遇晉州之下因而至今



武陵王城隍魯宣公以為宣公。《五行:「。」自尊

武平。《五行:「宮室。」大發穿殿亡國

後周建德水牛久之死者滅亡天下戎服

大業恆山其後東都長城

心腹

臨江後主從容而言:「何為?」尚書:「長江天塹以為南北今日豈能太尉。」後主縱酒賦詩不輟心腹存亡俄頃君臣不暇後主不知從而能不

文宣東山下詔西甲兵既而群臣:「非我。」不行帝后酒色狂暴數年

太后如故未幾三台置酒作樂侍者大怒台下未幾



大同元年天雨天雨:「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