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New Book of Tang 《新唐書》

卷一百五十三  列傳第七十八    段秀實 顏真卿 Volume 153 Biographies 78: Duan Xiushi, Yan Zhenqing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 : :劉海 顏真卿

目录
1
1.1
1.2
1.3
1.4 劉海
2 顏真卿

  成公曾祖刺史更為疾病」。濟世:「不足立功。」

  天寶安西節度使安西:「。」實收成軍安西判官:「。」都尉

  肅宗靈武安西五千節度使逗留:「天子臣下自稱大丈夫兒女。」業因節度使父喪節度判官安慶河內州長知州留後諸軍中流使河內祿士卒羅拜不敢節度使知名

  吐蕃京師代宗行入使於是奉天不知不能:「使?」司馬奉天行營號令刺史張掖

  元帥檢校尚書行營節度使邠州放縱不法納賄不得白晝孕婦不敢:「天子生人見人?」:「。」:「不忍天子以為。」十七門外:「奈何?」:「請辭。」:「。」:「尚書元帥奈何!」:「元帥天地始終尚書使天子歸罪元帥子弟殺害如是不大尚書尚書元帥然則功名!」:「。」左右解甲:「!」:「。」:「宿。」至孝不能

  大將給與:「不知。」使:「?」二十輿:「。」代償西:「必得無罪大人惟一為人天災大人無罪不愧奴隸!」流汗:「不可。」一夕

  處決不當不從不止留後御史大曆北庭征伐相與怨言作亂:「。」失節:「。」明日復有:「稿救火。」警備:「!」不許明日:「!」于時居人朝廷留後不乏行軍司馬兵馬使

  吐蕃不利未能:「兵法公等!」城中使奇兵不敢

  節度使主賓家人位於宗族位於位於士卒位於不得居喪朝夕京師

  北庭行軍節度使數年吐蕃不敢使其一公會飲酒軍政不及十三年來蓬萊殿代宗所以安邊第一德宗檢校禮部尚書建中宰相原州使:「不可。」

  素有使子弟:「。」:「將士東征人主忠義天下倉卒禍福宮室輿。」默然不可將軍劉海天子三千疾馳奉天以為不容遣人竊取:「搏殺不然。」翌日忠臣李子戎服大罵:「!」流血匍匐:「不同!」遇害六十五奉天

  :「。」三百家人:「。」

  不足非常:「天子諸侯大夫患難何以猛虎所以百獸爪牙。」不用

  興元元年太尉忠烈五百長子諸子五品還都太和鹵簿五百

  福建觀察使太僕宰相文宗:「自古社稷未有。」

  知名


  節度使大將軍西平甘露忠臣司馬


  咸通防禦使鬥雞台下沙陀


  潁州黃巢刺史少年司馬

劉海
  劉海彭城兵馬友善戰功御史與其紿大將軍五原樂平太子太保

顏真卿
  顏真卿秘書監師古五世少孤博學辭章

  開元進士調監察御史使五原冤獄御史」。使河東三十終身殿御史御史私怨:「奈何一時忿?」宰相楊國忠東都採訪判官員外平原太守

  安祿山賓客泛舟飲酒祿以為書生祿平原具備使參軍玄宗:「河北二十四忠臣?」大喜左右:「何如所為!」

  平原三千萬人參軍萬歲總部西門慷慨饒陽太守濟南太守清河長史司馬太守北海太守賀蘭精銳五千東都河北紿:「。」

  從父太守土門十七同日二十戶部侍郎討賊判官河北採訪使

  清河太守使崿崿:「大順金城清河西江淮'天下'。足以平原士卒可以平原因而以為。」出兵六千:「何以?」崿:「使千里十萬不得使平原清河合十洛陽堅壁。」清河大將清河五千斬首

  史思明饒陽平原不敵賀蘭河北招討使漁陽頗為不從

  肅宗即位靈武遣使工部尚書御史大夫河北招討使軍費崿使用度不乏第五軍用

  祿乘虛思明河北平原清河固守人心不復:「不可不如朝廷。」至德十月鳳翔尚書御史大夫

  朝廷不暇平日侍郎諫議大夫廣平二十長安不敢王府先王答曰:「諄諄不敢。」百官肅然郎中宗廟皇帝」,禮儀使:「?」以為建言:「《春秋》,魯成公皇帝然後遣使。」不從宰相太守蒲州刺史丹陽御史刺史

  乾元西節度使戰備以為刑部侍郎江西

  西百官起居州長代宗刺史吏部侍郎節度使尚書

  謁陵宰相以為:「朝廷破壞!」檢校刑部尚書行營使省事群臣紿:「群臣讒毀論事長官長官宰相宰相可否。」上疏

  長官達官天子御史陛下耳目出使天下得失陛下耳目使聰明天下?《:「讒言四國。」能變變黑詩人:「讒人。」讒人陛下省察讒人獎勵不為使眾人陛下不能省察以是

  太宗勤勞:「不得。」平治天下天寶群臣宰相中傷不敢使關白閹人天子動靜得以驚喜道路不上太宗陵夷至於天下陛下從來艱難百姓尚未太平宰相姑息三司反側使党項驚恐思明危懼東都

  今天干戈陛下視聽忠諫陛下貴賤群臣以為太宗君子退朝廷宰相御史台條目不得從此陛下聞見數人耳目天下結舌陛下便不敢今日曠古未有不敢陛下覺悟孤立後悔

  於是中人中外祭器以為誹謗吉州司馬刺史刑部尚書吏部以為禮儀使喪亂博識建議

  不容太子使盧杞太子太師使遣人方鎮便:「平原流血不敢不見!」

  李希烈:「四方。」公卿失色以為一元朝廷河南河南不行答曰:「?」詔旨養子不變退使上疏不從德宗諸子戒嚴:「委任不能致命?」大會使倡優朝廷:「人臣奈何如是?」使者:「太師久矣大號太師宰相太師?」:「祿不絕八十太師死而後已!」失色

  方丈:「死生!」首級慟哭秀林遺表墓誌寢室西:「。」使儀式:「老夫諸侯朝覲!」

  興元安華:「不能。」赴火發怒使:「。」:「。」:「老臣使何日長安?」:「。」:「逆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