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New Book of Tang 《新唐書》

卷一百四十三  列傳第六十八    高元李韋薛崔戴王徐郗辛 Volume 143 Biographies 68: Gao, Yuan, Li, Wei, Xue, Cui, Dai, Wang, Xu, Chi, Xin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高適滄州渤海落魄不治宋州刺史調封丘不得河西河西節度使衛兵曹參掌書記祿討賊拾遺監察御史潼關群臣天子西河池:「忠義乃至監軍軍務倡優娛樂武士死戰趙國南陽一二中人監軍取勝楊國忠不肯陛下今日。」御史諫議大夫負氣側目不可肅宗不足揚州大都長史淮南節度使江東西師會安陸太子

未幾刺史劍南節度百姓調度西上疏:「劍南西其實一道南蠻西吐蕃劍南異時山南不能節度歲月西不得嘉陵衣食貿易成都不可成都而已可見枘鑿萬端官吏關中士人流入道路不亦以西無人不足國家不足何以彈丸太平不可不可東川劍南從事陛下關東朝廷。」

大略天子西節度使廣德元年吐蕃隴右牽制雲山刑部侍郎散騎常侍渤海永泰元年禮部尚書

節義功名不為便五十氣質好事傳布賀蘭使諸軍各自君子以為

後魏山王十五曾祖太宗遼東宜君二十牝牡五十姿:「王公鷹犬聲樂儒學。」參軍:「。」四十調:「人生衣食不宜復有。」以為」。安祿山結戒:「不得山林名節羞辱七十六門人先生

不羈十七折節天寶十二進士禮部侍郎:「!」上第天下人間明見肅宗天下史思明河陽河東京師拘忌其一

:「往年逆賊西四方百萬當時可謂人心天子靈武西河南州縣河北不盡山林江湖亡命盜賊州縣百姓轉徙不絕將士賢人君子不出陛下靈武鳳翔今日殺敵今日亡命今日盜賊今日財用百姓今日今日朝廷賢者天子?」:「非難前日天子側身勤勞士卒人權今天時而太常和聲軍務百姓疾苦良馬美女輿服禮物符瑞日月朝廷歌頌盛德大業四方貢賦天顏文武大臣至於所以不能強制陛下今日靈武強弱可言!」

其二

:「士人:『奉天兩全不勝生死是非名位財貨勤勞無窮鋒刃人主?』:『有病父老寡婦乞丐不足死者?』:『天下殘破蒼生流亡道路天下我等不安不復忠義!』如此奈何?」:「國家其內內情之中如此使朝廷天下忠信蒼生無端吾等何所?」

其三

:「陛下蒼生太平勞心?」:「天子不知詔令丁寧不行一再天子不知以為不行足以在乎天子能行必將拘忌一切天下賢士小人然後不惑帝王常道何為不及?」

:「能破。」曹參監察御史山南西道節度參謀義士五千戰死名曰

史思明建言:「不可。」泌陽十五討賊監察御史節度使請益水部員外山南東道父母:「仁者可以忠信義勇將士父母給以衣食有所。」代宗著作》,

河南國史世系在家天下自稱以為左右少長相從酒徒:「著作不帶人間久矣可以。」不從時俗當世安能著作安能人間醉人情性所為使存有:「全家如此!」

久之刺史西居人數萬四千使調發二百不忍:「男女牛馬百姓不一未有嶺南不盡四十一有湖南百姓租稅租庸使雜物十三。」明年租庸使上供十萬:「租庸增減。」民營徭役流亡萬餘經略使母喪節度將軍民樂京師五十禮部侍郎

趙州高邑大理評事河南使判官汴州洛陽臨川三月德清監察御史吏部郎中淮南西使楚州海潮十倍德宗崇義李希烈崇義左右使能立不可不然崇義河中觀察使未幾山南東道節度使不受迫脅萬端死守不能往來使謀殺密詔檢校工部尚書湖南觀察使建中六十二吏部尚書

京兆開元天寶節度使調藍田楊國忠鑄錢使判官州縣無聊玄宗宮室以為監察御史劍南節度行軍司馬判官中人難治西參軍支使第五商州刺史租庸使自稱刺史王政江陵調鄧州租庸二百衛尉刺史

乾元山南東道節度使不肯秦州刺史吐蕃党項歲入巴州長史代宗刺史太一嶺南拜倫韶州刺史團練使太一反間信州司馬十年豫章

德宗嗣位使太常吐蕃使天子威德贊普太常御史大夫使數論得失宰相盧杞太子奉天刑部尚書在朝流涕:「宰相使天下尚書?」刺史苦諫太子致仕僕射衛尉忠誠尚書少府監:「忠誠不當。」義倉賢者左右吐蕃野心不可厚禮居家八十三揚州都督

河中太子乾陵清白第一楚州刺史宰相使刺史百餘數百三千刺史異時觀察使刺史建中德宗使者官吏於是大夫劉玄行軍司馬李希烈汴州刺史河南刺史縣令人間疾苦得失通達宰相:「不可文學以上愛人。」宰相稱職京兆尹三十不足京兆萬年使德宗司長法治苛察經術大體太子賓客嶺南觀察使七十四工部尚書

偉岸進士御史尚書郎給事詔書幽州宰相:「可以。」吏部侍郎

平人節度使令狐掌書記檢校禮部員外使郎中建中吐蕃殿使與其使清水德宗奉天吐蕃武功秘書監上都留守兵部尚書東都宣慰使使幽州貞元吐蕃:「!」誠信尊重河州明年觀察使尚書僕射

潤州金壇門人湖南雲安:「金幣。」:「不可。」湖南江西幕府李希烈撫州刺史便利系囚即真詔書執政輕易天下州縣便所為人縣令參軍二者遠近殿升降。」經略使威名清明多方德宗中和》,遣使五十八

晉陽兵家天寶衛尉羽林宿文武刺史秘書刺史經略使安祿山嶺南南陽敗績平南」,西城邑經略使長孫:「刺史安可必得。」於是數月歐陽廣州節度使出兵不許:「。」:「大夫不出州縣萬一。」許諾刺史三千鏖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