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Wei 《魏書》

卷35 崔浩 Volume 35: Cui Hao


清河白馬長子文學博覽陰陽百家精義給事祕書著作太祖左右太祖威嚴左右得罪莫不終日太祖不為窮通

太宗博士祭酒武城太宗經書父子太宗陰陽術數五行吉凶參觀天文疑惑天人之際綱紀處決應驗軍國甚為在後無從太宗以為善應明年姚興

神瑞華陰公主國家大樂五十太宗遷都太宗:「國家遷都今年長久國家廣漠號稱留守舊都分家不滿之間便水土疾疫死傷百姓四方輕侮蠕蠕提挈平城危殆阻隔千里救援如此北方假令山東輕騎桑梓之中多少百姓國家乳酪。」太宗:「。」使貴人:「糊口以至?」:「不可遷都。」太宗於是山東來年五十綿五十

姚興之前熒惑忽然不知所在危亡童謠妖言而後災禍太宗大驚十數史官:「春秋左氏傳神降庚午辛未陰雲熒惑在此之內西姚興咸陽熒惑。」作色:「天上安能妄說。」八十熒惑出於留守昆明池水童謠明年姚興交兵於是:「所及。」

泰常元年司馬德宗劉裕舟師河西假道外朝公卿:「函谷關號曰天險不得舟船步兵西其後北上河岸行為揚言難測水道不可上流西。」之內太宗:「司馬荊州劉裕切齒危亡入關不顧後患西上岸如此蠕蠕不可進擊水道西然後興兵東歸所謂使假道縱使關中不能兵馬成敗長久婚姻女子假令國家恒山以南不能吳越官軍河北居然可知。」:「西進退北上不出西行。」太宗發兵太宗不用

司馬德宗太守上書劉裕國家其後太宗在前太宗:「劉裕西前軍潼關其事如何?」:「姚興實用。」太宗:「劉裕何如慕容?」:「。」太宗:「。」:「慕容便尊貴同類赴火倚仗便立功劉裕寒微夷滅桓玄慕容陵遲不能風俗不同人情不可孔子善人百年可以一二年間國有。」太宗:「入關不能進退彭城壽春自立?」:「西北陛下不可六師治國進取劉裕。」太宗:「。」:「近世人物不敢不上王猛治國苻堅管仲慕容慕容劉裕司馬德宗曹操。」太宗:「如何?」:「小人管窺廣大雖然太祖漠北四海豈能。」太宗:「何如?」:「夷滅一身雪耻忿蠕蠕姚興小人大經殘暴為人。」太宗中夜水精:「。」

彗星天津太微紫微八十太宗儒術:「今天四方何國盡情有所。」:「古人災異故人不易漢書王莽篡位之前彗星出入國家主尊上下有序陵遲桓玄劉裕惡氣劉裕。」太宗主司德文自立太宗東南:「往年彗星占驗今日天道。」

叩頭流血家人知者居喪人稱白馬朝廷禮儀軍國書記關於雜說屬文留心制度經術作家次序五宗義理可觀不好老莊不過十行:「近人老子老聃仲尼法文先王所謂家人筐篋不可。」

太宗怪異使貴人:「春秋日蝕分野療治一旦諸子。」:「陛下春秋天道熒惑退陛下不得已聖化是以東宮公卿陛下使師傅左右聖心陛下可以優遊無為醫藥萬歲之後國有有所覬覦萬世皇子一周溫和天下幸甚大經成人天倫堅冰自古以來載籍興衰存亡。」太宗於是使宗廟世祖居正殿臨朝司徒山陽公安西面太尉散騎常侍西廂東面太宗西決斷左右:「宿智謀名聞遐邇政要旨趣浩博精於天人大用以此輔相遊行四境得志天下。」太宗:「非我所知曹國。」

劉裕太宗欲取洛陽滑臺:「陛下劉裕使陛下不幸春秋君子以為足以孝子足以諸侯國家未能一舉江南遣人弔祭天下令德羽毛相率不可不如然後士卒淮北。」太宗銳意南伐:「劉裕姚興不可?」固執:「。」太宗大怒不從南伐之前:「攻城?」:「攻城。」:「南人襄陽經年大國力攻小城不時軍勢不如滑臺絕望沿河東不然。」公孫滑臺太宗南巡刺史祿大夫

車駕太宗西太原高陵之上臨河同僚是非秦始皇漢武帝違失天師無有懈倦既而:「皆可當今世人不能。」:「行道隱居世務儒教輔助真君稽古大要。」二十太初秦漢

世祖即位左右正直世祖不免潔白婦人謀計稽古服食養性有神

始光太常以為:「往年以來熒惑羽林今年五星東方以西應人不可。」世祖使親率輕騎都城世祖退風雨東南:「風雨後來將士飢渴陛下後日。」:「千里制勝一日之中變易前行不止!」世祖」。

太祖尚書郎編年體例未成太宗神䴥文人撰錄國書著作國書三十

蠕蠕朝臣內外太后世祖世祖策略尚書僕射使黃門侍郎辯說世祖:「今年歲星太白西方不可北伐不利。」苻堅不可不從今天人事舉動世祖

:「日蝕月蝕原野市朝以此歲星他國遠期十二太白宿天文不妨北伐淺近小數大體遠圖天文比年以來至今:『天子。』蠕蠕高車聖明能行非常古人:『非常黎民及其成功天下。』陛下。」:「蠕蠕無用不可不可使無常難得苦勞士馬?」:「天時形勢所知不合事宜何以蠕蠕國家北邊無用漠北不生水草美善不可蠕蠕子弟公主將軍大夫滿高車不可以南不然何者進退非難蠕蠕震驚乘虛破滅不得太宗今日豈不世人解數成敗西國之前不知。」在座不能世祖公卿:「亡國不可。」太后太后評議世祖:「。」

:「北伐千里不知蠕蠕。」:「不然今年蠕蠕國家西國以來南人恐懼淮北蠕蠕往還之間不見何以劉裕關中愛子精兵數萬勁卒不能固守號哭至今如何正當國家士馬強盛虎口國家河南不能不能是以天下蠕蠕國家不能大軍驚駭奔走不得水草一舉長久不可曠世如何公卿!」諸軍天師:「?」:「天時形勢無疑前後顧慮不能乘勝深入使。」

蠕蠕設備驚怖於是東西五千南北三千俘虜彌漫數百萬高車蠕蠕種類歸降三十散亂世祖沿西行涿大將深入伏兵勸世停止天師勸世蠕蠕不知所為焚燒穹廬數百入山六十無人相去百八徐徐西,[1]涼州胡言前行世祖大軍不能

天文金銀有所世祖異事倉卒不及束帶蔬食不暇精美世祖寵愛如此於是出入臥內大將軍祿大夫世祖從容:「才智淵博三世規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