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Wei 魏書

卷54 游雅 高閭 Volume 54: You Ya, Gao Lu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小名廣平任人好學高才世祖勃海知名博士東宮著作使劉義隆侍郎賜爵廣平將軍太子建義將軍中書侍郎方回定律散騎常侍平南將軍雍州刺史祕書監國史著述殿自矜獵人文學輕薄不以不從:「河間不勝廣平。」賤人此類徵士為重論議長短忿儒者和平刺史



太和慰勞刺史

漁陽雍奴五世晉安北軍太守關中少有令名從事將軍幽州刺史固安

好學文才下筆成章本名司徒改為真君博士和平中書侍郎高宗擅權內外危懼文明太后臨朝賜爵安樂中郎將南大將軍徐州彭城管籥徐州刺史京城武將

顯祖

,[1]聖君齷齪五帝三王憲章所以遺風所以伏惟太上皇道光日月至德武功獫狁西東引肅慎荒遐九有宅心於是從容玄奧鼎湖高潔大位聖人一朝今日唐堯成功孔子至德臣子謹上至德
茫茫太極悠悠三皇五帝璿璣后土雍容道風明哲三分禮樂反正化外崇高當今明明重光貞觀西不順福祿嘉穀玄鳥黃龍咸寧穆穆四門期月有成先民千載沐浴被服寫意永年
文章顯祖所知政治鹿苑北伐顯祖承明給事機密文明太后詔令碑銘贊頌

太和出師淮北:「有事淮海成事不說思量至於軍旅區區短見有所凶器不得已今天四方無虞盛世干戈妄動淮北難易攻擊攻守百倍反覆思量縱使無用發兵不如日月何不時速。」文明太后:「。」

尚書淮南依舊祿文明太后

天生烝民明君不能必須使等差有分祿祿足以足以庶民奉上君王,[2]事業祿感恩於是誠篤兆庶經世之至堯舜以來優劣不同中原天下海內民戶俸祿臨時長久
照臨萬方八表明文稽考舊章不易勝法俸祿已久不生上下利潤天地如何
隄防充斥飢寒切身慈母家給人足禮讓不必未必足以足以祿姦情不能自保難易灼然可知如何一朝便淮南不亦


高祖引見王公高祖:「歸一猶自有損異同忠貞便寤寐隱憂休戚真偽。」尚書對曰:「定然祿考績然後。」:「夫人晁錯異人。」高祖:「聖人史官成事有別未然之前已然之後。」:「行事發心譬如玉石可知。」高祖:「玉石同體異名異名同理其所其所出處同異之間交換後事。」:「忠言幾諫無由。」高祖



要有文德武功法度刑賞遠人不服修文以來武功未知法度設防制勝刑賞征伐北狄禽獸所長野戰攻城其所不能不能散居隨逐水草家產畜牧資糧飲食是以古人北方而已歷代邊患倏忽無常互相難以朔方長城前事帝王雄傑所以不足要事天險不可山川丘陵王公長城長城其一要害往往開門小城因地,[3]弓弩攻城
武勇萬人京師萬人萬人武士北大將軍忠勇有志官屬分為三軍萬人萬人萬人戰場諸葛亮平地使旌旗器械使上下相信晝夜七月六部萬人臺北倉庫北鎮八月北部直至漠北決戰然後長城東西不過千里若一一月三百三十三萬三百千里強弱十萬一月一月不足
長城北部放牧抄掠以逸待勞,[4]不匱
有利小過大功兵力君臣使然後忠勇制勝是以忠臣
:「安邊一二。」

高祖引見蠕蠕:「蠕蠕前後化人敕勒興兵蠕蠕徒眾西休兵?」僕射對曰:「自古以來國有莫不戎事為首蠕蠕子孫自相愚見宜興巢穴。」:「天下一統窮追北狄不宜深入。」高祖:「征伐太平何為搖動凶器聖王不得已便。」高祖:「蠕蠕使應有?」以為蠕蠕國有凶事高祖:「不論凶事灼然。」對曰:「蠕蠕和親邊境愚見不宜。」高祖:「其父不合弔慰!」謝罪高祖:「蠕蠕使小心使同行敦厚使不為非禮及其以致極刑忠於使蠕蠕。」

冬至高祖文明太后高祖太后高祖再拜:「大夫合一諸侯天子四海陛下聖性孝道稱觴不勝謹上千萬。」高祖三十

議政高祖:「機事有所。」對曰:「皇太后十八聖朝所行庶務孔子至聖有成子產聖化積久自然終始若一使不可使政令不合其事使反覆三思不知其他使法度不遠。」高祖:「刑法王道何者何者施行?」對曰:「,[5]制約然則至於死罪不可。」高祖:「論語:『退孔子問曰何晏對曰子曰其事。』何者何者?」對曰:「施行合於法度臣下承旨然則天下大同齊一出於天子王道出於諸侯出於大夫:『王道政教。』所行。」高祖:「問政奉命而已?」尚書:「。」

十四

癸未詔書黎元堯舜引咎上書損益蒼生流于后土伏惟陛下姿昊天宇宙皇太后三才高明七政修復宗廟所以致敬禮樂所以宣和重文勇士武功定刑蒸民俸祿勞逸讒佞無為足以
皇天無私在下九疇彝倫洪範神祇及其厄運天理歷年立功修行有如未有陛下殷勤,[6]消災灼然王畿之內頗為關外不虞安不忘危以北家業思親一朝有事難以禦敵往來使欣慰賑恤,[7]足以致力邊境明察靈丘可以安慰樂業使;[8]開關清道東西貧富可以凶年不為
慈心違犯使役禁令未然之前王道京師未盡於都使輕者即可重者無用常法百姓論語:「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