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Wei 《魏書》

卷65 邢巒 李平 Volume 65: Xing Luan, Li Ping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河間。[1]五世石勒高祖知名世祖范陽勃海等同中書侍郎常侍將軍平城使劉義隆還鄉世祖:「長者東宮安在?」司徒:「在家。」世祖冠軍將軍定州刺史主簿

好學博覽文才姿州郡博士員外侍郎高祖所知員外散騎常侍使蕭賾中書侍郎常參座席高祖司空遣使:「依然。」:「陛下中京無窮昇降。」高祖司空僕射:「。」:「。」

黃門新野高祖:「乃至如此。」:「新野唯有危機。」高祖:「以來城隍所以露布。」黃門御史中尉大中散騎常侍尚書

世宗:「明王德治天下莫不金寶安國金玉古今奢侈雕鏤朝廷節儉百姓日夜孜孜輕賤珠璣而已景明邇來於是商賈貿多於加以節約常有不足便不受。」世宗尚書常侍如故

行事漢中使都督諸軍西將軍進退得以便宜從事漢中白馬西歸順寧遠將軍洪雅六千,[2]乘勝關城之下將軍關城將軍三十南安大寒七千相繼西將軍天賜太守七千率眾天賜前軍一千三百遂平:「高下都督。」使安西將軍刺史

巴西太守巴州刺史巴西冠軍將軍率眾深坑冠軍將軍南安,[3]冠軍將軍將軍所在擊破將軍將軍將軍回車進擊將軍收集梓潼將軍殺傷萬有開地東西七百南北千里十四二部涪城

揚州成都相去萬里水路去年四月十三日發揚今歲四月水軍西周年益州反叛倉庫民人喪膽固守少年,[4]及至益州便、[5]則是駕馭退並非宿左右少年而已民望殘暴民心劍閣南安界內三分南安任意前軍劉禪綿竹投降苻堅三月漢中四月涪城未及逃命桓溫西征骨肉至親逃亡涪城宜城便弓箭至少傷人
乘機春秋未有征伐混一陛下在於是以壽春使不才內省漢中東西國威將士用命經度南安前軍梓潼新化瞻望民心更為便難庶幾益州殷實十萬壽春實在朝廷欲經在此便
:「𨵦安民席卷西南中途告退。」

十八中國所以實力古人智勇所以前進涪城涪城益州便是早晚梓潼民戶數萬朝廷劍閣天險古來張載:「。」之一可惜不易劍閣以來鬢髮憂慮戰懼寧可一日所以勉強退陛下爵祿是以孜孜涪城涪城便是益州水陸援軍自守能持使相次聲勢連接萬全然後不得
巴西南鄭一千四百多生巴州鎮靜梁州因而民望非唯山居文學往往可觀風流不少不能至於便是梁州是以多生動靜建議,[6]自號巴州刺史以來使行事巴西廣袤一千民情墊江不復國有
世宗不從涪城不定

巴西張法養女美色專心酒色公事無能忿切齒巴西反叛討平漢中從容風雅之後百姓誅滅奴婢二百商販尚書

相繼朝廷使都督諸軍將軍尚書如故世宗東堂:「旬朔諸軍將軍膝下東南將軍將軍自古忠臣。」:「送死逆順陛下陛下東南。」世宗:「無憂』,將軍。」

將軍率眾冠軍將軍將軍率眾孤山;[7]率眾擾亂八十斬首四千兗州宿豫,[8]水陸諸軍平南將軍船舫中流四面數萬列侯三十宿豫淮陽退四十

世宗:「混一公私宿豫歿淮陽將軍電動一朝大憝千里自古餘燼乘勝不可便三軍因時經略東南進退。」:「淮陽宿豫事宜乘勝進取。」

中山王英乘勝眾會:「詔旨乘勝未盡在於,[9]無能攻城未幾虧損江東今歲大敗君臣取笑天下野戰非人有餘廣陵四十淮陰歸順兵士軍士二時可知乘勝愚見修復之後江東畜力待機。」:「進軍經略。」

:「奔走邊患贊皇愚見修復之後凶身螳蜋不宜自取疲困中山進軍未解得失不顧萬全廣陵內地未可知屯兵自在;[10]八十之前廣陵任城自守水深填塞何以冰雪怯懦不受空行天險朝貴不知不復如何難行中山處分隨逐東西俗諺可否。」:「士馬神速東西乘勝機會。」世宗敗退

不平世宗御史中尉世宗於是漢中良人奴婢漢中所得巴西太守民女化生二十化生數人世宗:「大功已經不宜為此。」世宗

豫州刺史司馬冠軍將軍率眾懸瓠羽林開國食邑五百宿豫世宗東堂:「司馬慎重不足,[11]懸瓠東南,[12]憂慮生理獨立吳楚交兵何時可以?」:「非有深謀大智構成司馬百姓不得已水路不通不能利欲歸順奔走京師陛下不足。」世宗:「忠孝救世不得。」

於是八百次於大將軍率眾七千二百擊破乘勝至於懸瓠既而大兵長圍使將軍都督諸軍將軍中山王英次於懸瓠以後不敢二十一開門等同豫州京師世宗東堂:「可謂無愧古人。」:「陛下威靈將士。」世宗:「一月。」

宿豫懸瓠修正不復絲毫殿尚書將軍延昌五十一文武朝野瞻望上下四百朝服車騎大將軍刺史世宗冀州黃門:「人情。」車騎將軍刺史」,淺薄

頗有風氣司徒參軍博士本州中正靈太后自陳:「功名大將軍功階級忠臣不為慈父。」靈太后吏部郎中安遠將軍刺史稽留孝莊將軍散騎常侍東道逆賊濮陽散騎常侍將軍永安受任除名將軍金紫光祿大夫出帝將軍祿大夫加車將軍大司農財利武定五十六將軍祿幽州刺史

祭酒父喪謀反伏法

鎮遠長史給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