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Wei 魏書

卷78 孫紹 張普惠 Volume 78: Sun Shao, Zhang Puhui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昌黎慕容氏濟陽太守上黨太守好學頗有文才陰陽術數校書郎給事羽林朝廷大事好言得失釋典共修

延昌

建國乖人作用古今伏惟天明無窮七百嚴防固守長安股肱上黨四軍徵兵車水山河要害緩急去來持平應時堂堂危懼
清濁清濁不平中正真偽混淆使身等士人不以兵士人間亡命漁獵衣食避寒兼職人子隨逐南北東西卜居任意如此不可勝數爪牙不復混一事實流浪強敵伺隙不平戰國北邊
一統持平大道縱橫行權故道不可文質不可洿文質應世洿權勢然則人物先帝施行不出餘年帝王安置經緯三才包羅措置風化作用賞罰乃是有為樞機世法博古大體可觀之前高祖昇降措意是非以是不理不可臣下執事無名農夫盡力功名
未幾太守司徒功曹參軍步兵校尉正光中書侍郎使高麗鎮遠將軍將軍久之和糴使軍國利害:「文質治道洿人物能事伏惟陛下宰輔無為漠北隴右驚擾不通下情始末治安中京以來太和得失四方心態高祖延昌正光奏疏收錄即日事勢乃至微臣東南西北尤人變亂肘腋大事冗散樞密可謂經緯甚多無機天下大器當今躡足肉食痛心無已執事社稷。」

抗直懇切天性高下不見採納便嗚咽以此

將軍使吐谷渾朝見靈太后:「。」:「。」[1]太后將軍大夫守門吏部郎中:「富貴。」不測所以未幾河陰祿命甚多知者

建義將軍如故金紫光祿大夫永安以前參議正光壬子賜爵新昌太昌將軍光祿大夫永熙六十九都督諸軍大將軍尚書僕射冀州刺史

受禪

將軍大夫

從父濟州長史

太和秀才步兵校尉武邑太守將軍刺史

出繼武定,□□太守

弟子曹參

常山門人身長容貌魁偉中水縣令受業專心墳典不息還鄉講習精於三禮春秋百家

太和十九為主頗為高祖所知尚書任城學業聲價僕射言論世宗將軍安西將軍雍州刺史參軍

在身七月集會文武:「六術皆因不易道者然則莫大終身之外之內不可不可日月小功以上沐浴曾子問曰:『相識喪服可以?』孔子:『。』:『喪服可以?』子曰:『非禮。』:『。』小功之內可觀雜記:『大功以下適人非黨。』明教城中文武武藝國家殿下百姓便是先王哀戚所以令德子孫禮樂從事不可不可二者事體空虛調二三便九月然後伏惟萬民舉動發言管見芻蕘無遺輿。」託辭答曰:「文武成規振古常軌公制豈可之間相率費用兄弟小功不絕來意。」

揚州羽林南大將軍府主簿威遠將軍所知聲譽裝束藍縷二十羽林

臣僚立碑康王元妃。」答曰:「王妃夫人孟子元妃繼室相對先王無聲不假別名愚以為在生春秋,『夫人』,經書』,[2]來歸夫人成風』。婦人一世萬代定名?」

師大安樂長史班師將軍安北司馬步兵校尉河南世宗飲酒將軍以為太甚故事之後不拘熙平吏部尚書文學寧遠將軍司空曹參時任司空書記

廣陵王北海所生祖母博士執意不同會議:「祖母受命可謂受命天子喪服慈母』,:『。』:『大夫大功。』大夫以為天子列國其所生母公子大功輕重顛倒不可,『不臣』,列國無疑何以喪服,『姊妹女子國君』,:『何以大功諸侯公子公子不得先君。』然則兄弟一體位列諸侯不可公子天王大夫公子大夫不同大夫其三受命先帝大邦公子不是問曰:『從輕公子皇姑。』公子廣陵北海先皇先后正統其所皇姑不以以期慈母不亦,『祖父母父母長子』,:『何以父母長子然後後者。』獻文皇帝諸侯不得正經毫毛天子莫非臣妾何為:『。』不為。[3]不以服服其所何所公卿便大夫當今不須列國臣僚一方不得諸侯周禮。」

當時同異博士之後鄭重諫議大夫:「不喜。」

靈太后司徒相國太上以前后父太上詣闕上疏不可左右畏懼敢為穿磐石

尊君臣子所以使勳績然後顯揚當時萬代侍中司徒至尊四海聖上之至憲章天下不亦太上何者:「天尊乾坤。」乾元」,」。乾坤不可禮記:「無二無二無二。」明君不可詔書司徒太上夫人太上夫人司徒高祖受禪獻文皇帝太上皇皇太后司徒太上春秋臣子不可加上:「先王。」司徒太上以為太上皇司徒翼翼
天下太上皇」,」,小子」,天子司徒三公孔子:「正名正則不順不順不成不成禮樂不興禮樂不興刑罰刑罰措手。」不可以」,「不可」,「天道地道鬼神人道」。:「。」亦或天地神靈所以日月微臣司徒卑下天下幸甚
聞見災變所以愚以為無上不可千載司徒后父人臣不加天下不可女子父母兄弟」。朔望司徒晨昏之間蒸蒸不虞道路蒼生瞻仰光大草木不敢不朽
太后召集王公五品其事遣使問答侍中中常侍得失任城:「太上皇聖母臨朝太上何必。」對曰:「天子太后。」:「太后聖母得以詔令嚴父?」對曰:「后父太上未有豈不尊崇何以不遠古義太后何故太上。」太傅清河:「臨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