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Wei 《魏書》

卷4下 世祖紀下 恭宗紀 Volume 4b Annals: Shizu 2 (Emperor Taiwu, Gongzong (Emperor Jingmu)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太平真君元年正月沮渠酒泉辛亥巡行州郡觀察風俗疾苦壬子弋陽公元二月常侍使劉義隆長安五千昆明三月酒泉

四月庚辰張掖禿丙戌大將軍永昌王諸軍五月辛卯北部乙巳張掖退還丙辰車駕六月丁丑大赦

七月陰山永昌王番禾丙申皇太后行宮自殺京師八月甲申弋陽公元將士九月壬寅車駕

一月丁亥十二月車駕

十五賑恤河南河間略陽

正月癸卯沮渠西大將軍涼州酒泉甲辰溫泉二月壬戌車駕三月辛卯太后庚戌新興略陽辛亥蠕蠕沮渠萬年張掖

四月丁巳劉義隆遣使朝貢庚辰將軍南陽酒泉五月辛卯

八月辛亥侍郎使劉義隆河西九月戊戌大將軍永昌王

一月庚子將軍酒泉沮渠男女四千二月甲戌車駕丙午劉義隆遣使朝貢

正月甲申至道符籙法駕旗幟釋老志三月壬寅北平王長孫

四月流沙鄯善敦煌遣使五月,[1]陰山閏月劉義隆將軍梁州刺史劉康祖六月丙戌當朝行宮殿陰山殿名曰廣德

七月丙寅詔安西將軍建興隴右諸軍殿山南西將軍淮陽豹子琅邪司馬關中諸軍關西公司文思南大將軍諸軍襄陽將軍東安廣陵歸路

十月皇子楚王二月辛巳太保襄城丁酉車駕遣使朝貢西大將軍三司沙州敦煌

正月西將軍豹子劉義隆庚午中山二月丙子車駕至于恒山石勒三月庚申車駕壬戌烏洛侯遣使朝貢

四月謀反京師文德為主丁酉大赦天下己亥陰山五月將軍六月庚寅:「天子萬國百姓家給人足禮義不能宣揚恩德加以殘虐所以如常勸課農桑徵發彈糾有所。」癸巳西

九月甲辰輕騎蠕蠕蠕蠕將軍蠕蠕

十一月將軍豹子劉義隆甲子車駕至於:「祖宗重光萬世經營天下不順二十陰陽往復四時代謝所以休息功臣長久古今不易皇太子副理總統功臣勤勞隨時饗宴而已不宜百官。」十二月辛卯車駕北伐

正月壬寅皇太子宜都司徒廣平建興太子上書上疏

戊申:「愚民無識妖邪讖記陰陽沙門西戎妖孽所以天下王公至於庶人沙門金銀工巧不得今年二月十五過期不出沙門主人明相宣告使。」庚戌:「以來軍國多事文教所以整齊風俗軌則天下王公至於太學其父私立學校主人。」

