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Book of Wei 《魏書》

卷110 食貨志六 Volume 110 Treatise 6: Finance and Economics

莫不為首」,周禮萬民斂財是以古先哲王莫不務農躬親貢賦九州不能赤子攘竊犯法以至於王政之內使仁義禮節所謂衣食足榮辱天下干戈幸而十五

太祖中原喪亂農業經略使東平河北五原至于塞外登國珍寶三十牛羊四百既定中山十萬京都制定京邑西南極四方四維八部勸課農耕收入以為殿率先百姓八十戎車足以

太宗宮人神瑞京畿之內遷都博士於是山東勸課:「人生庶民教行三農生殖教行園囿草木教行教行鳥獸教行成器教行商賈通貨教行教行臣妾勤力。」歲數豐穰畜牧

泰常六部滿調戎馬

世祖即位開拓四海五方不易倉廪貨物庫藏歲時鳥獸

疏闊綿。[1]於是天下戶口錯亂始光一切

神䴥廣漠窮追蠕蠕西張掖方物其後成周歸西焉耆龜茲舉國臣民一時不可龜茲億萬恭宗真君恭宗下令此後數年之中軍國

高宗頗為太安遣使二十天下觀風疾苦使者州郡墾殖飲食衣服閭里虛實盜賊劫掠貧富

太祖中原世祖平方收獲珍寶和平黃金十二白銀玫瑰:「九州來賓錯用紫金白銀範圍文麗。」綿布帛二十內外百官京師七十

顯祖即位儉素率先公卿所以黎庶天安淮北率眾進軍數年山東轉運以為貧富三等九品千里千里納米京師本州

太安高宗常賦之外調十五頗為尚書:「軍國資用以為不可。」:「使地利無窮百姓有餘不足。」未幾調於是

舊制民間四十六十服用尺度高祖七月一準檢察同罪

太和百官祿天下九品調二十調以為官司祿調滿調、[2]十九綿萬年雁門靈丘廣寧白水,[3]青州北海平昌武平高密高密泰州河東徐州東莞東莞雍州、[4]咸陽三原雲陽銅官宜君縣華州華山徐州豐縣、[5]東海麻布

天下

十五以上四十,[6]婦人二十奴婢一頭三十耕作
奴婢有無
不得。[7]不足
二十五十三根依法多種不禁
不得違令
不足不足不足不得不得
麻布婦人奴婢
老小癃殘十一七十寡婦
正月身亡奴婢明年正月
所及,[8]依法
不足不足內人空荒不得無故
新居以為居室奴婢男女十五以上五分之一
不得同時
子孫授受授受之間
隨地,[9]刺史十五太守縣令
不立豪強十年給事:「五家一黨鄉人之一民調十五以上未娶調未娶二十奴婢麻布以此調,[10]調內外百官此外調八十不從孤獨貧窮不能。」

高祖於是遣使其事:「所以有無所以勞逸有無勞逸自古常道由來使使然後平均是以洿損益輕重不同當時以來戶口籍貫包藏富強有餘貧弱不足賦稅輕重同科九品致使淳化民情使。」百姓以為豪富施行有餘於是海內

十一京都加以公私橐駝行者十五道路所在遣使省察主司審覈不明甚多死者承平衣服珍寶太僕十分衣物工商鰥寡孤獨

十二安民:「州郡調分之京都官司豐年之一。[11]如此州郡十分之一以為水陸雜物六十雜役二事數年之中。」施行公私不為

世祖河西水草以為牧地二百橐駝牛羊無數高祖即位之後河陽牧場戎馬十萬京師軍警河西習水死傷河西正光以後天下喪亂

世宗延昌長安驪山登山三百潔白上品漢中漢水淘金年終梁州刺史鑄鐵兵刃所有武庫

西域東夷王府以致羽毛神龜正光之際盈溢靈太后公卿左右不能百姓

之後經略江淮於是轉運百姓道路和糴水運隨便石門、[12]白馬黑水濟州大梁軍國

三門:「西河北河東正平平陽綿公物華州六十河東五十州郡多少遠近造船十三三十九作手足以七十八七百八十一乘四十八十四十造船七百應有一千四百三百造船上覆雜事一千一百造船多少當州不假汾州調不過華州不滿六十依舊陸路倉庫調公私便。」

尚書郎中:「大禹疏決穿受納百川當時長者便防禦倉庫營辦七月十月州郡調,[13]然後之中守護上船耗損。[14]河中缺失不得違失使一如天險千里便利開創不可之後須知御史虛實。」尚書以為上代中古是以以為方舟蜀漢稱為口實東都利益從來久矣事宜郎中公理舟檝遠近公私不宜在前關中鴻溝古迹理實水陸難易不等損益不可同年通水五百三百不少州郡通水今年調舟檝修治使可通如此。」尚書高陽尚書僕射:「實相關西而已同行公私徵召小康必須興修古跡舊事用功疏通使。」未能

正光四方多事加以不足天下調百姓不堪百官五萬三千五十四六千九百六十三十五百九十九四時使斷限爾後出征相繼器械資糧不可關西喪失尤甚帑藏內外百官二分五十九九千八百五十六五萬三千九百三十二

孝昌,[15]京師收稅

莊帝喪亂之後倉廩入粟八千六千四千三千七百五百出身一千五百九品出身一千沙門四千本州本州;[16]州郡三千五百維那以外州郡七百三百維那

天平資產一百三十四十九州所在賑恤死者調依舊武王海內四十天下

河東鹽池官司收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