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Notes
Chinese Notes

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Sui 《隋書》

卷25 志第20 刑法 Volume 25 Treatises 20: Punishment and Law

死生善惡聖王仰視旁觀彌縫四時莫不春風秋霜是以慈惠萌芽刑罰肅殺以為禮義以為綱紀以為以為無道不勝:「有格。」以此刑罰至於忠厚美化嘉祥日月大路不惑

原野由來之前五帝衣服肉刑肆赦刑罰三千唐堯高密虞舜以降成湯西四十二之間不用薰風遐舉越裳重譯萬里是以千里列國西戎于時政教邦國肌膚列星漢高祖孝文躬親天網樞機周密法理詳備廷尉以為之後明察光武中興不移是以殘酷中原凋敝三分哀矜九州百姓萬邦稱為簡易是以其餘隨喜正直高祖文宣所謂孔子:「。」善惡刑法是以以至

梁武帝即位舊事罰金士卒議定濟陽法度家傳合為一千五百三十施行法度於是以為尚書使損益以為天監元年八月:「不一。[1]殺傷條例實錄一家二事注釋不同使以為以此』,以為尚書使州郡無二。」法度:「數人列位。」

於是尚書尚書僕射沈約吏部尚書給事黃門侍郎御史太常參議斷定二十詐偽十一十二十三十四十五十六水火十七倉庫十八十九二十十五棄市死罪其次棄市使二百男子六十男子四十八男子三十六男子二十四罰金贖罪男子十六二百十二男子十四男子十二男子男子罰金十二兩者男子罰金兩者男子罰金兩者男子罰金兩者男子罰金兩者男子女子五刑不服為此十五二百一百五十三十二十一百一百一百五十三十二十

不得人士人士參議然後家人老小一百五十滿,[2]並立輕重大小定制三等。[3]三分,[4]三等三分八分三分五分五十三十二十二百以上老小五十女人應有罰金職員,[5]不用問事不得京師雲龍女子懷孕謀反父子少長棄市姊妹棄市妻子奴婢貲財妻子終身輕重終身

士人禁錮輕重清議終身八十侏儒械繫太守都尉關中父母妻子死罪二千

丹陽建康尚書尚書大凡定罪二千五百二十九

四月癸卯法度三十三十法度廷尉天下

八月建康女子實行法官:「案子仲尼防閑一等。」交州復有十月甲子於是贖罪

武帝敦睦犯罪百姓不免舉家秣陵老人:「陛下急於黎庶權貴長久天下幸甚。」於是妻子父母十一正月壬辰:「老小。」十四

銳意儒雅刑法公卿大臣留意五千作者疾病囚徒大同皇太子春宮上疏:「京師雜事南北使役付錢,[6]六處可否公平去取以為。」:「處處不可紛紜為難便。」王侯子弟不法武帝年老專精佛戒重罪終日臨川:「我人豈不能行周公。」居官王侯驕橫白日殺人亡命王家薄暮行路武帝深知十一十月贖罪大同元年七月甲子犯罪父母祖父母百姓不法尤甚

即位苛刻死囚戰士不許棒殺即位

喪亂武帝即位:「道盛末代憲章寶曆刪改。」於是求得明法尚書定律尚書僕射吏部尚書尚書尚書其事三十四十冗雜清議禁錮名教不孝內亂終身士人士人贖罪父母輕重簡繁顯然高一二十三十三七一行合一五十得度髠鞭一等二重。[7]其三過誤罰金其二庶人。[8]死罪脫手不得行刑廷尉寺建康三月吏部尚書尚書三公三公御史御史京師囚徒

文帝明察留心督責嚴明之後功臣非法即位文武簡易上下便其後政令刑法連年北伐後主即位信任讒邪賞罰出于後主不行左右夷戮百姓以至於

神武文宣元年刊定多事不一定罪相承變法從事清河郡守道德使棒殺使文宣於是使郎中:「曹操太平使枉法何以?」於是司徒功曹上書大齊受命所以視聽於是積年不成奉法之後功業任情喜怒左右僕射死罪置于之中殺人三月佛戒死囚放生致死以為歡笑𤠮指壓使不勝豫州使𢶏,誣告文宣詔令其事立案不得人事於是不能大獄歲月彌縫

已知即位之後未幾即位大寧元年:「賞罰進退疑似文王賞罰。」不成尚書十二詐偽毀損十一十二定罪九百四十九四十大抵故事其次梟首陳屍其次其次絞刑四等流刑鞭笞一百邊裔以為兵卒未有不合男子女子一百八十六十四十二十婦人掖庭一百八十六十五十四十三十二十三等大凡十五贖罪一百九十二七十八六十四五十三十六鞭笞二十四十五內官老小過失名為罪人殺人亡者其一宗室宮刑。[9]婦人侏儒癃殘死罪杻械死罪流刑鞭笞五十二分三十三分二分犯罪殿殿殿殿武庫金雞閶闔門囚徒枷鎖重罪不敬不孝內亂議論法令簡要子弟講習法律

不可並行謀反於是有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