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Notes
Chinese Notes

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Sui 《隋書》

卷62 列傳第27 王韶 元巖 劉行本 梁毗 柳彧 趙綽 裴肅 Volume 62 Biographies 27: Wang Shao, Yuan Yan, Liu Xingben, Liang Pi, Liu Yu, Zhao Chao, Pei Su

隋書六十二列傳第二十



太原晉陽京兆原州刺史好奇車騎大將軍三司武帝晉州班師:「王室加以正在今日未解陛下。」一百晉陽五百內史大夫即位刺史昌樂縣高祖受禪二千刺史大將軍

僕射五百剛直諮詢法度奉使長城其後穿三山高祖後宮司馬河陽大軍壽陽軍機金陵班師石頭以後幾歲高祖公卿:「幼稚江湖。」於是奴婢三百綿五千

開皇十一稱職其後:「所致柱石在於努力!」辭謝:「不解。」高祖:「不解用心。」:「用心罄竭神化精微加以今年六十朝綱。」長史六十八高祖使者:「如何豈不?」悽愴使:「深心。」:「有餘不易!」發言流涕群臣:「直言匡正裨益甚多未嘗釋手。」煬帝即位追贈司徒尚書刺史魏國

便慷慨大業將軍山賊往往尚書僕射



君山河南洛陽刺史讀書不治章句渤海太原同志友善宣威將軍武賁給事大塚宇文護以為中外記室內史大夫嗣位京兆輿大怒朝臣恐懼:「同日不免。」:「所以不顧身命欲取後世陛下內耳不如。」不肯:「?」:「天下。」使閹豎

高祖丞相民部大夫受禪兵部尚書平昌二千嚴重明達世務正色回避公卿高祖即位周代諸侯微弱以致滅亡諸子王室以為磐石益州幼稚於是重望于時骨鯁知名人才益州長史河北道僕射高祖:「宰相大器曹參。」法令奢侈欲取以為閹人死囚為人法度裁斷莫不得罪:「平昌。」賞賜十三益州父老莫不之後非法司南天子無能得罪:「!」給事北平



本起武陵梁州叔父寓居京兆新豐精力衣食不可大塚宇文護中外記室武帝正中起居注大夫周代故事天子筆硯大夫欲取:「不可。」:「不得。」:「。」嗣位河內太守

高祖丞相作亂進攻文安諫議大夫檢校御史未幾黃門侍郎殿:「陛下寬假。」不顧於是正當上前:「陛下不肖左右若是陛下若非國法不顧。」退于時天下大同四夷党項使者:「南蠻校尉西域西正朔使。」雍州:「三百一百臣下與其。」:「發明約束輕忽憲章朝廷非人。」

在職數年太子庶子皇太子庶子太子弦歌內人:「庶子太子正道之間!」不能平原文學太子不能調:「正解讀書。」長史太子太子大笑聲聞閣下:「殿下寬容顏色小人褻慢!」執法太子太子良馬太子正色:「至尊庶子輔導殿下正道殿下作弄。」太子大興權貴法令未幾太子:「使不及。」



安定刺史刺史周武帝大夫行軍長史有力三司四百大夫高祖受禪開皇御史朝廷御史名為稱職大興雍州京邑直道回避權貴西寧刺史邯鄲縣十一蠻夷酋長干戈邊境酋長相率於是慟哭:「不可不可汝等以此不可?」於是蠻夷感悟攻擊高祖大理

僕射擅權震懾:「無有僕射權勢視聽廢興親戚子弟天下四海奸臣王莽積年桓玄陛下以素未必古今幸甚。」高祖大怒禁止親自:「擅權殺戮無道太子震悚揚眉容色國家以為。」發言有誠高祖恩寵隆重折挫當時是非尚書而已

煬帝即位刑部尚書御史大夫宇文張衡大夫數月吏部尚書牛弘五百

大業大理祿大夫未幾



河東世祖寓居襄陽本土好學大塚宇文護中外記室武帝詣闕以為中士之後:「太平屠城出自搴旗至於國家宿從事功勞皇太子以下實有宗廟留守平陽居中不勝管見。」於是留守

高祖受禪尚書虞部侍郎去職未幾侍郎僕射:「僕射門外!」不行御史當朝正色甚為:「大丈夫而已。」十萬

于時刺史武將稱職:「今天太平四海百姓一代明哲布衣知情二十八荊棘天下之後詔書以上刺史八十前任趙州職務賄賂百姓歌謠滿:'良田。'古人:'。'有所所長至尊死而後已竭誠。」刺史母喪雍州長史從父:「天地夫婦尊卑是以人倫褕翟,《春秋將亡無禮詩人神州名位整齊四方禁錮終身風俗。」得罪喪亂之後風俗頹壞矯正聽受上疏:「自古:'四時。'知人是以垂拱無為天下所謂使:'天子諸侯皇皇。'君臣上下體裁有別四海一家大小關聖陛下留心疲勞懼罪不能過多乃至營造細小輕微一日之內酬答簿聖躬養性武王安樂文王國大臣下裁斷責成聖體臣下蒙覆。」未幾:「。」:「正直。」如此

僕射顯貴外來如此下端整容:「。」信任未有

近代以來百姓正月十五至於糜費財力:「明王治國法度非法不服不行道路不同男女有別邪僻京邑正月雜技異形歡娛鄙褻內外車馬絲竹破產一時貴賤男女混雜緇素因此盜賊實有由來頒行天下禁斷》、《》,盛德形容無為。」河北五十二稱職二百州縣肅然莫不二百三十三司員外仁壽太原十九五十

奴婢得罪以內交通諸侯名為懷遠高陽晉陽漢王作亂遣使使不得自稱危篤心懷兩端事變敦煌申理京師介休



河東性質剛毅天官恭謹夏官下士內史中士去職骨立中士高祖丞相清正參軍大夫行軍高祖受禪大理考績大理尚書侍郎未幾刑部侍郎三百奴婢二十正色盜賊不禁:「陛下寬宥天下!」:「聞見。」大理摩訶江南作亂摩訶:「二十為人。」摩訶不可不能退:「未決退。」:「大理特赦摩訶。」左右刑部侍郎利於以為:「不當奉詔。」:「?」僕射:「陛下寧可不得。」使:「何如?」:「執法一心。」良久明日三百行惡:「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