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Sui 《隋書》

卷80 列傳第45 列女 Volume 80 Biographies 45: Exemplary Women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隋書八十列傳第四十五

列女

淑媛方策婦人在於溫柔貞烈溫柔貞烈溫柔貞烈是以詩書風俗所在圖像丹青莫不守約居正成仁不以存亡不以盛衰既往不朽不亦王公大人金屋良史草木麋鹿甘於足以列女

蘭陵公主

蘭陵公主高祖第五姿讀書高祖鍾愛河東十八折節疾病湯藥高祖由是高祖王因不悅高祖煬帝改嫁公主不復大怒:「天下男子?」:「先帝有罪不願陛下。」不從年三十臨終:「古人不得。」于洪朝野



南陽公主煬帝長女風儀有志造次十四宇文謹肅調飲食奉上以此宇文聊城建德西大唐隋代衣冠其所建德引見莫不失常神色自若建德自陳國破家亡不能報怨雪恥不輟情理建德聽者莫不動容肅然異焉建德禪師建德武賁郎將:「宇文躬行不容族滅公主不能割愛。」:「武賁既是何須!」建德建德削髮建德歸西東都之下相見戶外夫妻:「仇家恨不能手刃預知。」:「相見。」不可

襄城

襄城河東刺史姿良家子合法以為未幾煬帝嗣位使者:「不獨。」於是相對慟哭使者:「之後。」自經莫不



河南元氏仁壽黃門侍郎煬帝嗣位除名南海長安有人姿色未幾憂懼陳義江都宇文宗族不屈百餘血淚:「不能早死。」

夫人

夫人南越首領山洞部落夫人賢明籌略父母能行軍用壓服親族由是信義本鄉攻擊夫人南梁刺史富強夫人規諫由是止息海南歸附大同刺史夫人有志太守以為北燕苗裔高麗三百海歸新會三世他鄉羈旅號令不行夫人使首領犯法雖是親族自此政令有序廣州都督徵兵高州刺史夫人:「刺史無故不合太守。」:「何以?」夫人:「刺史聚眾而後可見無行。」主帥夫人:「驍將官兵無能戰鬥遣使卑辭厚禮於是雜物唱言。」大喜夫人設備夫人寧都夫人長城:「都督可畏。」

夫人懷集百越永定首領于丹起家陽春郡守廣州刺史歐陽謀反至高遣使夫人夫人:「忠貞不能國家。」發兵百越酋長內外潰散夫人中郎將石龍太守使夫人中郎將石龍太夫人「W安車一乘鼓吹一部鹵簿一如刺史至德嶺南未有夫人聖母安民

高祖安撫以南逡巡不敢夫人扶南至此夫人歸化夫人首領慟哭廣州嶺南三司夫人夫人未幾番禺首領州城進兵夫人佛智友善夫人大怒遣使佛智進兵南海鹿夫人使巡撫蒼梧首領馬頭參謁部落高祖高州刺史刺史追贈廣州夫人夫人夫人幕府長史以下官屬印章部落兵馬有機便宜行事:「撫育蒼生父母使清淨兆庶安樂相聚擾亂所以百姓夫人正理佛智大功夫人五千罪責夫人夫人子孫崇禮遵奉。」皇后首飾夫人歲時大會子孫:「汝等天子我事三代好心忠孝思念。」

夫人長史安撫罪狀不可以懷遠夫人夫人詔書自稱使者高祖夫人一千五百平原仁壽一千誠敬夫人

善果

善果清河十三善果力戰二十善果:「婦人再見男子無禮。」善果使大將軍開封縣一千開皇武德十四刺史刺史太守

賢明有節通曉善果聽事胡床剖斷合理相對談笑行事瞋怒終日善果不敢:「家婦灑掃先君未嘗寡婦使不知負荷忠臣童子承襲安可瞋怒心緣家風官爵天子面目先人地下?」

善果:「開國位居如是?」答曰:「嗚呼天下至於公事乃是天子先人先君妻子奈何以為富貴紡織婦人王后至大有所業者不知?」便脂粉常服節儉祭禮賓客靜室端居未嘗出門內外吉凶莊園祿所得親族不許入門

善果歷任州郡中食不許修治廨宇分給善果由此克己煬帝御史大夫張衡天下祿善果大理公平不如疇昔

女王

女王王子從兄之際與其同謀寄食親戚撫育恩義復仇不為姊妹親戚不從其二:「兄弟致使不復吾輩雖是女子報復如何?」垂泣:「。」姊妹持刀夫妻請罪姊妹州縣不能高祖



洛陽十四生長家門鼎盛儉約十八從軍哀毀骨立行路朝夕奠祭其父無異家人涕泣發自其父傷感孽子撫育愛同有方成立孀居歸寧至於親族絕不來往尊卑不出蔬食布衣聲樂以此終身高祖下詔長安中號終於七十二



上党仁愛孽子仁壽刺史聚斂狼籍司馬遣使於是長髮親臨御史不易公卿」。將就蓬頭垢面:「汗馬刺史不能違犯憲章狼籍司馬百姓百官至尊何故孝子不孝何以為人!」於是流涕嗚咽既而皇后御史:「之至行路何以?」於是京城舍人:「慈愛感人風俗除名。」下詔:「仁慈其所憲章詣闕匍匐特免使天下婦人豈不雍睦風俗和平不能五百。」命婦相識



河南長孫公主將帥高祖受禪大將軍慶州居士太子任俠法度得罪居士大言:「男兒。」公卿子弟膂力雄健將至車輪能不稱為壯士三百武力道中路人侵奪長安市里貴賤至於公卿居士垂泣殷勤懇惻居士破家年老奉養寡居如此以致有人居士與其長安未央殿前後列隊不遜相約:「。」有人居士遣使突厥京師:「今日如何?」引咎:「黑白在於至尊。」大怒居士不孝不免調飲食大理其父獄卒長跪歔欷嗚咽居士賜死臨視公卿無罪以及不忍聞見布衣蔬食:「!」



將軍嶺南反覆於都廣平江南恩義既而作亂攻城遣人:「備嘗辛苦聖化母子聚集不能上報禽獸自殺。」於是禍福不從官軍安樂

寡婦不知有志江南不從叛逆



與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