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Wei 《魏書》

卷53 李孝伯 李衝 Volume 53: Li Xiaobo, Li Chong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李孝伯 
李孝伯高平順從左氏春秋教授功曹門人:「功曹北面容易。」主簿:「州郡徒勞不行。」還家講授太祖博士太守禁止太宗丁零山東百姓入境鹿鹿:「鹿。」如此平南將軍荊州刺史

風儀有法世祖世祖:「千里。」祕書侍郎祿大夫南昌將軍軍國機密尚書征伐壽光建義將軍

真君車駕南伐彭城劉義隆安北將軍徐州刺史武陵王駿馬文恭步騎萬餘蕭城前軍擊破隊主大駕南巡其弟太尉江夏王率眾彭城世祖彭城亞父冢望城遣送世祖勞問,[1]自陳蕭城:「自來?」:「自來。」:「何處?」:「西南。」:「士馬多少?」:「中軍四十。」駿遣人甘蔗駱駝

世祖明旦亞父冢駿長史張暢遙問:「。」:「長史。」:「見識?」:「何容不悉。」:「?」:「行一。」:「主上:『太尉安北出門相見彭城勞苦將士?』駱駝雜物。」:「?」:「太尉安北人臣?」:「。」:「朝廷萬國?」:「杜門?」:「壁壘將士疲勞十萬致命休息士馬然後戰場。」:「禁止主將常事杜門之中何以十萬誇大良馬百萬可以。」:「王侯法令而已百萬所以十萬正是左右畜養何以足見?」:「王侯如來杜塞野戰所長猶如。」,[2]京師:「尚書有勞。」:「相與。」答曰:「所以。」:「。」

開門:「太尉駱駝安北相與。」:「受命本朝人臣境外覿。」駿甘蔗:「:『太尉安北憂悒護送。』」:「甚多使命往復不復以此。」:「水路。」:「白衣。」大笑:「黃巾赤眉。」:「黃巾赤眉江南。」:「江南。」:「安北何以?」:「為難。」:「周公?」:「。」:「主人。」:「。」:「無禮主人調度。」:「:『程天祚常人江南使凡人骨肉集聚其弟在此如何。』」:「程天祚兄弟集聚。」:「子弟其父不肯相見便禽獸風俗如此。」

世祖駿:「:『有所食鹽主上脹氣滿赤鹽並非食鹽太尉安北何不遣人彼此不可老少為人。』」:「往來尚書親自彼此不復。」蠟燭駿

:「士人將士云何?」:「士人受命之間不容。」:「永昌王長安淮南壽春閉門不敢劉康祖所見王玄謨如此使以致入境七百主人不能鄒山前鋒接手便將士主上生命在此何以馬文恭蕭縣使望風退民人忿急難不能。」:「永昌淮南信使消息王玄謨引導大軍失算回歸戎馬我家懸瓠小城,[3]魏國君臣滑臺鄒山河畔使而已。[4]十萬蕭縣百姓馬文恭輕敵人民河畔交兵撫養入境生意入境七百無相太尉武陵軍國有機不容。」:「支離相對可謂主上率眾瓜步不待彭城江湖。」:「去留長江便天道。」:「長江天道?」:「相見宋朝相識。」:「建業請罪不暇。」

閑雅應答左右世祖大喜宣城

興安使散騎常侍西將軍秦州刺史。[5]太安高宗南大將軍定州刺史昭公

明達政事朝野貴賤推重恭宗世祖俊秀世祖:「治天下。」如此忠厚朝廷大事不足言陳不從至於再三稿家人不見論議綱紀是非世祖所長姓名以為衣冠雅正軍國世祖宰輔替補不見遠近哀傷美名遐邇使江南蕭賾:「遠近?」遠人所知高明婦人以為顯見所為志氣為時安民安上風度

安民壽光司徒司馬刺史

安上鉅鹿太守

安民豹子正光上書

是以積德春秋立功河山永久世祖太武皇帝籠罩遼海西玉門漠北江水亡父尚書宣城綢繆繾綣侍從于時:「足以治天下?」乃至:「六師。」勤王世祖登遐高宗未及
百靈棄世朝野榮寵前朝王府常倫王遵太原公元河山委任,[6]運籌是以聖明存亡正始存亡報功熙平元年任城一時盛事曠代萬古偽書一實前後使無名至於張暢脫略國美昭然可見微微一朝結草
不得

字元傳家世祖州郡賢良對策博士世祖尚書率眾青州至于淮北七千淮陽太守綏遠將軍流民萬餘勸課農桑百姓世祖河間太守太安中書侍郎上書數年高宗不許追贈定州刺史

,[7]興安高宗引見侍郎博士學生十一高宗陳說次第以為學生高宗國學:「至大富貴。」天安敬慎顯祖親愛主客

蕭賾使朝貢美容舉止自相:「君子?」典客:「三代五帝各異足以。」:「?」:「典客主客影響文武殷勤。」方山:「遠近?」:「石頭番禺。」國家江南使使任情交易使金玉:「北方金玉山川?」:「聖朝金玉所以瓦礫皇上神明。」主客給事

上疏:「國大來日使有頃所以貪欲一齊州郡田宅異鄉,[8]假冒侵凌魏晉親舊年載可取長短徒具爭訟遷延僥倖繁多資用業相資生餘地無私然後虛妄絕望覬覦守分免於。」高祖均田

安平將軍刺史勸農禁斷淫祀西門豹修飾廟堂廣平陽平朝廷廣平宗族強盛刺史𢷋宗族𢷋公私百姓:「小妹雍容婦女如此男子!」方略波及諸子三十境內肅然太和十七公主

涉歷史傳頗有文才豪爽當世延昌司徒參軍司徒主簿太師高陽主簿

于時沙門:「將來三千莫大不孝不孝過於然則安得正使佛道假令一身非人當世將來孔子未知焉知』,安有堂堂百姓避役捐棄而是。」沙門忿佛法靈太后太后:「清明佛法使道俗妄為鬼神通靈三皇五帝天地神祇鬼神情狀』,周公能事鬼神』,禮樂鬼神』。是以堂堂出於應世不善佛道。」靈太后不免。[9]

尚書郎將軍西征寧遠將軍招募數百傾家賑恤西:「。」戰功中號」。軍機中書侍郎鎮遠將軍刺史赴任建義河陰遇害四十五將軍尚書僕射刺史太昌散騎常侍大將軍三司冀州刺史

飲酒:「士大夫學問博古博士?」友愛慟哭之中,[10]形骸人倫哀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