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Wei 《魏書》

卷69 崔休 裴延俊 袁翻 Volume 69: Cui Xiu, Pei Yanjun, Yuan Fan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裴延儁 
清河御史玄孫劉義隆員外侍郎宗伯世宗追贈清河太守少孤自立秀才京師雅相尚書長子高祖以為尚書主客給事黃門侍郎好學涉歷公事軍旅手不釋卷崇尚先達後來常參高祖禮遇次于

高祖南伐以北尚書僕射尚書高祖:「北海年少政績便。」長史給事黃門侍郎車駕彭城泗水

世宗祖父勃海於是嚴明長治下車數人廣布耳目所在莫不百姓止息勃海盛名山東四方學士相宗弟子所在不見使肄業儒者稱為口實

吏部郎中散騎常侍選任愛才拔擢廣平世宗交遊將軍洛州刺史數年幽州司徒長史聰明斷決幕府多事無疑加之公平清潔吏部郎中將軍冀州大中光祿大夫河南肅宗即真將軍將軍幽州刺史安北將軍遷安將軍青州刺史青州𢶏一千上書德政靈太后青州清白愛民德澤百姓追思

安南將軍尚書將軍尚書殿尚書典禮朝廷諸公:「尚書意處不能。」正光五十二五百車騎將軍尚書僕射冀州刺史

謙退尚書丞相第二領軍長庶祕書志氣自得尚書僕射僕射其外叉子

長子字長武定尚書武城縣開國

散騎常侍

侍郎司徒司馬散騎常侍將軍潁州刺史貪汙御史興和賜死臨刑賦詩訣別不及營救

仁弟孝莊尚書庫部鑄錢合家逃逸城陽不從

弟子尚書彈糾常侍使

弟子武定東莞太守

弟子祭酒

敬禮太子舍人樂安太守安樂長樂晉寧貞烈有德行

子長好學少有令名給事還鄉久之刺史參軍天平主客使散騎常侍使宿豫將軍青州刺史

裴延儁河東聞喜冀州刺史曾祖天明參軍河東太守平遠將軍雍州刺史主簿平陽雍州刺史

事後涉獵頗有秀才著作尚書殿太子洗馬中正太子太子頃之太尉太子中舍人世宗侍郎雍州西長史將軍中書侍郎

時世專心釋典不事上疏:「文思稽古讀書馬上手不釋卷補益雖則劬勞不可足以足以陛下法座善於五經治世應時必須經書內外真俗。」

鎮遠將軍太傅清河:「僕射。」太子中庶子如故冠軍將軍肅宗散騎常侍起居注將軍西將軍廷尉將軍幽州刺史

范陽五十漁陽廣袤三十多時修復調疏通舊跡勢必營造履行未幾百萬十倍百姓至今主簿學校禮教大行民歌考績天下

繼母療治未幾太常汾州山胡正平平陽尚書西北道行節度諸軍不已車駕親征上疏諫諍尚書安南將軍殿尚書中軍將軍散騎常侍御史中尉吏部尚書守職而已不能有所裁斷莊帝河陰遇害都督諸軍三司將軍雍州刺史

尚書郎員外常侍兄弟同時遇害光州刺史丞相高陽外孫尚書僕射

鄉里

高祖司空主簿尚書主客郎中吏部尚書任城知人遠大高祖南伐吏部北大將軍從事河北太守接下百姓四十三

長子

字長武平鎮將

武定太尉司徒長史

字元起家,[1]功曹參軍世宗絳縣安北長史大夫尚書郎中

汾州尚書西北道行李德汾州刺史自守力攻裴延儁大都章武王融都督宗正郡山宜都惑眾假稱帝號抗拒戰敗乘勝圍城將士誘導宜都山胡胡人旬日之間不許汾州刺史將軍如故都督未及人相倉庫空虛死者十三奔赴西汾州西聚眾自號建始大都長孫、[2]宗正相持不下慰勞使大夫中正

孝莊光祿大夫從子天光關西安西將軍潼關都督尚書河東河北宜陽前廢帝將軍金紫光祿大夫將軍散騎常侍車騎將軍光祿大夫將軍光祿大夫出帝太守大將軍天平六十一使都督諸軍吏部尚書將軍雍州刺史大將軍尚書僕射如故

武定太子洗馬

從父少孤倜儻員外侍郎

正光汾州自立數萬戰士身先士卒深入相連大戰西。[3]

鳩集南通嶺東率眾深入二百朝廷以此要之肅宗太守將軍都督之後逃竄來歸永安大夫

大都率眾追擊追還河內年三十

任俠鄉曲壯士好事者相依撫養四方遊客常有百餘愛好才學相交滿是以為時

永安太尉參軍

頗有志節起家咸陽為主簿建興車駕次於高祖:「郡望,[4]?」:「陛下天順心力躍馬王府而已。」高祖:「。」車駕咸陽:「主簿主人。」司徒主簿疾病奔赴久之中山王英歿四十八河東太守第二之後文苑

高祖兗州參軍太山太守清靜司空從事正光五十七將軍秦州刺史

孔明篤學屬文正光秀才太學博士永安祕書監才學著作將軍諫議大夫著作出帝孝莊施行四部要略以為參軍廷尉融入吏部御史武定五十二退才不理會作文別有

頗有起家汝南參軍孝莊廣州。[5]刺史起義以軍太尉從事參軍司空長史武定中尉廷尉四十五

弟子將軍員外河西太守將軍滎陽太守年三十將軍雍州刺史

員外侍郎僕射身長腰帶之中太守金紫光祿大夫

高祖所知著作長史高祖中書侍郎清貧祿溫縣尚書郎太尉參軍太守冠軍將軍洛州刺史歿關西

族人珍寶太和河北少孤清苦自立太守司馬中正參軍夙夜所知轉給汝南郎中無常一日之中太尉從事將軍肅宗汝南太守不行太原太守肅宗其事五原縣開國三百將軍刺史將軍雍州刺史興和元年七十三

武定徐州參軍

青州刺史府主簿東陽,[6]大將軍其外近親與其參軍孤寒相依兄弟公府排斥

才學擅美一時景明著作司徒祭酒將軍尚書殿正始尚書與門廷尉博士堅固御史前軍將軍都尉羽林尚書郎員外公孫太師彭城高陽京兆青州刺史將軍大匠國子祭酒廷尉其事豫州中正

辟雍

異端不復經傳以為詔旨。[7]可知典章莫如三代郁郁制禮作樂遺風不朽
周官時事三代淮南月令體例既而法度正義妄說斐然因之一代鄭玄:「合於五行周禮以為德行,[8]不同而言無明。」周五不同可知何者張衡東京:「布教重屋。」:「。」:「四維不能各處使。」捐棄舊章不復載籍鄭玄詁訓三禮五經異義人意察察確乎足以闡幽周公損益漢制章句繁雜不能魏晉五帝坦然基址髣髴不同得以便進退晉朝穿鑿並非經典正義妄作學家常談不足
稽古憲章文武追蹤三代使可知經紀遺訓支離橫議妄圖宇宙
北京良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