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Wei 魏書

卷57 高祐 崔挺 Volume 57: Gao You, Cui Ting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子集小名勃海本名咸陽同名高祖司空慕容黃門太祖中山京師大官世祖游擊將軍賜爵南皮著作中書侍郎轉給中正散騎常侍將軍使高麗安南將軍冀州刺史青州刺史

文字雜說不拘小節學生博士侍郎賜爵建康高宗兗州一異京師無識:「鯪鯉獲之吳楚歸國?」有人:「籀書二字』。。」顯祖劉義隆

高祖祕書:「所以光著載籍成事所以然則尚書春秋實錄以前以降典章史官文質不同隨時至若左氏可謂司馬遷班固博識大才可言至於後漢聖朝上古自始以後至於其間世數久遠是以披覽有志王業皇始以降光宅中土大體相從區別如此伏惟陛下先天帝命皇太后王度太和以降往時會稽岱宗未盡將令風大功臣著作國書有成然後大明忠貞納言載籍。」高祖

高祖從容:「調五穀何以?」對曰:「不能陛下。」:「,[1]害獸不過蝗蟲盜賊有方不易守貞。」上疏:「選舉優劣多少官方可加不宜所謂私人私人。」高祖給事冀州大中如故著作相關而已

持節將軍西兗州刺史東光滑臺太學講學小學。[2]一家之中自立五家之外行客婦人取水五五相保風化大行止息

定律五百五百舊年雅相光祿大夫如故宗正彭城於是尚書僕射散逸處刑祿太和二十三太常:「』,。」

有學問博士

有時司空參軍員外建康郎中冀州刺史世宗尚書都督率眾領袖參軍軍機取捨之後伏法以為陳請於是軍旅之後因之綱紀將軍久之鎮遠將軍將軍大夫將軍四十九將軍滄州刺史

武定黃門侍郎

有風自給司徒參軍定州撫軍長史年三十天平追贈散騎常侍將軍冀州刺史

任城太守

好學居喪太和京兆高祖隴西等同太尉主簿博士正光將軍徐州彭城法僧反叛不許法僧四十一朝廷痛惜將軍滄州刺史下詔臨危授命誠節使持節將軍幽州刺史二百出身武定司徒參軍四十五世內外

隨從使劉義隆學生祕書四十

從事早亡

從父永安撫軍將軍定州刺史

永熙司空長樂開國

天平司徒京兆開國

安平世祖尚書僕射五世吏部尚書濮陽太守

居喪學業州閭四時鄉人父老三世同居禮讓分析田宅而已壁立兄弟怡然手不釋卷鄉人辭讓貧困不為故鄉

秀才博士中書侍郎長安文明太后宣王賜爵泰昌屬國大夫參議布帛八百八百尚書高祖太和十八大將軍彭城將軍長史王肅長史如此

武將光州刺史風化大行十九車駕兗州優厚文章高祖:「綴文副本可觀。」:「悉皆如此。」散騎常侍侍中巡行風俗政化:「使入境使。」西北高峻臨滄遊觀頂上:「之際常有暴雨相傳不可久立。」:「相去唯一!」數年風雨即為能立以為善化

犯罪重制人犯上書以為周書父子天下善人惡人人犯司馬盜跖豈不哀哉高祖公私中正高祖天下氏族本州大中

有人九十輿自稱使林邑美玉光彩海島六十明治:「古人未能。」光潤果然不肯京都世宗即位景明追隨縑帛贈送

散騎常侍世宗同州未嘗詣門北海司徒尚書司馬不免世人夷然眾人以求無言:「光州申請蘧伯玉君子何故默然?」對曰:「階級聖朝至於。」相稱司馬未曾五十九將軍幽州刺史光州故吏莫不銅像八關齋冥福遺愛

貧賤衣食童稚之中知人二十餘年綺羅之內雍雍舊故諸子素心

長子才識博學文章高祖召見:「。」:「善處父子之間不敢。」

司徒彭城參軍著作尚書青州刺史司馬司徒記室參軍司空定州大中長於府主任城熙平久之將軍廷尉

孝昌淮南酈道元都督河間持節,[3]退荊州刺史散騎常侍將軍荊州刺史尚書道行領軍州郡路由不得弘農在前不意便安堵肅宗綿

除名廷尉章武王融都督攻陷:「。」合家逃竄

孝昌率眾彭城將軍員外常侍尚書右丞徐州靈太后:「便是親舊叉車老嫗。」:「假實親密虛實。」靈太后悵然意解愧色泗水彭城大都,[4]退安南將軍光祿大夫尚書

建義太山太守兗州散騎常侍將軍金紫光祿大夫尚書東道大都救援,[5]便突圍平定

永安莊帝徐州潛師大都乘勝其後都督以為後援晝夜不息突出三千莊帝西兗州刺史將軍如故不行太常

普泰元年南陽太守荊州刺史招引將軍荊州刺史尚書道行都督諸軍車騎將軍將軍散騎常侍將軍西兗州刺史太昌殿尚書車騎大將軍光祿大夫尚書後加三司吏部尚書

出帝入關武王尚書五十家口天平

博文談論愛好後進終日古今嘲謔聽者文章。[6]

長子史傳几案正光太學博士莊帝御史中尉御史永安將軍尚書郎中太尉豫章參軍郎中如故舉人中尉普泰尚書左丞附會世論尚書尚書郎尤為右丞啟用自失安南將軍光祿大夫國子祭酒太昌散騎常侍將軍金紫光祿大夫定州大中左右出入之際在外武王晉陽天平妻子定州還家李氏喪亡哀號四十七

司徒關西

齊王司馬

頗有才學尚書郎中晉陽

敬業長者彭城定州為主簿冀州參軍員外侍郎將軍員外散騎常侍武泰扇動持節都督討平避難定陶孝莊散騎常侍將軍太守離亂之後民戶喪亡六畜無遺乃至兒女人種招撫一周之後流民學校百姓四十九散騎常侍將軍刺史安北將軍定州刺史

武定尚書左丞尚書

出繼伯父姿沉浮鄉里河間定州刺史以為安西參軍攻陷民望四十曹參

眉目有志起家司空參軍員外侍郎宣威,[7]寧遠將軍汝南荊州將軍羽林二千潛師義宗馬圈鼓動蠻夷直率退將軍散騎常侍天下去職鄉里行禮將軍光祿大夫太昌將軍光祿大夫宗親:「榮華所願何故?」五十八鄉里顧命諸子:「朝廷不得殺生。」遵行

長子參軍

號哭不絕悲傷辭賦留情衣服制度太尉汝南參軍四十九

武定員外常侍

兄弟孝義哭泣哀慟蔬食容貌恭順進退不敢顏色私房吉凶分給相親有無兄弟同居之後奉承叔母李氏所生出入家事巨細兄弟出行財物尺寸李氏四時如此二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