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Wei 魏書

卷14 神元平文諸帝子孫 Volume 14: Emperor Shenyuan's and Emperor Pingwen's Children and Grandchildren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神元皇帝曾孫太祖賀蘭招集三百建議太祖為主太祖王位左右征伐大功帝位同日賜爵

知名賜爵襄城中山撫慰新城安化樂業慕容中流以太不盡伏法

襄城襄城

建德神元皇帝之後明辯決斷太宗出納詔命世祖東夷校尉建德遼西

真定神元皇帝之後世祖武功蒙恩散騎常侍賜爵真定

曾孫洛陽天下多事深刻鄴宮使徐州刺史無學名位

武陵之後太祖中原世祖武陵

長樂之後尚書南安長樂高宗即位立功太宰大都中外諸軍尚書尚書長孫爭權伏法

望都之後太祖中原賜爵望都世祖儀容可觀使昭儀蠕蠕

曲陽之後太祖征討刺史太祖太祖殺戮過多中山幽州刺史豪奢放逸太守賜爵曲陽太祖留心黃老風化輿服奢侈過度太祖賜死

之後忠正亢直羽林高宗殿尚書高宗臨海賜爵高宗專權隔絕內外百官殿數百人從順德:「?」:「不見天子憂懼求見主上。」:「大行天子百官諸君?」顯祖臨朝朝臣側目謀殺顯祖忠正追贈

宜都之後羽林太祖南伐高宗即位勞累侍中尚書僕射南平顯祖高祖即位司徒宜都雍州刺史鎮長亢直耿介不為朋黨朝臣財利有罪伏法

長子前鋒輔相大兵焚燒突圍殺傷壽陽皮肉晉懷帝以為平城駿馬五百欲取來朝不從步輦使出遊望見以為及至乃是率眾不利微行民間婦人率眾

比干太祖丁零賜爵

江夏太祖世祖平涼江夏大官朝政尊重江夏王陪葬金陵

平文皇帝第四多才有志之前元年國有昭成臨崩顧命昭成社稷內外昭成未可之間生變長君眾望多變不如柔順於是大人:「繼位安可大業。」奉迎石虎昭成即位

失職長安太祖追封神武

,[2]戰功太宗平陽

懿王

中都大官攻戰正平伏法顯祖即位

高祖太祖子孫先世曾祖前朝太原世宗從兄好學潁川太守政績潁川聚眾關西武王討平

世祖賜爵

司馬

孔雀容貌腰帶羽林高祖征討賜爵晉陽領軍都督

武泰元年河陰殺戮登高自此河內:「河內閉門意趣難以測量便。」長子車騎將軍華山莊帝從子諸軍:「黃河萬仞寧可。」殿京邑司馬侍中

武藝木訥少言不解衣冠侍中咸陽使不敢應答:「孔雀武官?」答曰:「是以。」失色怡然如故興和尚書司徒

大器謀害襄王

太祖賜爵松滋尚書

襄陽顯祖大官

楚國世爵松滋以軍

高祖松滋剛毅吉慶未嘗開口高祖遷都大將顏色高祖:「一生隔山,[3]。」不能高祖:「五行有所六合之間。」左右無不扼腕大笑世宗中郎將河內太守不便行旅秋水破壞,[4]以為來往便利公私尚書侍中雍州刺史中年以後官位自尊無禮

孝莊刺史數經自保管籥境內口不擇言捶擊長史親友侮罵遂即自悔不能不為餽贈故人不厭

濟州刺史州城刺史丹陽濟南太守濟州刺史親人飲食以為中毒憂懼還都

兗州刺史弟子使關西朝廷使將軍子思:「可見何為!」子思:「粗疏如此。」涕泣子思:「。」子思

子思忠烈當朝御史中尉尚書僕射尚書至於公事御史。[5]子思

御史:「中尉御史糾察。」:「中尉出行車輻前驅道一王公。」前後中尉二十周旋未曾從此肅宗臨洮舉哀尚書僕射臣順不肯不送簿中尉酈道元:「尚書納言不宜中尉御史。」從此迄今使
其事申請決議便日復一日月朔尚書稽留不送尚書郎:「舊事御史中尉中尉下車郎中舉手以此而言。」二三未解所以新式改易高祖何所尚書郎穿鑿人心漢書御史校尉尚書殿京師魏書晉文震悚。[6]以此而言已久今日:「朝會彈糾。」百官簿送上灼然皇太子以下違犯憲制糾察御史臣順正法
尚書郎早參弄短斐然異端至此所居尚書納言
:「不可高祖得失。」從子忿安定侍中

。[7]世宗彭城壯士尚書僕射

長生將軍孝莊司空

形貌善射二十起家員外尚書廣陽奉使慰勞諸軍法令齊整將領兄弟未幾朝廷不許北鎮紛亂所在蜂起蕩然聚散刺史

留後莊帝太尉上黨京師前軍都督京師三萬國史尚書世襲刺史

避亂幽州北平府主簿河間,[8]廣陽青州北海靈太后所在青州刺史新安太守未報,[9]從子河間太守於是所在土人旬朔之間十萬劫掠毒害民人𦧟」。河南河北光州都督武王傳送京師萬戶

乘虛滎陽莊帝會車河內天時炎熱不可莊帝太宰鼓吹萬戶

無德憑藉爵位當時朝野王公盈門受納財貨珍寶莊帝乘車出入司馬俯仰相親如此莊帝同時前廢帝丞相國大將軍雍州刺史

美才尚書受禪

西平文曾孫太祖堅執中山太宗中都大官世祖西

司徒平文玄孫忠勇膽略善騎射世祖瓜步尚書雍州刺史侍郎華州刺史,[10]南大將軍司徒

將軍第四太祖征討將軍歸家顯祖禮遇

膂力太祖征伐戰功鉅鹿太守

聰敏剛毅高宗河間太守賜爵百姓顯祖貴重歸家顯祖東陽追贈定州刺史河間

侯爵

世祖羽林駕臨賜爵興平顯祖即位侍中丞相謀反尚書東陽

高祖東陽侍中司徒疑事三百超生車駕賞賜執心不二子孫使役調;[11]姦邪方便讒毀太尉尚書淮南淮陽河東大事引入進退容貌腰帶斑白觀瞻莫不姿高祖文明太后珍寶聲氣高朗國事之際大言既往成敗帝后要人輕賤承祖

文明太后甲第帝后百官文武使尚書金印太后勸戒上疏太后:「如此太平?」段氏

高祖文明太后引見公卿太后:「京師時日救災其外其所。」:「大夫以上州郡不過便?」高祖東宮:「幼小?」:「西。」不許平陽不許

車駕南伐廣陵王留守京師使持節:「留守太尉年尊阿衡溫柔使留守京邑賞罰。」對曰:「奉詔。」對曰:「太尉節度而已。」高祖:「老者。」高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