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New Book of Tang 《新唐書》

卷一百四十八 列傳第七十三 令狐張康李劉田王牛史 Volume 148 Biographies 73: Linghu, Zhang, Kang, Li, Liu, Tian, Wang, Niu, Shi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令狐
目录
1 令狐
2
3
4
5
6
6.1
6.2
6.3
7
8
8.1
9
令狐
令狐京兆富平其先敦煌范陽民家大義命中安祿山郎將長安使二京史思明刺史滑臺中人沒人士馬州縣肅宗慰勞思明麾下數百甲第什器節度使御史大夫檢校尚書僕射

城邑軍力法令大辟歲時貢賦如期吐蕃三千秋毫不受潁州刺史:「不時。」死者百餘汴州上書河南使魚朝恩不敢

母喪失明東都兵仗財用簿吏部尚書工部尚書大事代宗下詔太傅

使德宗奉天四百人從殿中軍使神武大將軍節度使寶臣與門寶臣無狀赦免五十母子領軍大將軍自陳領軍大將軍揚州大都

宰相:「將死土地兵甲諸子同時子孫忠義奮發長子無辜幸存陛下。」大夫團練使首級露布宰相不敢大將軍將至參軍將軍給事使不忍大將軍

東都留守亞所


酋長開元齊名魁偉寬裕天寶善射供奉安祿山偏將突厥祿史思明前鋒領軍將軍寶臣將軍寶臣統制餘年承嗣冀州寶臣四千使出貝丘承嗣:「未可。」寶臣刺史七千幽州太子賓客

寶臣大將使其弟復命:「無狀不敢不敢天子。」:「。」:「。」不敢

寶臣不能手指幽州為己使判官:「孺子奉詔宿將河東西襄陽崇義漢江五千河南滅亡可見歸國可以。」參軍德宗檢校工部尚書節度使子弟締約

鹿乘勝西北:「尚書司徒可謂逆賊元功。」:「宿將可以守成堅壁。」鹿定州刺史楊政三分定州名義節度觀察使

答曰:「天性業已效忠不復反覆不可司徒。」不受器械將士城固文場結婚天子奉天六百京師興元

貞元河北餓死與其下同<>而已明年檢校司空尚義公主奉詔有司司空六十二追封太師

祿將軍元和使至德西戎隴右隴右寶應貧民麟遊牧地三百訴諸監察御史不可左右御史長慶御史節度使武統

將軍和數不行:「予以。」將軍

本名德宗通書檢校工部尚書節度大使留後節度使為人無極萬餘遣人久之從容:「!」麟德殿良馬甲第北方

使:「天子臣下汾陽西平北平大功奈何後日立功陛下何以加之?」安仁不受元和不許太子太保

河東河中平易道路西前鋒從子克儉諸軍左右大敗班師檢校太尉太子太傅北鎮庶子行軍司馬圖籍妻子:「使後世不為。」未半河中節度使京師墳墓京兆明年五十太師諸子要職二千

克勤開成大將軍五品克勤與其吏部員外:「克勤有司後日不可。」

進士拾遺累進舍人武宗直視不肯杭州刺史參軍宣宗刺史散騎常侍

定州征伐大將軍普寧元和節度使定州節度使左右:「來迎。」四十軍校由是河陽羽林檢校司空六十一司空鳳翔節度使


開元玄宗召見大將軍天山趙州刺史部將先鋒兵馬使使:「安危城固未可悅耳不能?」紿:「使者奈何天子從小?」德宗觀察使二百

趙州京師興元元年節度使檢校尚書僕射會稽貞元太子太師

大將軍御史大夫節度使兵略不得檢校尚書僕射會稽五十七司空

敬辭神武將軍宣宗防禦使冗費党項不敢檢校工部尚書會稽節度

南詔安南西南經略使諸軍行營兵馬南詔深入六道不利十八天平二千於是節度使不出南詔出兵天平三百斬首五百南詔明日群臣檢校尚書僕射子弟不及怨言嶺南東道節度使宰相大將軍東都

咸通南詔武寧七百不得監軍使不許判官中人觀察使監軍亡命收銀:「吾等必應前日五十。」斬首:「。」不能教練使兵馬使徐行使:「不敢。」退:「大將子弟父兄內外必應亡命在其中。」三千覘者偶人宿將大敗太守自稱兵馬留後

汴水宿水大不克翌日伏兵追躡夾攻徐州官屬下邳漣水宿遷節度使重者:「囚徒揚州西大河可以持久。」刺史自稱刺史中人徐州三十使山谷置酒球場引道紿六十平民上首。」節度金鄉碭山官吏遊民

檢校尚書僕射成軍節度使行營招討使神武大將軍武寧節度使北面行營招討使羽林將軍南面行營招討使鳳翔沙陀二十

鬼道漢高祖閱兵人馬流汗球場戰勝不能海州溺死不得烏江揚州淮南節度使令狐禍福節度聽命淮南梁山淮南盱眙將軍淮南

新興挑戰帳下萬人退宋州滁州刺史三萬梁山不克數百徐州淮南節度使南面行營諸軍傳入揚州:「士多?」節度武寧不敢刺史節度北面招討使

欲絕自立陰刻云云將軍」,使

於是連屬城中三千穿新興鹿沙陀鹿襄城五十不貲乘風沙陀死者枕藉宿州:「不許節度諸君。」三萬將軍」,漢高祖受命其父司馬徐州:「大事不可上下。」婦人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