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Wei 《魏書》

卷64 郭祚 張彝 Volume 64: Guo Zuo, Zhang Yi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太原晉陽車騎前後司徒上黨太守世祖徐州刺史祿大夫姿鄉人女巫富貴涉歷文章主簿刺史書記太原共相得以

高祖秀才對策上第博士中書侍郎尚書給事黃門侍郎夙夜高祖高祖黃門車駕長安行經:「祖宗?」:「。」高祖:「先賢一門。」:「先人微臣幸甚。」東光高祖華林園陽山:「陛下。」高祖:「?」:「高山。」高祖:「?」散騎常侍黃門高祖銳意典禮九流遷都內外多事黃門參謀注疏昭儀百官高祖:「溫良博物?」

高祖散騎常侍高祖:「。」:「陛下照臨授職進退可否幽明人倫有序一行差異。」高祖沉吟:「應有。」須臾:「子產不敢辭讓。」高祖:「忠諫使不能。」輿尚書高祖咸陽吏部尚書吏部尚書大中

世宗不出兄弟:「是以先王沿所以不容詔旨實在不可何以逃竄兄弟罪人妻子罪人妻子不免。」

吏部官位至於假令得人徘徊然後下筆下筆:「便。」當時招怨稱職以此

使將軍刺史太極殿京師將軍青州刺史賑恤斷決淹留金紫光祿大夫大中尚書僕射議定黃門參議故事至於。[1]僕射以為世宗:「太極車門在朝司馬。」太子世宗東宮肅宗肅宗應詔左右御史中尉迭相世宗私事僕射

:「前後天下超越階級景明正始尚書中山王英滿不得去年以前不同裁決:『依舊。』景明正始景明東西文武三等任事尚書上第分為前後不同參差。」:「以前以上以上上下以前以上不滿以後上下。」

:「考察殿殿殿以為前後各自善惡昇降殿殿復有文案十年之中三經不問輕重御史案驗殿?」:「文武以降負累殿在其中至於依舊來年殿赦免殿。」散騎常侍

國學:「雲羅西之間徵兵所在不可之際板築不時。」世宗末年東宮受賞百餘錦繡恩寵甚深僕射

:「危亡古諺,『不可』。不時恐同三十羽林五千京東一如雜物軍人如此農桑事理不得不跋扈六月揚州猛將當州浮山夾攻。」

使散騎常侍都督諸軍西將軍雍州刺史太和以前便黃門便滿足危亡自陳:「人生明白。」二十餘年隆重進趨東宮師傅尚書尚書任城西雍州加大執政領軍曲躬太尉從事高陽大怒矯詔六十七

政事稱職斷決故事一朝遠近莫不惋惜靈太后臨朝遣使弔慰伯爵正光使車騎將軍三司雍州刺史

高祖中正從容:「中正。」退密友:「真偽我家主上吹噓。」死後

長子為主簿第二

東光武定大將軍大匠受禪

涉歷占候彭城中軍參軍員外司徒主簿太尉從事當世善事」。肅宗將軍大夫中書侍郎五十一

武定膠州參軍

著作將軍刺史

武定定州長史

清河武城曾祖慕容太守歸國世祖平陸平遠將軍青州刺史青州刺史

風氣高祖侯爵李安親友往來朝會追隨為主安民豪放出入殿顧忌文明太后恭謹如此召集督責善於督察東西使有所以此主客大夫主客黃門居喪送葬平城千里徒步乘車顏貌當世高祖冀州遣使弔慰將軍遷都太常散騎常侍巡察河南十二聲稱使尚書郎中尚書世宗尚書世宗尚書處分非常奔走御史中尉曠野」,詔書切責

安西將軍秦州刺史故事隴右於是出入威儀可觀一方肅靜太極將軍不許隴右宣布舊俗佛寺名曰輕重土木公主寡居意願僕射主意不可世宗刑法勞役百姓親愛奉法所得數年手脚便志性不移朝拜祿大夫

愛好知己輕忽下流家庭志氣:「高朗列星增大莫不未盡先聖諫鼓舉動庶幾見善思齊孜孜卓絕中古二千太祖重光世祖顯祖。[2]高祖大聖臨朝經營荊棘更新海東雜種西漠北重譯納貢積德武功發明蒼生薦言八十餘年出仕專門方略陛下。[3]出入,[4]安撫碎石舊書興起修造益民囹圄寂寥風景行者丹青太康武乙雷暴淫亂牧野倒戈旋踵幽王篡奪晉惠闇弱骨肉使燕趙如此庖犧終於十六二十八三千二百雜事五百八十九合成名曰諫鼓之類披覽左右陛下宗廟黎民賢君微臣沉淪地下。」世宗

:「王統芻蕘輿不然善惡有時兩漢傳檄未始中夏西燕趙五涼致使禮儀暨大之間天下高祖成周八百修文憲章所謂五帝三王無德不明得失使觀察使宣恩東夏齊魯之間片言任重遂心輿問罪行軍樞機四海不及未幾丘壑夙夜以為陛下日月雲雨祿拜掃一二年來髣髴使。」

肅宗:「之中出身能幹近來參差便古人當時。」西將軍冀州大中六十自強人事孜孜公私衣冠從事延請道俗人物南北莫不之間未能秦州漢中積年朝廷

第二使會集無畏父子安然神龜二月羽林相率尚書省詬罵長子尚書郎擊打上下畏懼遂便道中為兵屋宇當時其父羽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