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Wei 《魏書》

卷16 道武七王 Volume 16: Emperor Daowu's Seven Princes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清河 陽平 河南 河間 長樂 廣平 京兆
道武皇帝皇后明元皇帝夫人清河大王夫人陽平王夫人河南河間長樂王母夫人廣平京兆皇子無後

清河教訓里巷行人以為太祖倒懸垂死太宗夫人太祖日暮未決密告:「何以?」帳下數人犯禁左右:「!」太祖驚起明日日中西門前北面而立門扇:「我有公卿?」王公驚愕失色良久南平長孫:「。」晏駕登遐陰平公元哭泣於是朝野異志安陽賀蘭其餘舊部子弟招集族人往往相聚聞人不安布帛王公以下數百

太宗在外山中使響應太宗西於是母子帳下閹官宮人十數其先輿臠割十六皇后太祖賀蘭:「不可不善。」太祖密令

陽平太宗東部十二軍校太宗賞賜西部泰常二十三太宗哀慟不已禮物

長子身長姿武藝過人世祖山胡西餘黨斬首將軍淮南使都督洛河諸軍南大將軍三司威名武昌諸軍河西使前鋒大將軍都督諸軍蠕蠕比干劉義隆懸瓠使都督諸軍西大將軍三司雍州刺史鎮長威信大將高宗使都督涼州諸軍西大將軍如故高祖中都大官侍中西大將軍司徒安車太和十二七十三高祖有事宗廟輿親臨哀慟有司監護喪事有加追贈大將軍定州司徒如故

世子冠軍刺史晉陽



世宗前軍將軍幽州西中郎將青州將軍將軍幽州刺史化導百姓樂之肅宗將軍荊州刺史將軍漢陽復有行貨由是聲望有損南蠻襄陽民望襄陽都督荊州諸軍平南將軍散騎常侍如故洛州刺史冠軍將軍太守步騎節度漢水雍州刺史襄陽數萬大風班師士卒凍死十二並坐散騎常侍將軍定州刺史百姓孝昌元年散騎常侍西將軍雍州刺史康王

諫議大夫散騎常侍領主莊帝叔父均等起義追贈侍中車騎大將軍太尉定州刺史

諫議大夫祿武定謀反

常侍將軍安康開國食邑五百散騎常侍將軍使將軍青州刺史出帝大將軍三司冀州刺史

長子氣力定州參軍尚書起義東阿孝莊侍立勞問莊帝晉陽之內武王起義河北奔赴後廢帝散騎常侍丞相長史出帝安康開國將軍徐州刺史便道中途遇害追贈使都督諸軍大將軍司空定州刺史

武定司徒參軍

終於中軍將軍濟州刺史

容貌魁偉起家司空參軍太常鎮遠將軍東海太守峿。[1]有福孝昌建義元年中軍將軍金紫光祿大夫鄄城縣開國五百東面大都樂平之後起義西將軍雍州刺史

子長武定青州長史受禪

菩薩給事濟南太守



長子大夫將軍刺史先令微服入境觀察風俗下車便大行賞罰於是境內肅然滿詣闕肅宗大夫將軍將軍光祿大夫建義河陰遇害車騎將軍刺史

大司農同時將軍廣州刺史

武定司馬

美容几案著作司徒參軍太尉主簿

法僧太尉參軍寧遠將軍司徒司馬將軍益州刺史加以殺戮內人法僧卒伍於是招引率眾城門行旅不通法僧:「遐方所在強盛內城唯獨而已思忖死人不得謝罪天顏九泉之下深重使使者不知。」肅宗:「尚書郎倒懸危急。」於是光祿大夫將軍兗州刺史將軍徐州刺史孝昌元年法僧殺行,[2]彭城自稱尊號大軍法僧諸子文武南奔

