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Wei 《魏書》

卷59 劉昶 蕭寶夤 蕭正表 Volume 59: Liu Chang, Xiao Baoyin, Xiao Zhengbiao

  
第九駿以為將軍徐州刺史駿親屬異志,[1]:「太宰謀反。」:「謀事何故?」彭城建康不受和平丈夫結義六十二十

前後自製朝廷武邑公主將軍駙馬都尉丹陽公主建興公主

員外來朝顯祖兄弟。[2]春秋:「夷戮同體自立遐邇。」朝廷大官公主平陽公主

布衣侮弄至於高祖至於陳奏本國事故左右天性喜怒忿不足

太和大官蕭道成南伐:「機體先覺宗廟不復忿大將軍南州江南。」將軍同行徐州故居處處左右莫不辛酸及至四面將士自陳滅亡朝廷聲氣橫流三軍雨水三司尚書改革其事舊式遺忘

高祖引見:「本國私有不能立德傾危萬里奔波仰賴天慈首領陛下招集。」悲泣良久高祖:「投誠湮滅未能以為處分。」

高祖既而:「不足諸侯公卿。」:「陛下。」高祖:「宕昌舉動。」:「陛下豈不。」

開國十七高祖武殿南伐篡奪悲泣:「本朝淪喪。」拜謝高祖流涕蕭賾雍州刺史詐降

十八使都督吳越彭城諸軍大將軍不許高祖賦詩文集一部高祖文筆:「不能。」如是彭城久矣修繕其中不能內外莫不彭城西南三公公私

高祖候駕行宮高祖蕭昭業班師十九高祖彭城:「徒勞士馬歲時威靈。」高祖:「攻守宣威二事。」

十月京師高祖大選高祖:「國大不能我國隨時制作不必以為何者當今清濁齊一君子小人不可以上士人九品之外小人復有起家三公賢才難得不可九流一朝使之後。」:「陛下光宅中區新朝九流不朽高三。」高祖:「國家本來得失不能不能盡忠不可才能所知如此舉則受賞。」

大將軍高祖:「。」二十二十一四月彭城六十二高祖舉哀百萬五百三百朝服太傅揚州刺史加以前後鼓吹琅邪武王故事

高祖彭城公主駙馬都尉員外常侍

長子疏狂不能罪過以為世子正始公主世宗第二員外常侍公主有身忿公主公主聽講靈太后太后清河其事高陽廣平夫婦離婚削除太后公主周歲高陽太后太后太后流涕公主正光公主公主共相忿手脚懼罪逃逸靈太后清河其事兄弟敦煌為兵公主太后親臨慟哭舉哀太極東堂西太后:「所以追念公主非一隱忍古今所以。」河內溫縣死刑官爵將軍大夫

步兵校尉將軍景明壽春謀殺刺史王肅壽春伏法

太和十九淮南劉裕長沙景王曾孫建寧司徒參軍轉步校尉游擊將軍河內太守以為

蕭鸞第六建安以為車騎將軍石頭軍事靈運石頭文武百姓隨從數百日暮城門建業射殺數人列為罪責將軍徐州刺史鄱陽

建業兄弟閹人左右穿小船江岸衣服江畔徒步防守上下西華文與其從子天龍山澗景明壽春東城揚州刺史任城車馬十六徒步憔悴以為生口,[3]遣人曉示官僚居處不飲酒食肉簡言一同壽春不見一族改日器重

景明四月:「機運冒險微子。[4]羽林領主迎接資生衣冠車馬尚書。」及至京師世宗南伐暴風大雨

江州刺史陳伯之與其長史壽春歸降,[5]世宗誠懇不可二月部分四月使都督諸軍將軍揚州刺史、[6]丹陽開國齊王東城大舉慟哭車馬五百豐厚不及天下將軍人為將軍志性過期蔬食未嘗嬉笑南伐賓客書記報復

正始元年三月東城壽春壽春甲冑交戰明日申時退金城相國東門率眾力戰壽春諸軍聞見莫不七月京師開國食邑八百

中山王英南伐使將軍羽林五百乘勝淮水狼狽引退士卒十四:「投誠恕死。」

南陽公主一千公主積年入室公主相遇未曾溫順公主內外清河

永平琅邪使安南將軍節度三百世宗東堂:「送死寒暑江陰總統?」:「仰仗不勝。」橫流哽咽良久

延昌將軍刺史齊王將軍冀州刺史大乘靈太后臨朝京師

浮山使都督諸軍將軍開國濟州濮陽熙平淮水上流輕車將軍將軍壯士竹木將軍水軍三千司馬退祿大夫殿尚書壯士數百淮南徐州刺史豹子十一驚擾自殺京師使散騎常侍都督諸軍將軍荊州刺史不行殿尚書

手書:「建安兄長宣武漢中疏勒使君臣左右齊明帝未嘗咨嗟及至慧景大將忠勇奮發師大重圍定慧兄弟盡心內外禍害齊明帝帷幄身邊亦復不免山陽輕舟西不得已所以孟津法珍拔濟親屬反身大事危機上天所以天下房室斷除滋味使四海本心今日不如崆峒汾陽本意昆蟲無用蒼生壽陽侵犯邊境歲月小城酬答吳楚所以如此大舉所以不復文移倜儻縱橫往日石頭舉事丈夫雖然莫若彭城之後便室家韓信。」忿朝廷報答

神龜都督諸軍車騎將軍徐州刺史朔望引見子弟政治著名

正光車騎大將軍尚書僕射善於聲名

周書考績難得可知在于虛實豈不優劣定於賞罰無依退過分定於爵位不可
萬一何者文武德行為生忠貞仁義何以貴賤假說不能多少不復是非使貿紛紛漫漫
積年其中遷移離索同事凋零當時簿殿去留分隔之後不苟而已顧惜賢達君子未免中庸上下
及其既而滿十二東西文武公府冗官一直朔望及其之中便三級內外厚薄如是
聖人大寶何以孟子仁義忠信公卿大夫異時莫不假人是以賞罰自持藹藹察察館陶豈不骨肉親親賞罰至公覬覦殷勤秀逸使汗馬十一於是巧詐萌生,[7]
琴瑟在於調不可來者周官太宰官府會計大計居官明辨日月能否其實上下尚書不得進退既定優劣善惡明法忠清之後功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