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Wei 《魏書》

卷79 成淹 範紹 劉桃符 劉道斌 董紹 馮元興 鹿悆 張熠 Volume 79: Cheng Yan, Fan Shao, Liu Taofu, Dong Shao, Feng Yuanxing, Lu Yu, Zhang Yi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鹿 
庸人北海顯祖劉義隆參軍文學劉子業刑獄參軍以為員外將軍領軍東陽歷城慕容著作顯祖漠北朝臣輿顯祖尚書:「不如人意。」

太和文明太后散騎常侍侍郎朝服行事主客:「得以朱衣入山!」[1]:「不容改易。」如此不移高祖尚書學識明言:「未解朝服行禮?」:「吉凶不同遭喪之下江南不能成事行人得失!」明言:「南北齊高帝以為。」:「高宗君臣內外行人主人以素衣冠之中皇帝以來百官冢宰得以。」:「三皇不同安知得失。」:「如來虞舜高宗?」:「行人主人使戎服不可緇衣指授必得本朝。」:「君子折中應有君子非理亦復南史直筆。」既而高祖高祖:「得人。」明旦文武侍郎高祖清貧

十六蕭賾散騎常侍侍郎朝貢朝廷高祖行禮酒食:「南北大國?」:「小節中原尾生先主宋朝便?」行者失色:「魯肅?」:「追蹤!」不對

王肅歸國高祖江表是非紛紜高祖:「明日引入。」輿古跡使朝歌朝歌:「應有頑民。」:「武王司馬。」青州:「青州何必其餘。」徐州:「青州徐州今日重來所知。」馬上御史:「向者戲言致辭。」高祖彭城:「制勝。」輿高祖:「行次朝歌。」:「前朝失言再說。」大笑高祖:「。」:「便為難聖朝。」高祖:「因此。」:「達人。」高祖:「為人欲求。」:「所謂陛下。」上馬朝服僕射

遷都高祖無行給事洛陽假日行次靈丘蕭鸞遣使驛馬車駕高祖:「蕭鸞幽明陛下應人按劍不可有毒聖明萬全。」:「此前!」:「聖明。」高祖:「不得。」:「文王芻蕘晉文輿卑賤。」高祖

高祖徐州龍駒舟檝黃河傾危上疏高祖:「京邑伊洛四方黃河必須所以百姓不得。」衣冠羽林領主威遠將軍

于時宮殿民運伊洛高祖百官在位左右世宗司徒彭城:「歸國著稱優陟高祖。」左右主客將軍將軍主客如故

小心典客十年四方乃至衣食祿景明平陽太守將軍如故將軍光州刺史

鄙俗河東相好知音嗤笑乃至大行御史

敦煌聰敏十二就學:「希有成立過期。」

太和太學十六高祖文案高祖黃門所知高祖近臣:「從容。」將軍將軍公車給事羽林

揚州刺史任城壽春:「十萬往還廣陵廬江朝廷。」:「十萬往還徵召兵仗何以社稷。」沉思良久:「。」使

都尉使者如故去職寧遠將軍長史太守使還都朝廷河北五千五萬西大使步兵校尉勸課都督中山王英形勢城隍防守不可班師不從稀土量度處所譙城便

為主中堅將軍前軍將軍游擊將軍將軍如故賜給以上然後靈太后用心有益安北將軍刺史守法山胡不能以此聲望莊帝遇害河陰

中山恭謹好學孝廉景明羽林領主迎接都尉校尉游擊將軍正始將軍舍人明見世宗:「黃門三世十年不足。」豫州刺史世宗使老耄諸子非理世宗背叛將軍豫州刺史,[2]將軍五十一將軍洛州刺史

殿御史

武邑中山之後好學腰帶孝廉校書郎頗為高祖所知南陽將軍給事高祖黃門侍郎:「便。」世宗即位僕射轉步校尉武將舍人武邑太守冀州之後加以連年百姓將軍大夫將軍太守刺史所在正光將軍滄州刺史濟州孔子廟圖畫形像之後追思孔子西拜謁

武定太守

新蔡好學頗有文義起家四門博士殿御史助教將軍舍人世宗

豫州慰勞上蔡江東領軍將軍便器重遣使:「忠臣孝子不可無人。」:「老母。」:「彼此豈不。」:「兩國本朝。」衣物引入舍人慰勞:「戰爭塗炭是以。」:「所以天意治天下天下宿豫漢中。」司馬世宗永平給事舍人陳說朝廷不許輕車將軍舍人步兵校尉

肅宗天馬八十將軍大夫舍人如故加冠將軍將軍洛州刺史民情將軍義宗荊州上書未幾失利義宗求解不許

長安上書:「三千。」肅宗黃門:「?」:「無所畏。」大笑西將軍新蔡縣開國食邑二百。[3]

永安於是安西將軍梁州刺史將軍尚書山南頗有前廢帝長安大行大行從事吏部尚書西將軍金紫光祿大夫參軍永熙加車將軍高平牧馬賦詩:「走馬黃河。」宇文

永安太尉西祭酒

東魏鄉人清河西平太守濟州刺史平原中山山房頗有文才二十三還鄉教授數百孝廉對策秀才御史中尉檢校御史殿使高麗

司徒記室參軍所知朝政尚書殿舍人御史時事食客太保光臨尚書肅宗春秋殿儒者領軍:「未知如何?」:「?」不敢賜死浮萍自喻:「碧池綠水脆弱風波。」

丞相高陽未幾還鄉僕射東道大使太守還家監軍賞罰以此上黨大將軍從事將軍祿大夫舍人莊帝以為太宰參軍將軍普泰將軍祿大夫舍人太昌將軍刺史文集百餘主簿,[4]以為

高祖孝廉太和東宮景明尚書領主舍人行使太守三司

北海學識御史永安黃門散騎常侍出帝國子祭酒家產

學識秀才永安太學博士尚書郎徒步清貧

鹿兵書陰陽釋氏太師彭城徐州至大上岸忿上岸

真定公元國中五言詩:「雕鏤琵琶高遠中華。」:「調白雪未成使。」善終去職梁州和糴和糴不從

莊帝御史中尉殿御史豫章徐州欲歸愛子不然虛實:「有誠盟約人命。」徐州騷擾部將龍牙強兵內外彭城之間答曰:「使使交易。」遣人龍牙既有誠心:「虛實左右使使令人使戶外令人傳語。」密語酬答龍牙

時日龍牙舉火:「中山相見。」:「!」:「彭城非人。」龍牙:「。」住所在外星月:「宿使有所法僧微子。」舉手:「今歲分野富貴。」答曰:「其一未知其二法僧斗牛歲星吳國不久不許。」未及引入:「中山?」答曰:「。」:「遊歷相識。」便:「不為刺客?」答曰:「使本朝。」飯食數人自夸人相:「壯士!」引入:「中山。」起立使:「。」:「國王。」使:「相見。」:「冒險不得反側。」退

須臾司馬北朝士馬多少:「高車白眼五十齊王、[5]等分三道江西安樂羽林十萬琅邪。」人相:「?」:「!」望城:「軍士。」:「。」還軍契約

:「法僧父子頑固城外使揮戈為難都督豫章欲歸於都于時夜光能不按劍殿御史監軍鹿虎口便虛實兵甲祿何以將來定陶縣開國食邑三百。」

員外散騎常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