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Sui 《隋書》

卷63 列傳第28 樊子蓋 史祥 元壽 楊義臣 衞玄 劉權 Volume 63 Biographies 28: Fan Zigai, Shi Xiang, Yuan Shou, Yang Yichen, Wei Xuan, Liu Quan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隋書六十三列傳第二十



廬江越州刺史刺史參軍縣令太守員外散騎常侍富陽五百周武帝三司刺史高祖受禪樅陽太守加上上蔡食邑七百三千九千刺史刺史去職未幾刺史不許以便從事十八嶺南地圖良馬雜物祿

煬帝即位京師涼州刺史:「不勝。」三百祿大夫武威太守大業之內殿:「安人莫如德化清風治天下清潔西服脂膏在位王臣能人奉職垂拱不治!」於是金紫光祿大夫太守如故車駕西吐谷渾青木:「人道如此?」:「安敢小心不敢納賄。」口味百餘:「法度刑網金紫光祿大夫武威太守清潔立身雅正獎勵祿大夫太守如故。」二千自陳:「西不得邊城沒有遺恨陛下。」:「而已以西萬人。」避暑河西輿:「恭順誠心西欣然可嘉。」江都:「富貴故鄉夜行。」廬江三千六千使墳墓當時民部尚書可汗高昌檢校武威太守應接

遼東將軍宿不行祿大夫尚書如故東都涿郡留守車駕遼東東都留守王城河南國子祭酒拜謝流血於是三軍莫不戰慄仰視攻城設備不能誅殺數萬

檢校河南內史車駕高陽既而引見:「高祖蕭何關西河內。」:「任重寧可陛下威靈不足。」祿大夫封建尚書如故三千五十不許:「留守東都磐石社稷大事持重五百而後無賴便誅鋤施行形跡。」:「宿教習動靜。」於是良田十年車駕東都:「神明。」日下濟公天下三千奴婢二十宇文:「以此。」綺羅

十一汾陽至於雁門車駕突厥不利:「陛下一朝狼狽四面徵兵陛下突圍!」垂泣,「暫停遼東眾望聖躬人心不足。」其後援兵斟酌不宜失信:「?」默然不敢東都槃陀數萬詔令于時人物善惡分別百姓相率少長數萬經年不能宜陽七十悲傷黃門侍郎:「臨終?」:「病篤雁門。」歎息百官三百五百三司萬餘武威莫不立碑

權略持重未嘗明察嚴酷殺戮臨終前後



司徒少有文武才幹太子中士高祖交州陽城頗有數年將軍宜陽舟師九江先鋒江州:「諸軍塗炭狼狽江湖泛舟親率沉溺俘獲進取江州行軍江岸所在橫行兵馬建業壯志所知經略使富貴功名竹帛。」蘄州未幾左右將軍行軍突厥靈武將軍

仁壽弘化煬帝東宮

將軍休兵使李廣塞外大漠于時同行軍旅龍城發憤將軍遂心,<從事如何將軍宿魚水鑾駕上京戰戰兢兢邊境征伐四方百姓成規甘心仰慕神器萬國負重何以故人端居南皮博望親朋琴書寂然疾首



行人綢繆文墨飛雪軍旅先人宿追蹤古人優劣天人海外猛將卒伍逗遛幸甚聖人庸人擬議所知萬邦咀嚼六經逍遙西南皮出遊造次寒暑清風山川悠遠瞻望浮雲

太子

煬帝即位漢王發兵作亂白馬公理河內行軍河陰不得:「公理不足得志可恃河北所謂不足。」公理使屯兵河陽內城於是南岸公理當之精銳下流公理率眾相對公理未成於是萬餘大將軍七千良馬二十太僕詩曰:「勁草王府留情太僕》。」辭謝:「問罪百姓竭誠奮勇一舉。《:'喪亂。'大略。」

突厥可汗迎接吐谷渾率眾男女奴婢六十三百祿大夫將軍遼東不利除名太守開道視事開道開道涿郡

萊州刺史武平武賁郎將



字長河南洛陽涼州刺史少孤喪父哀毀骨立宗族保定儀隴縣三司開皇奉使船艦尚書侍郎元帥尚書高祖文武摩訶江南家產御史

天道垂拱御史義存糾察輿親臨三司摩訶江南家產彌留長逝不合人倫伉儷摩訶資財聚斂一言名教殿御史聞見彈糾以為三司太子庶子檢校御史出入整肅澄清大理

太常數年刺史煬帝嗣位漢王僕射行軍元帥長史士卒大將軍內史西吐谷渾率眾金山東西三百祿大夫將軍遼東涿郡六十三尚書僕射祿大夫

頗有追思內史舍人交通漏泄內史侍郎



尉遲大將軍恆山高祖定州高祖相貌非常結納高祖丞相作亂宗族遣使請罪高祖左右開皇興縣行軍突厥力戰大將軍豫州刺史官爵宮中奉詔宿數年賞賜從容:「受命未定骨肉作亂其父兵甲鄰接至親逆順天人惡徒輕生存亡高官節義賜姓三萬三十。」未幾刺史將領其後突厥可汗行軍步騎三萬白道明年突厥雁門因而至大相遇太平萬歲萬歲萬歲仁壽朔州

煬帝嗣位漢王作亂時代漢王馬步西善用不能車騎將軍當之見思:「壯士!」望見策馬騎士突擊數人直至騎士退於是三軍莫不騎士腰斬數百一時塵埃不知以為伏兵因而擊破大將軍二千五百良馬二十刺史宗正未幾太僕吐谷渾琵琶八十合圍其後遼東肅慎綠水文德先鋒一日諸軍明年以為大將軍宇文平壤綠水作亂班師檢校太守聚眾作亂扶風安定奉詔遼東祿大夫渤海清河相聚數萬攻陷將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