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Wei 魏書

卷47 盧玄 Volume 47: Lu Xuan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范陽涿司空從事慕容氏太守儒雅神䴥為首博士司徒之外玄言:「對子使懷古更深。」浩大齊整人倫分明姓族:「為此其三。」當時無異由此將軍散騎常侍使劉義隆良久:「。」

度世計數學生東宮從兄行為

度世高陽使者長子:「君子成人。」度世令弟臨江劉義隆使殿中將延年朝貢延年:「范陽度世逃命江表?」對曰:「。」東宮度世宗族逃亡度世中書侍郎

興安太常太后遼西鎮遠將軍侍郎使駿侍中度世對接度世應對經年鎮遠將軍刺史邊境將士度世俘虜後坐久之還鄉將軍青州刺史興元五十三

度世兄弟危害度世忿恨度世不得使以防後患兄弟生子形貌相類不舉

小名溫雅寡欲學業和睦侯爵主客屬國祕書平王給事黃門侍郎散騎常侍祕書監本州大中高祖朝臣高祖:「以為何如?」對曰:「自古愚意。」高祖:「先后已定。」:「如此實有未盡。」朝臣執意以為不以介懷

高祖蕭賾

不周魏晉以前承平之世未有輿決勝之間不足威德千鈞不為鼷鼠袁紹步兵苻堅瓦解勝負不由成敗在於須臾江水上流大小德政君臣孫皓暴戾上下水陸一舉屬相正是一同大駕南巡閩越倒戈有征無戰千里饋糧飢色大軍之後凶年不若然後告成天下幸甚
流言比年以來假稱顯然之中朝廷無上黃巾赤眉皇家休戚莫大


至德五帝承平英明不宜必須濟世豈不,[1]曹操苻堅瓦解立政十萬驅馳先天仁義成敗長江何必洞庭成漢經略臨機混一
未必之後流言足以誠心
車駕南伐諸軍使持節安南將軍蕭賾殘破城邑步騎三萬徐行未經數萬梟首不問侍中十四長安諸相五十相者扶風:「諸君不如二十餘年。」相者八十軍門平生未幾尚書高祖在位常侍尚書常侍祿一周豫州刺史

蕭昭業雍州刺史遣使使持節安南將軍前鋒諸軍:「儒生軍旅陛下。」高祖不許:「陛下。」利害進取南陽高祖進攻蕭鸞生來官爵

高祖謁者太尉長史高祖彭城中軍長史徐州京兆長史年少事無巨細誠信東南民和徐州刺史密謀朝廷宿豫歷年人情餘黨歸罪由是

景明祕書監四十八安北將軍幽州刺史固安

鍾繇累世以上家法宮殿白馬二門僕射友善門風婚姻往來親密至於高祖

長子第八有司:「承重大經。」清河王國常侍韓子,[2]尚書重申涉獵風氣頗有文才一家後來彭城任城相待中軍大將軍參軍司徒祭酒尚書郎中祕書太守下車儒生勸學農桑司徒司馬將軍太常所為文筆

太學博士員外侍郎

懷仁武定太尉曹參

。[3]子思

知名風儀顯祖樂浪長公主駙馬都尉太子舍人洗馬侍郎安遠將軍中書侍郎祕書中書侍郎將軍太子中庶子幽州大中侍郎將軍神龜將軍刺史七月四十四撫軍將軍青州刺史三百

武定參軍

算術高祖濟南長公主公主遐邇倉卒世宗醜惡尚書博士靈太后終身孝昌出征都尉莊帝公主因相永安將軍常侍將軍賜爵臨淄散騎常侍天平將軍尚書本州大中將軍幽州刺史大將軍都督諸軍大將軍尚書僕射司空刺史文公司馬司馬之後元氏兄弟至今

主簿孝昌早夭武定將軍太尉記室參軍

。[4]兄弟之中冀州中軍參軍

武定

起家員外司空參軍司徒幽州大中將軍光祿大夫司徒長史太傅青州長史散騎常侍永熙車騎將軍光祿大夫廣平長史天平長史長史興和大將軍兗州刺史民和武定元年五十八使持節大將軍三司幽州刺史

少有令譽晉陽正思淫亂武定御史人士

尚書主客郎中冠軍將軍中書侍郎

少有大量太和議郎威遠將軍范陽太守高祖

識度喪父便僕射起家祕書太子舍人司徒神龜任城侍郎冠軍將軍大夫去職幽州刺史舊故:「冠軍在此,[5]諮詢。」齊王參軍司空長史將軍太中大夫自得:「先王之道先王富貴。」

孝昌散騎常侍靈太后臨朝黃門侍郎朝野結婚不許:「不以?」:「所以不從為此。」:「不敢。」靈太后中常侍內外夷然自若建義尚書將軍普泰尚書大將軍光祿大夫

幽州先有數萬州閭恩德財利蔬食永熙興和六十四將軍三司刺史

武定太尉記室參軍

齊王曹參

司空參軍本州侍郎司徒參軍

參軍早亡

曹參

武定



有時太和太子中舍人員外散騎常侍使蕭昭業高祖:「便當晚便無相疑難。」使:「南人言語先有所知便正是君子文才主客所知便使以和為貴所知規誨。」蕭鸞於是高祖蕭鸞朝廷骨鯁南人使者恐怖謁者不屈壯烈高祖:「流放海隅不能長纓可恨幾何成名何如不遠蘇武!」對曰:「使閩越蕭鸞誅戮無道不得養老苟存尺蠖以求司寇。」罷黜久之彭城祕書景明中書侍郎給事黃門侍郎本州大中祿世宗不許散騎常侍尚書

洛陽

瑞典刺史二千石百姓人民是以而立萬古陛下百姓無辜萬一
惟一調常理此外徵求比年以來屯戍不息相繼暴露原野從戎轉運不必加之退死喪日月酷吏使因公貪求豪強千金口腹一朝長多所以安民正思所以相望道路風聞魏闕往歲法官案驗刑網勸誡然後遣使違憲承風受賄御史申雪罪人清白忠清之至
陛下公卿引見存問孤寡休息有望
:「寶曆八方四海萬邦有罪朕躬尚書。」侍中吏部尚書侍中守職而已侍中世宗

將軍徐州刺史永平:「琅邪萬壽交換三月二十四萬壽同盟將軍琅邪東莞太守將士四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