太子中郎將鎮將祿將軍幽州刺史

長子太尉長史

叔父廣平

太延司空安遠將軍大將

高祖將軍青州刺史南征將軍西中郎將世祖,[3]將軍夏州刺史將軍濟州刺史

河南太祖太祖驚歎武藝陽平諸軍泰常二十二

長子世祖潁川昭儀十六武昌使大將軍平原大將十年威名淮南討平使車騎大將軍大將太安元年四十七成王

長子平原顯祖蠕蠕平原戰功居多都督諸軍將軍刺史善於邊民歸附有餘

高祖司馬自稱三千聖君攻破殺害平原京師妖人自稱天子百姓平原三千全民戍卒一千百姓詣闕高祖

京師諸軍漠南蠕蠕遷都諸軍南大將軍雍州刺史鎮長太和十一鼓吹簡王長子沙門其次之後

少有沉重和好散騎常侍冠軍將軍河南車駕南伐平南將軍將軍將軍刺史百度高祖粲然合規高祖其所久之:「刺史如此。」下詔天下一如耳目更新高祖沙門歸俗妻子寡婦男女歷城亂政受納無不於是狼籍

世宗將軍徐州刺史大水賑恤賴以京兆徐州年少長史奉法:「太守貪財道路有點清風所居。」京師於是肅然

淮陽太守淮陰援軍乘勝世宗:「欣然未能將軍不日可謂高三守御量度使。」四十二大將軍刺史如故悼王

長子員外太守武定太尉參軍

善意之後承襲尚書:「太和沙門歸正詔旨不許承襲。」世宗:「於是乎。」諫議大夫太子散騎常侍中郎將肅宗將軍涼州刺史久之太守正光將軍刺史

前軍將軍都督莊帝河陰遇害散騎常侍大將軍三司刺史受禪

高祖新野終於羽林

辟邪威遠將軍羽林河間太守

太尉參軍司徒鎮遠將軍太僕安西將軍秦州刺史建義,[4]將軍青州刺史

河間天賜泰常元年

世祖絕世河南略陽永昌王諸軍禿張掖數百武威私自沒入河西諸軍蠕蠕至於漠南西大將軍正平有罪賜死

長樂天賜十四泰常元年太宗親臨哀慟陪葬金陵

廣平天賜始光

世祖絕世陽平第二南平西將軍弓馬,[5]異焉世祖左右中的滿世祖左右僮僕都督諸軍東夷校尉大將軍三司刺史和龍有方涼州鎮將都督西戎諸軍西域校尉著涼滿父老涕泣太和十一方山

飛龍身長腰帶容貌魁偉有風卓然直言正諫朝臣高祖宗正光祿大夫:「相稱姓名南平直言。」光祿大夫太和十七朝服第一高祖哀慟左右不舉將軍定州刺史五百安王

武將西將軍西中郎將安北將軍刺史景明元年平城

永平侍郎哀王。[6]

涼州刺史

子思武定

武定太尉主簿

京兆天賜神䴥元年

將軍顯祖以南平王第二

將軍高祖使安北將軍大將都督諸軍將軍大將將軍侍中領軍留守洛京將軍舊都

高車反叛都督諸軍節度:「高車不識相合兇戾窮極擾亂遣使加以悔悟即令。」於是叛徒往往歸順高祖:「。」車駕高車高車請罪高祖

世宗將軍青州刺史將軍刺史尚書青州家僮民女良人御史官爵大將軍世宗將軍世宗班師

靈太后臨朝繼子太后尚書侍中領軍將軍將軍侍中領軍如故太師高陽太傅清河太保廣平太和高車一千五百五百靈太后肅宗置酒有加侍中大將軍三司領軍如故京兆積年靈太后肅宗時令節慶宴饗司空侍中如故長者

神龜得志司徒侍中宿高祖內外靈太后臨朝居心權重一世遜位司徒侍中給事黃門侍郎太保侍中如故後部鼓吹不許:「有朝優異王位高年宿故事。」太傅侍中如故不許遣使殺生威福自己門生故吏當世以為賓客詔令殿扶侍丞相高陽使侍中太師大將軍尚書大都節度西諸軍出師車駕賞賜太尉侍中太師尚書都督如故班師

貪婪聚斂無已無不受納託付妻子各別不得選舉威勢法官不敢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