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Wei 《魏書》

卷58 楊播 Volume 58: Yang Bo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延慶華陰高祖慕容氏中山曾祖太祖歸國太守河內清河太守廣平太守高祖南巡寧遠將軍三百給事公平安南將軍洛州刺史弘農

本字太和高祖文明太后之外修整奉養給事以外前後北部給事巡行北邊高祖未幾將軍員外常侍常侍如故陽平漠北蠕蠕高祖奴婢將軍蠕蠕居然

將軍將軍車駕步卒三千五百殿諸軍南岸自居諸軍於是搏擊斬殺甚多宿軍人高祖舟船不得救援水勢三百舟船:「。」高祖華陰將軍

慧景將軍車駕耀沔水設宴高祖中軍彭城正中滿高祖:「不得不。」:「庶幾。」於是正中高祖:「。」:「古人養病可謂。」懸瓠

景明使將軍安北將軍刺史安西將軍華州刺史御史削除官爵延昌積年熙平西將軍雍州刺史

愛琴計畫一門滿朝廷交遊公卿親朋出仕:「良田。」

年三十華陰太尉汝南騎兵參軍揚州刺史長孫參軍豫州刺史合肥壽春兵士壽春:「馬頭便歐陽聽信。」:「小城形勝得無有別?」:「。」:「有意他人有心忖度無人。」已知便散兵以期不會便告發十數壽春羅城退漿

椿雍州刺史參軍長安功曹椿戰士信宿之間三千西見大通書乞求於是宿明達南平

雍州刺史尚書僕射長孫鎮遠將軍諫議大夫散騎常侍弘農:「勝負相類河山險阻智力潼關形勝曹操必須西死地華州潼關望風潰散長安。」:「河東保安都督宗正不能。」:「因緣為人使未可使一旦元帥處分三軍精神河東西西父老率眾人人思歸。」弘農騎士野戰未可攻城便:「步卒民情然後可行各自烽火軍士。」宿之間火光數百圍城所以各自亦即逃遁長安頗有

建義冠軍將軍雍州刺史大夫都督潼關將軍刺史將軍都督率眾大梁中郎將孝莊御河:「今日尊卑之後。」:「陛下寧可君臣。」功臣城陽三階於是將軍尚書給事黃門侍郎西開國食邑一千

車駕南岸夏州義士河中應接悵然:「大王已知夏州義士相應經略自古不少豈可乃是大王民情失望,[1]舟楫沿廣布數百首尾何處一旦大功。」大笑:「黃門。」於是,[2]領軍將軍便車駕尚書黃門將軍金紫光祿大夫開國五百長子祕書

