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Wei 《魏書》

卷51 韓茂 皮豹子 封敕文 吕羅漢 孔伯恭 Volume 51: Han Mao, Pi Baozi, Feng Chiwen, Lu Luohan, Kong Bogong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豹子  羅漢 
字元安定。[1]黃老永興綏遠將軍將軍常山太守武侯常山刺史

十七膂力過人善騎射太宗親征丁零中軍有風諸軍旌旗馬上傾倒太宗所屬太宗左右:「。」騎射太宗中郎將

世祖世祖:「明年。」以軍加強將軍平平莫不由是世祖冠軍將軍蠕蠕樂平和龍居民平涼前鋒戰功居多前後散騎常侍殿尚書安定平南將軍尚書懸瓠車駕南征分為六道青州諸軍相繼徐州刺史車駕侍中尚書僕射將軍世祖劉義隆濟州南安濟州

高宗尚書侍中南大將軍篤實文學論議合理善於當世朝廷太安太子刺史安定王桓王

長子將軍行唐冠軍將軍太子庶子西將軍遊獵散騎常侍安定南大將軍雍州刺史

善射范陽將軍尚書散騎常侍安定南大將軍使散騎常侍將軍定州刺史刺史如故冀州止息將軍大將都督諸軍耳目方略禁斷姦邪於是西丁零業者追捕遠近青州便顯祖詔書民戶萬戶定州刺史百姓寶石

天生將軍沃野鎮將

豹子漁陽少有武略泰常左右世祖散騎常侍新安冠軍將軍尚書如故使侍中都督諸軍安西將軍三司淮陽鎮長西將軍後坐

真君劉義隆世祖豹子爵位使鎮將關中諸軍建興等分並進正月豹子進擊斬首三千俘獲二千豹子進軍使秦州刺史漢中官軍西不敢豹子司馬之至至高道祖

未幾楊文為主諸軍討平豹子次于遣使豹子:「報復為難不如陳兵。」豹子以為都督諸軍西大將軍鎮將如故十一月楊文道盛率眾萬人青陽豹子水城射殺道盛豹子豹子河間公元兵甲當歸子弟京師文德漢中文德武都二千招誘於是武都陰平五部文德豹子諸軍文德豹子文德諸軍文德妻子僚屬武都公主京師白水太守率眾文德豹子文德漢中

興安正月蕭道成漢中楊文頭等武都城中二百豹子豹子遣人文德豹子據險增兵白水漢川甘泉倉儲豹子:「增兵送死民兵安定從戎以來長安過期未有戀家逃亡不已攻戰姦通引文文德去年八月梁州刺史劉秀長安大軍雲集長安地平便不敢,[2]軍勢奔逃進軍長安文德蕭道成將領武都武都已經未有武都自守可以損失城鎮高平二千一月〉、安定,[3]金城不守今歲高平,[4]不知云何秦州。」高平鎮將二千退豹子尚書大官

駿兩當天水不克豹子給事豹子以南至高駿步卒五千兩當八里豹子前鋒相遇即便交戰豹子追擊至於而已恐懼不敢既而班師

河西豹子刺史河西諸軍石樓大將軍樂安豹子相對不覺以前戰功大官和平六月高宗淮陽



第八高宗名臣高祖吐谷渾部落,[5]大為西將軍涼州高平諸軍上黨長孫使侍中都督諸軍將軍鎮將如故其父豹子威信歸附於是南部尚書南康將軍

太和元年楊文竊據率眾建安西將軍太守強大固守懸崖單行部分將士涉水衝擊大黑大黑西京師一千:「忠臣智勇出於將相往年威名公義天府元惡𨵦其所利害寧邊懾服因之楊文親屬赴臺根本守禦險阻僥倖安土。」

:「受命專征復仇凶黨無間防守事宜從前以來是以𨵦邊城建安往年築城一時詔命至于今日使盡忠要功來年築城豈不即令一勞永逸不再軍糧一月築城使四月成就不時不成以軍從事。」

南天據險不順率眾散騎常侍安南將軍豫州刺史飲酒不禁遣使

冠軍將軍鎮將

皇始三萬東征幽州平定幽州刺史使都督諸軍將軍刺史關內太宗將軍定州刺史章武

始光遷西尚書使散騎常侍西將軍西校尉刺史天水步騎七千吐谷渾歸於不能安遠將軍頭等隴右妻子及其民戶

金城天水謀反扇動萬餘東城。[6]西設備百餘傷者引退率眾四千攻城南嶺萬餘將領二百設備出擊既而退率眾輕騎軍人為主二百南城門樓步卒便騎士開門出走東城追擊

:「安定逆賊遣使城中自稱百姓遣使招引楊文文德二十來到扇動自稱文德東城文德鎮將淮陽豹子遣使潛行二十四日來楊文劉義隆聚眾民人城鎮以來文德相連武都文德所在不遠相持東城而已攻城文德,[7]文德百姓響應用功今文未熟事宜便大軍。」

未及逃遁東城之外走路:「無生致死生路上下離心。」以為白虎宣告:「歸降生命。」應時六百知人於是死者太半俘獲四千五百

略陽達因聚眾攻城招引天水王官略陽遣使三千部分諸軍三道三千高宗駿不克天安元年五月

長子元氏其弟朝廷

世宗將軍將軍太子延昌將軍刺史臨朐後坐

員外侍郎給事蠕蠕婆羅門涼州鎮遠將軍河陰將軍朔州刺史

武定潁川太守

羅漢東平其先石勒幽州好學廉直鄉人分爭慕容以為河間太守皇始太祖鉅鹿太守奉公妻子不免:「府君克己清明長齡。」文武才略世祖宣威將軍都尉秦州司馬上黨太守勸課平遠將軍豫州刺史王侯

羅漢慎密冠以知名秦州羅漢隨侍隴右率眾數萬鎮將羅漢善射西城樓羅漢二十三羅漢:「不出大事。」羅漢羅漢策馬披靡左右大驚世祖跋扈世祖羽林

八千,[8]據險羅漢一千懸瓠羅漢琅邪司馬九千盱眙羽林烏程將軍南安羅漢宿高宗羅漢有力王侯將軍散騎常侍殿尚書山陽西將軍蠕蠕顯祖羅漢僕射南平公元都督中外軍事

西將軍刺史鎮將請援羅漢羅漢步騎長孫退羅漢:「才能可謂竭誠何以竹帛接近邊境士卒鎮將不明不理所致隴右百姓使遠近召集其事風俗安土樂業奉公明相宣告。」

聚眾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