二月辛未中山以北後期于都癸酉大將軍樂平庚辰〉。[2]三月戊戌大會遣使四輩使西域甲辰車駕西大將軍司空上黨長孫道生

四月乙亥太宰陽平帳下五月丁酉陰山六月北部將軍衡陽五千追擊西平吐谷渾

七月癸卯雍州刺史沮渠伏誅八月河西壬午員外散騎常侍使劉義隆高平涼州諸軍吐谷渾九月河西己亥車駕丁未

十月癸未白蘭長史三千十一月劉義隆遣使朝貢十二月粟特遣使朝貢丙戌車駕

正月辛亥車駕定州引見長老員外散騎常侍使劉義隆二月西上黨西三月庚申車駕疑獄酒泉宗族自殺家屬伏誅

四月庚戌西大將軍吐谷渾陰平白蘭秦州刺史天水歸於散騎常侍成周傳發涼州以西鄯善六月壬辰車駕

八月丁亥壬辰輕騎鄯善京師厚待車駕陰山次于廣德天下三分戒嚴五千北邊畜牧廣漠蠕蠕壬寅頭城部落西流沙西秦世子擊破輕騎中山雪山生擒成龍京師西于闐國

九月聚眾十月戊子長安率眾南山於是高平敕勒長安將軍

一月京師己未殿尚書安定陽平冀州浮橋

部落廣平西安定聚眾進軍巴東。[3]將軍大敗溺死三萬西長安將軍,[4]斬首三萬

庚申遼東

河東三千西秦州刺史金城鹿率眾庚午殿尚書扶風公元尚書平陽慕容殿尚書三萬西平廣平自號天台百官

辛未車駕勇猛萬人使永昌王二道以北河北癸未車駕西

正月戊辰車駕雍州庚午營壘大敗男女少長辛未車駕庚辰退二月丙戌長安父老丁亥昆明丙申盩厔陳倉岐山諸軍

永昌王高平劉義隆金鄉五千河北濟南東平六千河北

三月沙門佛像長安工巧二千京師車駕洛水

金城天水東城秦州刺史

四月甲申車駕長安戊子佛圖受命永昌」,其一傳國璽」。

五月癸亥漢中

自號於是永昌王諸軍六月甲申萬人長安南山丙戌十萬西至于廣袤千里

八月京師永昌王廣平生擒安定京師略陽

正月將軍武昌將軍淮南山胡渡河西保山招引等引二月安定討平死者癸未中山頒賜文武高陽易縣不從討平其餘三月河西沮渠謀反伏誅定州丁零三千京師

五月車駕六月西征扶風公元所在千萬八月大將軍樂安

十月宜都十二月鄯善

正月劉義隆遣使朝貢楊文招誘陰平五部豹子文德妻子僚屬白水太守率眾文德豹子文德漢中宕昌遣使方物二月癸卯定州山東西上黨二千西離石五千京師壺關東北大王山南足以三月車駕

五月甲戌交趾西將軍西戎校尉鄯善鄯善六月辛酉廣德丁卯遣使蠕蠕

八月中外諸軍戒嚴九月乙酉西丙戌陰山成周千里焉耆國龜茲

十月癸卯婚姻奢靡喪葬過度更為癸亥大赦天下二月成周焉耆西龜茲皇太子行宮至于受降不見蠕蠕留守北平王長孫

十年正月戊辰甲戌北伐二月蠕蠕綿部落蠕蠕恐懼蠕蠕三月河西庚寅車駕

五月庚寅陰山

七月浮圖沙國遣使貢獻九月北伐蠕蠕

十月庚子皇太子奉迎行宮壬午布帛一月龜茲疏勒遣使二月戊申車駕北伐平昌公元中山

十一正月乙酉洛陽高年孤寡三司二月甲午皇子宮室皇太子車駕懸瓠遣使安慰境外不服永昌王劉義隆程天祚

四月癸卯輿生口六月己亥司徒陰山

七月將軍率眾濟州刺史使將軍王玄謨西滑臺平南將軍南康 兗州八月癸亥河西癸未西九月辛卯輿南伐癸巳皇太子北伐余留京都庚子死罪州郡五萬分給諸軍

十月癸亥車駕殿尚書長孫真率五千車駕潰散追躡斬首萬餘器械東平濟州退保歷城使西大將軍永昌王洛陽壽春尚書長孫馬頭楚王青州下邳車駕中道,[5]一月辛卯至于鄒山劉義隆太守利率使使者孔子壬子次于彭城盱眙師子二月丁卯車駕數萬盱眙臧質閉門將軍率眾盱眙斬首萬餘淮南永昌王懸瓠京師西劉康祖將軍羅漢行宮癸未車駕臨江起行瓜步永昌王至於江西山陽至於廣陵諸軍同日臨江城邑莫不不可甲申使方物請進求和不許使侍郎通問

正平元年正月丙戌大會文武二百丁亥輿罽賓遣使二月戊寅車駕癸未次于皇太子行宮三月己亥車駕南伐宗廟以降五萬文武資生

五月壬寅大赦六月壬戌車師國王:「刑網便於增損。」太子中書侍郎方回定律略陽三司賜死戊辰皇太子壬申景穆太子金陵

七月丁亥陰山吏員三分之一九月癸巳車駕

十月庚申陰山劉義隆遣使朝貢殿將軍使司空上黨長孫道生二月丁丑車駕高陽不宜東平楚王廣陽南安

正月庚辰五千中山討平冀州刺史張掖沮渠萬年賜死

三月甲寅永安四十五發喪中常侍皇后東平南安而立大赦永平皇后皇太后三月辛卯太武皇帝中金廟號世祖

六月劉義隆濟州安生弘農

七月將軍安定退安生八月冠軍將軍二千弘農九月司空高平潼關平南將軍昌黎公元河內

十月丙午殿尚書長孫尚書高宗

太后有所悲慟傍人太宗太宗而已不好不二昭儀貴人白帝京邑城隍周易蕭何壯麗:「古人不在築城今天蕭何雅言。」軍國賞賜死事勳績親戚受寵未曾有所士卒同在之間左右死傷相繼神色自若是以出師指授節度無不制勝知人卒伍之中所長不論本末寵愛:「天下。」大臣犯法寬假瞬息之間誅戮司徒之後北伐宣城李孝伯以為左右:「宣城可惜。」:「失言司徒可惜宣城可哀。」褒貶雅意

恭宗景穆皇帝太武皇帝長子夫人延和元年正月丙午皇太子明慧讀經通大義世祖世祖東征恭宗尚書西征涼州恭宗

世祖河西水草不可恭宗車駕恭宗:「東西門外合於溝渠流入其間茂盛大軍數年多言可惡。」恭宗:「為人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