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ese Notes
Chinese Notes

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Wei 《魏書》

卷19上 景穆十二王上 Volume 19a: Emperor Jingmu Twelve Princes 1

陽平 京兆   樂浪 廣平
景穆皇帝十四皇后文成皇帝陽平幽王京兆康王靈王天賜厲王萬壽廣平任城康王南安惠王城陽康王長壽慕容章武敬王樂陵康王安定太子後庭未有高宗即位恭宗宮人

陽平太安西大將軍

長子高祖大將三道諸軍:「仰仗使。」:「。」三道於是中道黑山東道西蠕蠕:「之前。」朔州刺史刺史謀反遣使為主伏誅世宗景明元年青州刺史,[2]莊王肅宗叔父賜死

安樂廣陵梁州刺史請假威重:「可謂厭求不合。」徐州刺史病重」,三千一千:「邦國。』以是三千?」如此生母:「明文陵遲親王便大功。」雍州刺史所在廉潔產業

過人莊帝謀殺將軍人間

尚書僕射三司僕射御史中尉赦免好學令譽:「略略。」晚年貴重不能有所青州高僧未幾滑稽:「凡人便逃遁實有。」於是待客司空河陰遇害太師太尉

令譽司徒:「後生領袖。」

京兆王子太安南大將軍長安大將善於中都顯祖禪位大臣高祖高祖即位將軍三司青州刺史

長安大將削除官爵祕書西夏州刺史沙門行道所有資財一時布施乞求病愈名曰」。四散沙門:「齋食唯有。」沙門:「。」猶言出門所見向者俗人入道未幾便沙門高祖皇太子四月之下二千沙門嵩山太和二十二年終



太尉尚書青州刺史太傅司徒。[3]度量美容儼然之間不見產業無餘

莊帝御史中尉京師肅然中尉」。太昌河南奉法無私吏部尚書部下縱橫盜竊獲之於是寒心出帝西行中軍大都京師武王洛陽妻子

莊帝兗州刺史殺害莊帝秦州刺史秦州反覆十一普泰元年涼州刺史富人財物一時屠戮所有資財生口尚書太師尚書



太原將軍高祖饒陽世宗生母不許

肅宗祿大夫冀州刺史。[4]籍貫設籍充軍胡人御史胡同祿大夫

冀州沙門勃海合家鄉人為主十住菩薩魔軍漢王大乘」。菩薩十住菩薩令人父子兄弟知識殺害於是聚眾阜城勃海殺害刺史長史所在僧尼焚燒佛出世除去使諸軍步騎十萬相率擊破將軍京師巿

大功恭宗肅宗:「聖人所以南面天下不可變革五世袒免親屬以往非唯當世五世盤石所以為此太和有意當時分屬高祖三千所以分離二千所以殷勤不得已古人大宗天子不過十數而已多少至于魏晉莫不大宗骨肉皇上五世便是天子高祖所以秩祿衣食衣食異同行道身亡然後今朝之中便實用。」尚書尚書任城尚書僕射靈太后宣公

春秋山川改名。[5]太常河陰遇害太傅司徒

和平武略庫莫奚侵擾率眾便輕騎甚多大將軍

徐州刺史賜死

長子文學大夫季父尚書僕射於是人事世宗嵩山布衣蔬食建義元年永安追贈尚書司徒文獻:「不得傳世長子。」

交通變節屬文慷慨有志司空太尉尚書:「披覽?」:「。」時運一日賦詩:「王道濟濟縱橫。」三司晉陽交通閑暇王家宗室四十

諫議大夫莊帝洛南閶闔門給事黃門侍郎將軍祿大夫

大夫

伯父貪汙賜死景明前朝年長歸正元妃刺史為人牛馬奴隸良人沙門:「外來消息?」:「。」:「萬戶一家三十?」御史中尉赦免

莊帝

宗正將軍祿宗正秦州王法主簿為主建明元年百官州郡聚眾自稱聖明元年使秦州刺史椿率眾孤山州城出擊便進軍秦州孤山乘勝三十其父妻子王五其餘相繼王公三十請罪椿良善七百世宗

雍州刺史嚴酷一時冀州刺史尚書僕射問曰:「殺戮無理非一道人。」:「冀州道人二百亦復?」:「不得道人二百。」

節操司徒記室參軍司徒:「參軍風流清秀容止閑雅宰相。」徐州長史刺史法僧:「阿翁同源盤石一朝無慚。」不肯法僧:「作惡不能。」神色自若建義秦州刺史

天賜和平,[6]南大將軍大將高祖殿尚書西部敕勒豪富殿武士不平高平於是敕勒天賜給事羅雲諸軍前鋒敕勒詐降:「敕勒設備。」敕勒輕騎天賜北大將軍匈奴中郎將大將恕死削除官爵高祖靈王

萬安刺史

豫州刺史以為總督朝廷望風退:「鼷鼠。」合浦

普安刺史不堪相率祿大夫宗正河陰遇害

天賜第五涉獵文才高祖所知將軍刺史刺史:「吉凶。」於是東城愛人百姓以是追思秦州刺史肅宗靈太后:「!」受納

吏部尚書銓衡大小定價大夫高居上黨郡大言左右大眾:「白日?」:「天子京師?」失色車駕罪狀僕射

尚書僕射西道行秦州諸軍節度神明長安部分黑水雍州刺史,[7]司空

給事黃門侍郎

樂浪萬壽和平大將軍厲王

康王樂平

殺人賜死

肅宗太常出帝天淵宗室衣服:「朝廷衣冠應有百戲?」:「少來綺羅。」:「乃至!」

廣平和平陽平幽王第五

耿介氣節高祖[8]:「叔父社稷改名。」

世宗即位給事黃門侍郎世宗山陵世宗失色當時世宗刺史自修刺史大宗河南中正

親王不得不及五品命婦:「婦女同等。」名號尚書樂陵章武尚書尚書

尚書不平降下時世朝廷抗衡置於輿詣闕罪惡自殺太常聲色御史中尉

四海高祖孝文皇帝儒林推尋樂府依据六經尚未高祖參考成分宣布施行
正始公孫自立十二尺度定律太常尺度不同作者時尚清河乖謬周禮不同周禮尺度古典詔書朝廷金石于時多云黃門侍郎參差尚書之後。[9]自相二三尚書長短殊異參差,[10]自立請求當時或是即時
以後聲色高下:「製作自己雷同鹿使蘊藉結舌。」:「豈不可行便大臣考校之前量度內朝。」肆意朝野
所在正是有所隨從一言成事所見淺深始發,[11]虛譽:「。」:「黃帝。」時事漢制考校:「。」相合:「千金不同。」二三浮濫:「疑似。」
欺詐在於在於何以優劣尺度其事前門尺度:「增損調分寸而已。」十二詔書首尾言行動靜鹿趙高何以宰相之間便鹿可否之際輕生趙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