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Wei 《魏書》

卷41 源賀 Volume 41: Yuan He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自署河西禿乞伏容貌善風世祖西平將軍:「。」西將軍

世祖涼州:「城外四部鮮卑祖父國威相率歸降外援然後反掌。」世祖:「。」於是三萬力攻涼州西將軍西平蠕蠕散騎常侍駕臨前鋒大將為人世祖:「不宜運籌處分。」本名世祖:「,[1]。」殿尚書

南安南部尚書決議高宗奉迎高宗之內高宗開門高宗即位社稷大安有力將軍給事以定西平高宗即位:「善人任意謙退。」使戎馬而已

上書:「謀反子孫所以罪人之類兄弟不同十三家人計謀不及以為沒入縣官。」高宗將軍冀州刺史隴西上書:「難以輕重以為赤手殺人過誤死者皆可邊境徭役休息庶幾五刑』,深重。」高宗死者恕死高宗:「死刑至今不少有益善意人人治天下,[2]。」:「忠臣不能聖明不能。」

徭役武邑沙門謀反高宗:「誠心。」於是遣使:「忠誠丹青蒼蠅登時。」上書高宗左右:「忠誠若是!」殿第一器物天下民情不許太尉

蠕蠕顯祖位于京兆王子都督諸軍公卿賀正固執不可皇帝高祖

河西敕勒率眾二千等至斬首五千男女萬餘三萬高平敕勒至于金城斬首三千古今兵法耆舊十二以上顯祖

年老不許都督三道諸軍三道班師勞役京都:「三萬賑恤分為三部之間築城萬人十二三百一乘器械使武略大將白道便不可連動京師朝庭。」

上書病篤骸骨至于再三珍羞太和元年二月高祖文明太后遣使消息京師諸子:「天慈荒怠嫉妬行思之後孝心無用。」七十三太尉隴西印綬五百轀輬陪葬金陵

長子好學功臣武城西。[3]涼州刺史武侯

謙恭大度高宗將軍諸軍殿尚書長安雍州刺史善於撫恤息止流民相率殿尚書諸軍蠕蠕六道大將節度尚書參議刺史大將軍中軍去職三百十九北大將軍夏州刺史都督諸軍西大將軍雍州刺史

景明尚書僕射犯罪逃遁釋然犯罪不問輕重不出兄弟:「聖朝犯罪逃走祿蒙恩卒然均一。」不許重奏:「以為簡要所以網羅罪人可通古今救世逃亡妻子九品清流逃竄如此上流不等,[4]使不通古典退愚見以為。」世宗

車騎大將軍涼州大中:「孑遺崇信閹豎內外離心骨肉蕭寶融雍州刺史上流廣陵淮陰鼎峙得失秣陵孤危不出君子小人災禍不及吞并瓜步然後雷電山河江西自來賢主文武上下同心壽春建鄴七百而已山川水陸君臣壽春江南邊城實在今日不敢。」:「江南上天人事天道仁者不為十月應有假令以南揚州兵力不少任城處分慰勉。」

:「世祖南安在位高宗避難神位未定亡父長孫高宗,[5]聖躬所見大將軍司徒平原興安論定西平顯祖大位京兆都督武川顧問固執不可顯祖皇帝高祖太和十六秘書,[6]亡父高宗朝廷鉅鹿郡開國丁艱不容二十雍州刺史奉辭二十一車駕晏駕高宗寶曆顯祖神器河山,[7]裁處。」:「宿史官開國。」[8]

使巡行北邊貧乏採風殿得失京師遙遠連年百姓巡撫便宜運轉有無后父朝野宿昔通婚沃野頗有受納狼藉置酒:「長短豈可寬貸?」:「今日乃是故人飲酒明日使罪狀。」揮淚而已既而奉公

:「景明以來連年高原唯有水田主將專擅百姓因此日月水田分給分付不平一時祿祿一周北鎮往日差別沃野八百黎庶主帥五分。」:「便於。」豪強積年一朝事宜便於北邊四十

正始元年九月蠕蠕十二六道沃野使指授徵發處分以便從事北行躍馬賓客:「氣力如此蠕蠕未便可欺足以。」六十一蠕蠕

左右要害可以築城高下厚薄五十八:「蠕蠕自古水草中國患者歷代驅逐榆中胡人中國于時造化至理中夏食邑茹毛飲血之類宿城郭平城天下宇宙定鼎成周遙遠代表高車戎馬十分去歲陰山尚書郎中韓量等便東西相望形勢相接築城要害勸農隨便如此增廣北方沙漠水草小泉大眾冰沙不敢攻城不敢如此北方無憂。」世宗北鎮東西九城大將軍

反叛使都督諸軍興廢節度六月六十三朝服二十七百三百司徒冀州刺史吏部尚書:「太常寺平正』,司徒陝西歸仁』,不同。」:「愛民』,。」

寬容簡約不好:「貴人世務何必太子譬如平正風雨不平。」不飲酒音律白首絲竹

長子學生羽林年三十



景明,[9]隴西開國祿大夫尚書冀州刺史

受禪

年三十司徒光州刺史

二十八將軍洛州刺史

太守

弟子文雅士多祕書太子舍人涼州中正肅宗都尉司徒大夫司徒司馬太守夏州刺史

沃野破落反亂所在蜂起逆胡相應自守城中人人無有僚屬:「今天分析萬重四方音信莫不斷絕俄頃之間父子如此。」:「死地守禦以來歲月不得制勝數月人保。」羸弱東夏將士城外三軍莫不嗚咽遣人城中文武:「大軍努力苗裔。」固守胡人安危禍福未果總部北海大行兵馬先行東夏反叛所在之中東夏徵稅於是

宿明達率眾華州白水騷擾咫尺不通士馬夏州席卷維摩[]交戰維摩出自西夏至於轉戰千里朝廷散騎常侍使將軍都督尚書曲沃肅宗白水尚書城陽潼關慰勞中軍將軍金紫光祿大夫給事黃門侍郎樂平開國一千

假子將軍都督刺史安樂都督湯陰夜襲乘機陽平開國五百將軍都城冀州刺史如故冀州上書:「今朝兵卒爭鋒不得。」不可獨行同行,[10]陽平東北十萬官軍戰敗四十朝野痛惜車騎大將軍三司雍州刺史如故永安司空

長子次子早亡武定襄王參軍受禪

司空參軍反叛河間都督伯叔父子西先鋒年幼不能

夏州羽林一千野戰三軍東夏以後兵士城隍憂懼人人曉喻:「吉凶奉命所為。」於是莫不朝廷將軍夏州開國食邑三百固守刺史率領[]先鋒維摩及至白水

諫議大夫冠軍將軍歿二十四將軍涼州刺史開國如故

受禪

弟子好學司空參軍司徒祭酒尚書主客郎中主客

亡人自稱給事黃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