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Wei 《魏書》

卷40 陸俟 Volume 40: Lu Si


曾祖部落太祖隨從征伐戰功將軍離石上黨太守關內

聰慧策略太宗侍郎關內將軍給事世祖諸軍蠕蠕車駕西平公安諸軍建業冀州刺史將軍州郡河內太守天下第一都督諸軍將軍大將使散騎常侍西將軍安定大將懷柔莫不歸附獲之散騎常侍

將軍大將高車前鎮世祖朝見世祖:「陛下不過周年孤身高車。」世祖切責明年世祖大驚:「高車上下無禮無禮難為所以威嚴使名譽百姓無禮不過上下然後怨懟怨懟。」世祖:「。」散騎常侍

世祖蠕蠕涼州渡河濟南東平六千河北

都督諸軍西將軍長安大將京師不許:「長安剛強非一良民以為長安一身親信獲之十萬不如妻子使。」:「討賊其二。」:「悖逆天性愚民扇動不見毒蛇?」:「有所?」:「當之。」:「便。」以至大官

安定超等萬餘,[1]世祖關中都督諸軍長安世祖:「奉化恩德超等不順重兵超等使。」於是超等以為無能威信成敗姻親舉措使:「三百以外適當相待三百以內酒食。」二百設備縱酒將士:「可取。」精兵五百恩德將士懇切士卒奮勇:「無二。」士卒:「。」於是上馬士卒應聲殺傷遂平世祖京師大官散騎常侍如故

高宗西大將軍東平太安六十七十二

長子高宗朝臣:「其父。」大夫奉上行止取與人意與其從事

興安聊城散騎常侍安南將軍刺史長廣中有宿名望政事如此號曰十善」。百餘以為假子殷勤衣服歸家耳目於是百姓以為神明散騎常侍顯祖不許:「復古何以?」五百奴婢布帛不受於是佛寺長廣封建安王

刺史珍奇懸瓠新民撫慰奴婢百姓民情蠕蠕車駕尚書處分

顯祖禪位京兆王子任城隴西:「皇太子四海不可橫議刎頸殿。」:「!」太保太尉皇帝位于高祖

知名

第五身長七尺:「東平十二子承襲家業年老?」:「童稚。」世子讀書功臣子孫給事黃門侍郎太常散騎常侍太子北海祿大夫祠部尚書大中景明河內咸陽謀反河內斬首廷尉廷尉治罪大小上書訴冤世宗

好學十五學生侍郎太子庶子給事黃門侍郎樞要餘年忠厚高祖上書骸骨不許湯藥正平太守高祖大臣時政不平:「至尊前事。」人意咸陽時節失明訴冤人事正始世宗官爵大喜置酒:「所以數年之中抱病死者門戶。」將軍青州刺史

長子有時洛陽兄弟:「老年。」兄弟黃門:「在座。」起家司徒參軍太尉西祭酒尚書三公將軍正光孝昌冠軍將軍刺史急就篇章表為時

武定尚書郎

御史著作建義中書侍郎著作河北太守將軍刺史前廢帝廷尉西將軍後坐將軍荊州刺史天平散騎常侍將軍吏部尚書定州刺史文章

參軍

刺史

東宮舍人校尉

校尉東陽

左右太武舉動審慎南部尚書

太武南安既而中常侍高宗民望大義殿尚書尚書羽林奉迎高宗社稷在朝興安平原將軍麗辭:「陛下正統至於奉迎大典。」再三:「著稱今年西。」高宗:「天下豈不父子。」其父東平大將軍司徒子孫不受高宗太子太傅好學講習篤行士多至孝

和平高宗溫泉左右:「晏駕姦臣朝廷寧靜然後奔赴。」:「安有禍難奔波!」遂便不法顯祖簡王陪葬金陵高祖功臣長子

高宗至於顯祖庶子顯祖散騎常侍將軍不許尚書殿尚書前後大駕超遷司空修法官爵為兵太和將軍刺史莊王

顯祖公主駙馬都尉景明散騎常侍未幾司徒司馬將軍兗州刺史將軍有名青州刺史安北將軍刺史永平將軍冀州刺史

河東生子安保范陽度世不分僕射度世相好。[2]左右職位安保貧賤不免

容貌高祖世宗四十當世以此悼念未幾公主神龜公主公主第四

本名十六公主丞相高陽:「。」 正光侍郎山陽太守莊帝即位給事黃門侍郎咸陽彭城莊帝建義舊事封王濮陽食邑七百安西將軍洛州刺史將軍金紫光祿大夫廣平參軍天平將軍潁州刺史去職將軍刺史將軍豫州刺史徐州刺史將軍如故當世大將軍祿大夫滄州大將軍冀州尚書青州聚斂修改自行有時加以敬愛武定二月三月五十四一百追贈都督諸軍大將軍三司青州刺史如故文宣

好道不忍不服如此教訓法度

武定舍人

駿太子洗馬

駿尚書倉部

黃龍恭宗宮人大將軍平原好學下士二十便宰輔徐州刺史,[3]:「平原姓名重複。」高祖京師以為使都督北部尚書散騎常侍

太和正月隴西公元東西二道大使聲稱京師五月都督蠕蠕尚書蠕蠕五千蠕蠕數百散騎常侍尚書僕射北部尚書

十六前朝鉅鹿開國食邑三百使北大將軍陽平都督領軍將軍三道諸軍步騎十萬蠕蠕以下衣物布帛高祖尚書將軍蠕蠕高祖南伐將軍:「金革。」使都督諸軍將軍刺史尚書高祖百官尚書祿一周

十九:「先天後天順時蕭鸞有名江左天人長江浩蕩可以難以暑氣疾病無論行路聖王羸弱動土千金何以取勝陛下江漢示威持久深重洛浦以西然後仁化恩施懷遠有情其餘稽顙納降輿。」高祖車駕親臨太師都督諸軍都督諸軍北大將軍四百

定州刺史疾病高祖散騎常侍定州刺史將軍如故等同賜死妻子遼西僕射領軍:「祿人臣等同非常上下大義無心至於不可引子前後非一南安陽平不肯樂陵朝廷書信於是之後陽平忠貞奮發便使是以入門自負幽冥異議子孫其父無人明證之間今日違心可悲謀反之外白日。」

:「幸會利用坐班位列汗馬山河無比莫大童稚違悖懷疑何嘗披露宿東西不知生命天地神祇常法莫大忠貞包藏求情推理二三背負餘黨。」

長子風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