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Wei 《魏書》

卷18 太武五王 Volume 18: Emperor Taiwu's Five Princes

 東平  廣陽 南安
太武皇帝十一皇后景穆皇帝東平楚王。[2]昭儀南安。[3]小兒虎頭龍頭,[4]

真君加車大將軍高平涼州諸軍吐谷渾至樂:「正道。」:「將軍制勝萬里。」道行至大白蘭河曲,[5]斬首五千其一萬餘

東平真君中軍大將軍忠貞雅正太傅年少諸侯敬服東平世祖大臣中常侍太后南安

中軍大將軍顯祖長安大將興元謀反司馬太陽京師

真君世祖中軍大將軍劉義隆鄒山,[6]守禦率眾三十設備萬餘宣王

梁州刺史削除北鎮提子員外居官高祖不許南伐洛陽遷都遷都追封世宗雍州刺史

提子法顯文學父母哀號行人世宗刺史康王追封濟南

退:「三公。」

中山宗室博古文學齊名優劣尚書郎范陽吏部清河:「人才優劣造次中山濟南風流。」:「琳琅,[7]濟南。」姿琅邪有名未嘗心醉前軍將軍中書侍郎給事黃門侍郎本名改名:「風神。」御史中尉以為領軍忿朝廷:「風流可觀骨鯁中尉。」威儀單車歎息將軍祿大夫尚書僕射

東道。[8]殺害慟哭舍人迎接為人風神聞名設宴涕淚前後以為莊帝懇切人才僕射:「何必本土。」:「。」至孝父母容貌憔悴尚書司馬尚書

莊帝武宣皇帝廟號穆皇后高祖:「創業太上光武中興南頓大宗高祖聖躬陛下叔祖大義宣王威權景王文王宣王文王大業景王臣子高祖宇宙穆皇后配享君臣未有其事。」

莊帝朝臣吏部尚書:「皇帝尊號太上南頓身受皇帝歷數神器不當太祖景帝人臣。[9]國立高祖使天下在外追尊不亦尊卑何必君臣皇帝以此:『天子。』豈不晉文一代定數昭穆既有。」莊帝黃門侍郎中書侍郎

追尊彭城皇帝:「陛下中興憲章不法後世書籍未有其事使。」不從百官輿以為中古崇尚古義

司徒河陰率眾掖門出帝太師太尉雍州刺史

風韻衣冠之下博覽不為章句居官不能清白舉止

孝友有時淮陽滄州刺史溫和不能清白侵犯百姓以此便襄王華林園孝友陛下:「。」:「。」於是君臣

孝友政理

百家二十五家百家之內二十五,[10]徵發復有蠶食久矣京邑八百唯一依舊百家十二十二萬餘二十四十五一番六千富國安人
諸侯第一第二第三第四第五第六第七第八所以繼嗣繼嗣聖朝由來公主王侯習以為常婦人今世天下令人家道離索內外共相父母嫁女逢迎女工不受,[11]王公一心妻妾妻妾姦淫所以王公第一五品一周充數充數使居官自絕祖父不孝
使吉凶不合貴賤出兵倉儲使妻妾使王侯功臣子弟滿無窮
不同

孝友:「今人王侯節制盛飾稱為至孝夫婦王化足以成山林木林木之上鸞鳳煩勞天意不然以後,[12]官司同罪。」

孝友積年,[13]自守聲稱骨鯁善事權勢正直受禪

令譽中游刺史司徒:「人物不及。」尚書靈太后臨朝總括古今

蠕蠕返國人大相率道行賑恤便宜

未嘗建武單于河東五千牛羊三萬六千牸牛畜牧便衣食
尚書人情寧肯不然假令何者去留難測水草憂愁死亡其餘沙磧百姓
貿上古交易巿溝壑之外巿


小名近利歷代不同北伐前世未能今天朝廷散亡因此
可以以往士馬中郎將單于所在動靜安邊今朝成功蠕蠕依舊使官屬使不容北鎮,[14]所謂天子四夷


先人強敵處分遼遠難測居人原野不堪之際干犯未必不肯如此
朝廷不許

白虎三十拘留轀車稱為禮敬謝罪廷尉

冀州刺史勸課農桑境內稱為慈父號曰州郡號曰致死都督參軍叩頭流血將士死事兄弟數百叩頭,[15]使:「義士。」五百,[16]冀州刺史

東道彭城朝廷天子萬年

永安樂器殘缺莊帝:「太和公孫修造金石十年成功儒生得失太常營造召公沸騰施用往歲大軍戎馬交馳所有樂器以來東北十四東北西北西南調十四便正則周禮繁雜討論實錄十二月十二宮律呂相生十二。」于時咨嗟太傅尚書

出帝入關

廣陽王建,[17]真君楚王廣陽簡王

哀王

定王

不形武略高祖徐州刺史廣陽高祖南伐違失指授:「叔祖不上!」遺詔尚書僕射咸陽四面三百二十周一二百大將軍尚書三司

飲酒沉醉在世前言自得顧忌年老彭城北海高陽賞賜出入道路司空司徒

立功有益公私愛敬人物後來才俊為時知者以此命薄世宗太保

宜都孫女司空聰明婦人家道

,[18]肅宗刺史胡人便止息刺史受納私家以此殿尚書城陽丞相高陽宗室議決

沃野反叛失利大都,[19]尚書節度東道都督白道,[20]上書

由來非一皇始門子不但仕宦當時人物太和僕射任事涼州土人厮役豐沛得罪當世驅使一生不過上品便魑魅在外於是少年不得長者不得流涕
定鼎伊洛專事聚斂犯罪官府為此切齒
十五沙漠人見便中國尚書先覺朝廷,[21]攻城所見日盛指望逡巡相與未便西將士莫不解體今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