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Wei 《魏書》

卷60 韓麒麟 程駿 Volume 60: Han Qilin, Cheng Jun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麒麟 駿
麒麟昌黎司馬之後平原太守麒麟好學姿容善騎射恭宗高宗即位將軍

慕容軍事進攻麒麟:「進取賊人韓信范陽勁敵在前便自此以東生變。」人大麒麟冠軍將軍冀州刺史東陽麒麟六十攻戰器械於是麒麟停滯高祖給事黃門侍郎歸順四千

冠軍將軍刺史麒麟刑罰從事麒麟:「何以示威?」麒麟:「刑罰所以不得已犯法何所必須斬斷威名。」退麒麟士人:「久遠數百土人監督新人州郡冠冕吏員華族德安。」

太和十一京都麒麟時務

古先哲王國立太平百姓衣食禮教入粟孝悌常軌
京師三分山東京都農人
伏惟陛下高三昧旦一日周文不暇以為不為不恤承平豐穰積年競相無限喪葬工商錦衣農夫糟糠荒蕪府庫寶貨市里衣食實在珍玩禁斷吉凶格式貴賤有別朴素天下男女四時巡行使相勸嚴加賞賜數年之中免於流亡
往年不可長久天災供給增益所謂宿荒年
十二五十六以素儉約麒麟臨終唯有清貧如此散騎常侍將軍

長子好學文才十五太學司空祕書著作中山當世。〈祕書太和十四寧遠將軍漁陽太守

字元自修頗有學識未能清河常侍郎中顯宗不受顯宗其先兄弟友愛如此居喪

不得田野不得終身靈太后尚書領軍大夫定興學官𢷋賓客上書

太傅清河位居盡忠奉公竭心先皇崩殂陛下當朝同分反常小子讒佞權勢圖謀眉眼誣告國王明明赫赫無罪朝野若非身命千里
紛雜殿西阻絕于時吏部其弟退由此太后拷掠,[1]莫不公卿莫不。[2]僕射發憤致死忠誠節義非但蘊藏胸襟文翰搜括史傳二十忠心萬代豈可一朝遺志
兵馬太后國王不由陛下賞罰出於重地京官心腹中山興義神器南奔。[3]猛將盡忠棄市其餘屠戮不可稱喪氣致使猖狂蠢動趙高關東鼎沸使四方自古竹帛
迭相高官祿任情自取非但痛恨終身聖朝洿天人忠臣三事所謂朝野切齒遐邇扼腕蔓草曠代振古不斷更生寒心
潛伏白日星辰寂寥千古相比陛下太后四海詣闕
靈太后引子舍人

修國史將軍未幾著作將軍建義黃門

清白自守人事少孤顯宗撫養顯宗顯宗友愛等於車馬資財費用未嘗上書於是華東太原太守刺史朝廷肅宗

京師莊帝以為不遜大怒請罪莊帝將軍慰勞詐降至樂廷尉大辟恕死未幾尚書吏部普泰散騎常侍將軍光祿大夫吏部出帝著作歷城開國食邑五百將軍光祿大夫

天平國子祭酒儉素安貧退兵力祭酒陳請:「朝廷祭酒韓子。」將軍大將軍

尚未李氏迭相歷年因此慚恨興和不能遵奉武定將軍三司幽州刺史

顯宗茂親剛直才學沙門顯宗百餘人名一遍隨即一二顯宗無誤:「貧道生平以來。」

太和秀才對策著作車駕中書侍郎既定遷都顯宗上書

其一輿中山以為何者當今徭役洛京速成徭役洛京輿供奉殷勤高年鰥寡菜色。[4]三農其所不少調輕省大駕親臨往來紛紛道路將來暴露輿北京南州分析洛京可以
其二自古儉約奢侈宮室致力經略洛陽基址魏明帝陛下遷徙貴賤通利溝渠使有別四民天下幸甚
輿洛陽甚為陛下千金坐不垂堂富有四海之內以為儀容而已不虞清道而後山河不加三思之所以省察
伏惟陛下聽法墳典加以之至隨時文章成篇所以養性莊周有待有待不安陛下垂拱責成天下
高祖

顯宗:「進賢取士正名賢良方正州郡朝廷門望不復如此門望士人假冒門望其父皇家賢才而已以為是以大才大官小官各得其所以致今世奇才不若取士豈可便宰相重者賢才無遺。」

:「所以兆庶所以是以國有刑法於是有罪不行僥倖不足太和以來棄市,[5]遠近肅清由此在於不在州郡當時行一百官無私迭相成風陛下之內赤子堯舜和氣由於:『與其。』。」

:「犬戎鎬京』,光武中興自創西京廢舊陛下中土稽古復禮出於不得已春秋宗廟代宗山陵王業聖躬福地便不安一如故事。」

:「洛京居民官位相從不依族類官位非常有朝衣冠顛倒至於聖王四民定則不淫耳目父兄太祖道武皇帝不暇分別雜居任情混雜假令長歌任意就學不可雜居士人不宜賢聖作家士人百年士人兒童容態一朝是以士人禮教雜居風俗朝廷選舉人其一以為升降至於,[6]稽古光宅中區公地分別在於一言何為。」

:「相承淮北中華招誘邊民州郡重名疑惑書記錯亂所以疆域正名以為地理舊名州郡今人復舊。[7]天下不得有所倉庫軍國至於功德然後末代無限以來太過在朝祿土木屢加鰥寡?[8]褒揚不可以親近天府。」

:「宿武官文官而今無益事實如此之類禁止。」

高祖

參軍高祖不許高祖顯宗:「著作國書所聞欲取古人遼闊當世文學。」顯宗:「大勝比來著述不見才能居中。」:「顯宗復有。」顯宗:「短淺上天陛下不敢古人聖明實錄時事後人揚雄太玄經當時不免二百諸子日月之後仰觀祖宗巍巍陛下明明。」高祖:「假使無愧虞舜何如?」顯宗:「不可以百官陛下堯舜公卿二八。」高祖:「為著奉職良史。」顯宗:「直筆不受安眠美食優於。」高祖員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