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Wei 《魏書》

卷15 昭成子孫 Volume 15: Shancheng's (Tuoba Shiyijian) Children and Grandchildren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昭成皇帝長子安忍昭成苻堅行唐昭成昭成不勝不能避難陰山漠北高車四面退

昭成失職伺隙明皇帝明王太祖昭成慕容未定:「慕容是以以來諸子兵仗廬舍便。」君子警備皇子廬舍之間視察皇子昭成皇子宮人離散苻堅:「天下。」長安西

定州刺史

真定

明王昭成皇帝第三十五便使二千號令周旋建國十年。[2]太祖即位追贈

七尺容貌舞劍騎射太祖賀蘭侍從出入登國戰功

太祖慕容太祖自來:「先人以來子孫相承正朔,[3]兄弟奉命。」:「四海云何?」:「修文自強本朝所知。」:「垂死未可。」太祖作色:「不能慕容自負才氣。」太祖以為平原

太祖行宮太祖大喜東平河北五原塞外得人慕容五原尚書中山慕容太祖僮僕財物遷都中外諸軍丞相中山太祖中山尚書遠近丞相高車西北綿牛馬膂力過人:「桓王。」

世祖太祖太祖:「?」:「陛下陛下明察。」太祖世祖歌舞對飲

有名于時當世山河分別城邑成敗要害造次:「平原公有大才。」

太祖儀器尤重家人宜都武士太祖太祖有所使告狀太祖天賜天文多變逆臣流血」。太祖公卿當天太祖使賜死庶人十五

太祖宮中太祖皇子世祖定州刺史中山優異。[4]世祖後悔大將軍居官宗室

太宗南陽

太宗即位將軍太宗出遊東北太宗左右太宗於是號曰」。世祖南巡新蔡高宗即位尚書

便騎射世祖蠕蠕多少不敵

高祖沛郡豫州刺史時時前後而已新蔡襄城三十武裝西置酒使左右二十自發然後左右囚犯死罪使股慄左右死囚舉目:「風氣入境不過西南五十。」:「鄉里作賊如此?」叩頭:「。」淮南人相三千汝水名曰

豫州外交刺史懷恨進城:「刺史城中大家。」密告:「何以不久。」城中三百逃走不問

尚書三司

第五老翁衣冠:「。」:「大吉。」未幾以為天賜大夫太常

太宗太宗陰平

勇略膽氣儀從太祖左右使慕容末年太祖左右慕容中山留心學業誦讀經書十萬國人稱重太祖中山慕容自立太祖哀慟中山同等改葬追諡豫章

山王昭成小節太祖略陽慕容七百歸路中山尚書僕射勃海合口。[5]勃海討平山王天賜失禮太原公主賜死庶人

太宗大官世祖涿鹿平原以素西大將軍大官高宗即位調不足:「百姓不足。』」議定皇子司徒:「帝王陛下誕生皇子。」高宗年老引入治國政事方正居官五十終始陪葬金陵

長子十七世祖猛虎空手世祖:「國立如此。」內行涼州沮渠墜馬未及刀子使世祖中軍



尚書殿高祖舉哀,[6]高祖大怒:「愚騃!」於是白衣尚書世宗世宗執政黃門專權指導靈太后臨朝尚書河南所在雍州刺史為人尚書西將軍尚書僕射所以優越

節儉知名莊帝洛陽前廢帝即位莊帝尚書出帝即位僕射武王,[7]依法當時出帝臨淄入關

聰慧尚書斷決世宗詔令佞幸因此致死:「陛下。」廣平:「阿翁皇家正直何以。」:「以為。」涼州刺史

高祖僕射城陽西將軍太和病篤辭退輿之外二百莫不涕泣立碑十七

始興僕射

,[8]聰慧好學世宗徐州刺史人心尚書鞭撻寡婦不免參軍小麥河東世宗自陳世宗

庶子公事三十御史中尉在家怨言誹謗朝廷覺悟其事賜死不成當時本心不敢行刑墓誌銘:「洛陽男子。」子曰:「地下高祖日內無知。」世宗以為前任中尉所致靈太后臨朝三公郎中崔鴻上疏豫州刺史

河間將軍刺史

潁川太守光州刺史

出帝兗州刺史于時出走。[9]刺史本州刺史,[10]濮陽縣尚書重任隨時而已刺史司徒

,[11]文史世宗即位尚書主客風俗給事黃門侍郎

高祖在位和合眾便世宗左右外人田宅不安世宗:「遷都外人。」:「百姓冬夏乃是當時安居公私陛下高祖定鼎不然。」世宗

將軍補益奉旨其餘黃門知者蒙恩號曰虎將」。

吏部尚書定價二千一千五百其餘天下號曰市曹」。冀州刺史發信湯陰首尾相繼道路不斷道上截取調五萬聚斂百姓

肅宗尚書僕射吏部上疏:「物理察訪善惡何以大使迎送御史往還三司黃門耳目能不清白名聞便退如此不出四方垂拱。」御史爪牙有所後生年少血氣勁直宿。」施行

任城京兆東平大事上書政要:「其一御史使得必得其事成功其二安人時而遠大萬一庸人所為所致良圖在於河北基本戶口徵發如此舉動數年以來安人勸農中夏詔書河北積年戶口生長姦詐隱藏老小調損耗請求。」

文學招集儒士崔鴻撰錄百家要事相從名為二百七十,[12]起伏十四神龜元年,[13]使都督中外諸軍司空鼓吹二十羽林二十

昭成知名登國慕容左翼輕敵

姿武力大作常人殊異武庫臨陣高舉一手退敵人爭取不能二三亡魂令人當時前者舉國悲歎流涕太祖追諡桓王

太祖桓王將軍宗師驕矜親王:「一旦晏駕?」內外姚興路由雁門逃亡雁門豪傑土人太祖太宗即位:「京師不可雁門。」忿太宗不從疑懼竊視賜死

世祖詔令桓王死後太祖宗親王子山王三十疑懼逃遁蠕蠕太祖等於刺史政績蠕蠕諸軍涿威懾漠北景王

將軍大將

刺史

尚書僕射

嚴重太祖中山蒲城太守鼓吹威信著稱居官萬言得寵太祖輕忽輕騎不知既而侮慢:「滿無禮豈可!」太祖萬言請罪太祖

世祖永昌王劉義隆劉康祖:「大風乘風煙火精兵。」行宮高宗即位秦州刺史隴西定公

昭成登國南安太祖中山京師軍人大軍不知太祖所在自立納莫聚眾作亂故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