用錢乃至風飄一千:「馬援隴西上書不許施行雍州其事使尚書不許求取。」孝莊

万俟巴蜀大都率眾西使尚書僕射慰勞大使將軍祿大夫

莊帝與其內弟城陽密謀歸於華陰普泰關西義遠食言不過人身歿七月太昌車騎將軍三司幽州刺史純陀

椿延壽本字太和高祖小心專司醫藥給事中部,[3]公正高祖文明太后高祖椿:「陛下漿陛下祖宗萬國豈可聖人陛下萬代宗廟!」高祖轉授輿給事

安遠將軍豫州刺史高祖信宿冠軍將軍濟州刺史高祖,[4]五百平原太守廷尉費用將軍梁州刺史

蕭鸞萬餘漢中椿步騎五千利害使者:「使心腹。」椿冠軍將軍都督西征諸軍梁州刺史後梁劫奪椿將軍祿大夫西將軍諸軍太僕

秦州聚眾椿安西將軍伏兵出入縱火然後椿:「並非非有經略所以三軍我見然後一舉。」如是夜襲太僕將軍

顯祖蠕蠕萬餘高平太和唯有一千大夫高平淮北不從使椿椿以為無益上書:「古人而已是以之間近來內外不安不安族類食肉便必將退中夏後患心所不可。」不從濟州冀州所在椿

永平徐州宿椿率眾都督朔州武川三道諸軍將軍朔州刺史廷尉椿太僕招引三百四十處刑尚書正始椿除名庶人世宗不宜舊制將軍尚書將軍定州刺史

太祖中山五千食祿主帥四十六中原主帥如故祿不少椿四軍百八十四稻田屯兵八百三千三百修補椿屯兵徭役及至修治不容百姓椿朝廷椿黑山伐木佛寺役使兵力御史除名庶人

正光將軍秦州刺史秦州反叛阻塞長安轉授將軍將軍尚書僕射三萬流民充軍不行將軍都督諸軍將軍雍州刺史車騎大將軍三司諸軍椿使不止逍遙收集將士萬餘人心安帖于時扶風以西國有椿內外七千參軍防禦椿尚書僕射節度關西五品椿椿刺史

椿還鄉京師:「當今雍州刺史,[5]朝廷聖朝之一刺史喜悅不少至於賞罰異心關中可惜宰輔長史司馬都督關中。」肅宗靈太后不信御史中尉酈道元稱為椿父子椿都督諸軍將軍三司雍州刺史大都椿老病不行

建義元年司徒椿永安太保後部鼓吹椿將軍滎陽椿冀州刺史順子正平太守弟子河北嫌疑椿家世未及椿椿:「內外何處逃竄正當任運。」

莊帝椿不許上書:「椿老成高年致仕懷舊是以便服侍中朝床帳不朝安車所在問安。」椿奉詔華林園椿流淚:「元老四方高尚決意相違悽愴。」椿歔欷莊帝於是羽林西行路莫不

椿臨行子孫

我家即為田宅奴婢牛羊至今二十二千不絕祿甚多至於吉凶之際來往飲食是故朋友國家丈夫時事清河服飾布衣:「汝等後世富貴今日。」治生婚姻兄弟不能遵奉汝等是以恭儉不如兄弟在家相待兄弟是故不忍兄弟汝等眼見虛假汝等兄弟有別不如一世今日不為貧賤居住舍宅壯麗汝等後世不能保守
太和兄弟高祖左右文明太后左右于時內官便太后高祖中間傳言兄弟自相:「近臣母子人事容易。」餘年罪過當時答曰:「聞人是以不敢。」言語不敢太和二十一濟州來朝高祖:「北京太后嚴明左右因此是非言語母子椿兄弟。」汝等萬一慎言不可
文武才藝門望不勝他人一旦尚書九卿刺史祿大夫司徒太保司空忠貞小心謹慎以是汝等學時俗人待客驅馳敬重貧賤立身大病以來高祖以下太守三十二刺史內外汝等禮節不為不勝名家今年七十五氣力朝覲天子所以孜孜退使汝等天下滿足一門汝等百年之後
椿華陰普泰元年七月七十七莫不太昌都督諸軍太師丞相冀州刺史

字元起家廣平常侍出遊規諫正始京兆廣平王國於是御史中尉伏法於都三十死者除名忠諫太學博士員外侍郎

尚書王肅揚州刺史洛陽詔令送別伯父同在之後廣陽王嘉北海論議不為北海:「不如使。」:「洿洿伯父。」:「。」

延昌于時肅宗懷抱之中至於出入左右乳母而已:「陛下太子以來出入無二輔導退陪侍所謂君臣陛下太子臣下後世。」於是:「若非萬歲。」

太尉舍人靈太后從容:「年幼德化不能在外人心有所。」於是揚州刺史載貨刺史食器領軍靈太后夫妻第六武昌祖父椿:「不幸未婚便?」神龜謀反逃竄使誣告:「定州刺史椿華州刺史三百。」構成其事左右五百靈太后太后處死左右太后內史中山起兵黃門

孝昌將軍中書侍郎給事黃門侍郎北鎮二十使分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