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Wei 《魏書》

卷94 閹官:宗愛 仇洛齊 段霸 王琚 趙黑 孫小 張宗之等 Volume 94: Eunuchs - Zong Ai, Chou Luoqi, Duan Ba, Wang Ju, Zhao Hei, Sun Xiao, Zhang Zongzhi, and others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1]                 [2]   
置於天象任事宮掖便俯仰擅權因而兩國所以二京豈非形質生命登高苟且不已而後使然而復歸由來非一一世

其間官爵乘勢使朝野患者

不知其所由來閹人中常侍正平元年正月世祖大會

恭宗天性非法恭宗給事道盛侍郎平城任事東宮權勢世祖並不道盛其事道盛等於時世震怒恭宗

世祖追悼恭宗世祖所為尚書僕射侍中吳興侍中太原發喪高宗長子高宗不可猶豫未決愛知東宮中宮便門皇后隨之使閹豎三十以次殿堂而立司馬大將軍太師都督中外諸軍祕書

位居召公內外以為趙高樂之憤怒使小黃高宗五刑三族

中山外祖父石虎慕容校尉慕容遷居中山殿御史因為

長女姿色慕容生子世祖唯有世祖世祖東方罕有不樂平城:「養子人道兄弟禍福。」將至從者百餘下拜從者致敬世祖世祖:「不幸閹人陛下守宮。」養子世祖引見將軍俄而文安給事黃門侍郎

疏闊民戶隱匿綾羅民樂綿非一。[3]於是天下輕易戶口錯亂不可奏議

平涼超遷散騎常侍寧南將軍零陵侍中平遠將軍冀州刺史大官興安

養子柔和長者太和鎮將之後世祖還本南安章武中山王英:「仇家富貴至此奈何一旦!」在內主司不敢中堅將軍校尉

產業中山巨富子孫主簿

曾孫將軍將軍樂平

雁門原平慕容太祖雁門年幼宮刑歸化

中常侍將軍殿尚書少府武陵將軍定州刺史世祖內外大明黜陟定州定州便道鄉里世祖近臣不盡由此恭宗庶人

雍州兄弟武城修飾

高平太原高祖豫州刺史

泰常小心守節禮部尚書廣平寧南將軍高祖公正散騎常侍侍中冀州刺史廣平將軍高平侍中如故冀州高祖文明太后冀州周至年老散騎常侍養老前後車馬衣服雜物不可稱平城高祖左右勞問自陳二百牛乳處子太和二十九十將軍冀州刺史

養子寄生

七十世祖宮人內外青州樂陵太守

文靜涼州其先河內五世平遠將軍西校尉酒泉

涼州沒入閹人改名容貌恭謹小心世祖使出入安遠將軍睢陽尚書侍中河內

顯祖京兆王子百官詞義正直不肯奉詔顯祖變色:「無識伏惟陛下春秋日方天下萬物光景萬歲聖性淵遠味道皇太子不知其他。」顯祖默然良久高祖

祿優厚時尚顯祖中書侍郎徐州北部公孫荊州公孫幽州實有殿:「祿中書侍郎尚書不過。」顯祖:「公孫。」最為於是法禁寬緩以為終日廢寢忘食散騎常侍侍中尚書僕射徐州及其獲罪構成然後在於職事

南大將軍三司定州刺史克己濟公有人:「高官祿足以自給公營情願。」高祖文明太后中山五百一千五百冀州刺史太和四百五十一千二十追贈司空第四

揚州安南長史平遠將軍壽春處分聲稱神龜光州刺史定州鉅鹿

長子侯爵至樂太守將軍滄州刺史

輕薄無行給事僕射閹官

咸陽安人安定危懼率眾沒入宮刑平城東宮略稱

未幾西臺中征伐戰功賞賜世祖瓜步將軍將軍車駕還都給事太僕更改將軍秦州刺史安縣有方畜牧冠軍將軍刺史中都百餘詣闕政化冀州刺史聲稱所在當時無能養子驅馳鞭撻為主簿兼任書記

河南家世寒微劉裕西征洛陽高宗平南將軍洛州刺史鞏縣

謀反腐刑忠厚謹慎鞏縣將軍中常侍,[4]庫部尚書祕書彭城散騎常侍西將軍雍州刺史大官散騎常侍將軍冀州刺史太和二十六十九將軍刺史

中書侍郎東宮庶子宿給事寧遠將軍洛陽殿給事散騎常侍冠軍將軍刺史殿給事中常侍洛州刺史

劉義隆三司婦人故事太和在內預見太尉長史將軍刺史散騎常侍中軍將軍金紫光祿大夫來往致敬河陰遇害車騎將軍三司徐州刺史百年西太守

高祖文中員外京兆大農久之太守司空參軍散騎常侍將軍光祿大夫太昌七十七大將軍三司冀州刺史

太守荊州刺史

大夫

武定豫州西長史之後家僮數百

高陽宦官不以文明太后給事高祖菩薩,[5]不從發憤

幽州刺史不及

數人,[6]出入名位文明太后

安福安定唐人扶風太守世祖腐刑給事散騎常侍文明太后臨朝左右寵幸閹官尚書安南將軍,[7]未幾侍中太后忠誠高祖太后親率文武散騎常侍將軍尚書僕射平王威儀宮城以為高祖太后百官出入二十餘年未曾有由是恩寵歲月賞賜十七太和十年四十九高祖親臨喪事南大將軍司空車駕

養子顯明姿二十餘年而已

熙平員外常侍神龜靈太后肅宗名家未幾正光尋出將軍高平鎮將

道德安定唐人其先漢靈帝安定太守董卓由是幼時東人反叛逃逸京都小心慎密奉上冗散十九中常侍安西將軍尚書安定

納言當機奏議抗直高祖文明太后以為殿尚書如故宿散騎常侍高祖太后出遊後宮導引太后其父大夫賞賜高祖:「老人歸途慎行。」太和十二遷都侍中祭酒尚書。[8]秦州刺史黃金八十繒綵八百使請乞祿以為西將軍刺史光祿大夫高祖西殿十九刺史南征常參左右耆舊勞問正直乘馬出入之間司徒回還

不能侮慢天性數年太師死後經年得以陳訴奴婢三十前後奴婢牛馬數百

酒色御史中尉:「風聞洛州刺史陰平將軍朝野行路風聞籍貫處世在生冠冕次之不能遐邇種類閹人治家,〈教誡換妻洛州千里道路男女人理鳥獸不若廷尉。」死後家業奴婢七百祖父碑銘西方貴人

遂便子長武定兗州刺史伏法

本名。[9]其先世宗改為功曹追贈安西將軍秦州刺史澄城

腐刑內行給事員外散騎常侍將軍富平散騎常侍安西將軍宕昌尚書吏部尚書常侍安西將軍華州刺史散騎常侍之前後進高祖:「。」高祖:「。」御史衣冠世宗大匠未幾光祿大夫。[10]

公私往來衣食雜物夫妻迎送侍立臣妾

部分方山道俗文明太后洛京殿太后墓園太極殿東西內外制度朝夕不倦驅馳少壯勞逸長於人事留意酒食之間每逢往還笞擊作人莫不太傅北海臨問悲悼如此使西將軍雍州刺史如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