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Sui 隋書

卷85 列傳第50 序言 宇文化及 司馬德戡 裴虔通 王充 段達 Volume 85 Biographies 50: Yuwen Huaji, Yuwen Zhiji, Wang Shichong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隋書八十五列傳第五

天地人稱父子君臣禽獸:「人生。」然則君臣父子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不臣是以有罪授命忠貞臨難慷慨千載之後莫不以為其所生榮死哀至於世祿人參帷幄身處趙高奸宄王莽生靈其餘可以既往將來孔子春秋》,亂臣賊子使不得罪名君子作者

宇文司馬

宇文大將軍法度道中由是長安輕薄公子煬帝太子出入臥內太子受納再三太子俄而復職其弟南陽公主由此公卿言辭不遜見人子女珍玩煬帝即位太僕尤甚大業煬帝榆林違禁突厥大怒數月門外而後公主久之煬帝追憶將軍

李密煬帝不敢還都關中羈旅西武賁郎將司馬東城風聞兵士校尉武賁郎將互相:「陛下丹陽不還所部莫不思歸人人耦語陛下其後族滅進退?」:「。」:「關中華陰陛下其二吾等家屬西安得!」:「子弟自保旦暮計無所出。」:「果若。」:「誠如求生。」招誘轉告內史舍人郎將城門日夜刎頸回避中外交通家產宇文三月十五舉兵十二居人財物結黨西:「不然當今英雄同心數萬大事帝王。」為主相約既定流汗久之

義寧三月一日宣言人心:「良醫國家使出言惑眾陛下聞說毒酒南人。」宣佈告語故人所為:「將軍!」閉城不下三更東城得數萬人舉火城外相應:「外人救火喧囂。」中外隔絕以為及於城外武賁街巷五更門衛開門數百成象殿將軍武賁郎將引兵進兵:「陛下安在?」美人:「西。」:「非我故人?」:「不敢將士思歸陛下京師。」:「。」未知戰慄不能低頭罪過」。公主家僮桃樹桃樹不忍久之及至城門引入丞相江都遣令宮中朝臣不同外戚少長孝王以為江都舟楫水路西宿折衝郎將及於奉養一如煬帝故事中南端坐白事默然不對收取徐州水路不通宮人珍寶軍士道遠三軍失望:「謬誤當今?」:「我等!」宇文導師以後萬餘立德為主密告及其引兵向東

為主李密太尉渡河烽火相應引兵不利將軍永濟渠決戰軍糧遣使拷掠歸於李密率眾以北嶺南萬餘童兒江東李密魏縣與其兵勢兄弟相聚:「不知無成士馬天下滅族豈不?」:「及其欲歸何不以降建德?」兄弟長幼以此為眾多自知:「人生豈不一日?」於是皇帝位於魏縣國號建元百官元寶不克乃東聊城濟北大唐淮安神通安撫山東不從神通進兵不克退建德寶物建德生擒河間突厥成公濟北西長安

人群不逞之徒相聚鬥雞賜爵濮陽無所不為長孫忿輕忽再三由是相親勸化遣人交易證智罪惡將死破家帝后江都丞相以為僕射十二大將軍齊王建德聊城梟首

司馬扶風都督自給桑門開皇至大都督漢王左右便奸計三司大業郎將大夫武賁郎將煬帝江都左右萬人隋末謀反煬帝與其丞相光祿大夫分配士卒禮部尚書由是徐州登陸令德後軍宇文導師遣人使遷延使其弟遊獵至於後軍不知參謁:「定海出於富貴何為?」:「毒害推立足下。」不對年三十

河東煬帝親信監門校尉煬帝即位左右監門大夫司馬同謀作亂成象殿將軍西光祿大夫莒國引兵徐州歸於大唐徐州刺史長蛇隋朝除名

王世充

王充滿西域人新豐王粲野合生子以為其父州長詭詐兵法推步未嘗為人開皇以軍兵部員外法律舞弄文墨高下不可稱為煬帝江都江都人主顏色阿諛江都雕飾遠方由是

大業徼幸江淮盜賊犯法抵罪枉法起兵江南自稱將軍將軍不能江都萬餘歸功士卒由此居多十年長白山盱眙示弱梁山相持懈弛出兵乘勝斬首萬人六畜莫不將帥才略勤苦以求聲譽十一突厥雁門江都悲泣無度不解以為信任

十二江都人格數年豆子<>明月南陽斬首數萬虜獲江都江淮良家美女後庭無由密令姿合法相者不可其實合意東京道路使者苦役沉船前後十數

李密攻陷進逼東都官軍光祿大夫大發將軍前後百餘勝負洛水李密敗績溺死萬餘天寒大雪兵士沾濕凍死數萬河陽請罪遣使還都萬餘城中不敢復出

宇文江都將軍皇甫無逸為主吏部尚書鄭國李密太尉尚書稱臣及于遣使告捷麾下:「刀筆李密軍人其父子弟前後一旦之下。」激怒將軍女婿張志告之宮城將軍太陽門外無逸:「皇帝李密謀反。」殿陳兵將帥開門遣人宿衛頓首流涕而言:「無狀為此不敢。」尚書僕射總督內外諸軍內史

未幾李密良馬戰死士卒不一假託鬼神夢見周公洛水之上宣言周公僕射李密大功簡練萬餘洛水偃師北山得志壁壘二百潛入北山溪谷既而奔馬出兵未成伏兵高下無能縱火大驚童兒偃師玄應及至城中獲之長史妻子司馬子弟撫慰其父至於來歸太尉官屬尚書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