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New Book of Tang 《新唐書》

卷一百五十四  列傳第七十九 李晟子:愿 憲 愬 聽 Volume 154 Biographies 79: Li Cheng and sons: Yuan, Xian, Su, Ting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 : :

目录
1
1.1
1.2
1.3
1.4
1.5

  武力不過奉母身長十八往事河西吐蕃殺傷三軍:「萬人敵。」鳳翔節度使羽林大將軍廣德党項太常

  大曆吐蕃五千:「不足。」臨洮慕容三司大將軍北庭兵馬使吐蕃敗績合川德宗吐蕃劍南飛越

  建中先鋒河東大敗進攻檢校散騎常侍司馬趙州二千班師:「奉詔晝夜公分不為奈何!」釋然交歡建言:「定州范陽。」御史大夫將軍清苑步騎擊破清苑起兵正月五月不解不能中共定州不敢

  奉天西:「天子人臣。」良馬使代州拜神行營節度使臨渭渭南所以

  於是咸陽一面望見:「持重!」:「。」遷延異志使:「京邑天子暴露進兵不肖先驅。」都城使不敢:「比方不可以為陛下裁處。」諸軍翰林學士:「何以!」:「元帥軍政增損調?」默然

  咸陽不出:「請假刺史。」未報吐蕃咸陽督戰光大使者:「。」

  梁州:「。」:「孤絕?」:「不可。」自行尚書僕射受命:「京師天下!」收復

  使京兆調陳兵下令:「國家輿播遷危死公等此時富貴首尾一心?」:「。」於是華州潼關節度奉天使河中遣使河中節度使京畿節度招討使西天下進京兵馬元帥京兆參軍節度判官諫議大夫行軍司馬

  左右:「陛下安在?」使婿:「公等。」:「?」盛夏感發:「忠於。」

  不敢明日然後:「設伏居人重兵心腹不暇。」:「。」都城:「不出冒死。」中軍乘勝僵屍大哭翌日西:「乘機西?」悉軍使二百伐木:「安得!」崩潰大兵殊死步騎奔突不勝官軍左右:「!」萬人西餘黨

  :「日內不得。」京兆部長萬年居人秋毫高明司馬宿昔明日章敬寺安國文武輿

  露布群臣:「不易宗廟長安三代不能。」:「天生社稷萬人!」司徒大將三千寶雞清道不許大盜:「爪牙不能輿任職。」給事使涇陽上田延平林園京兆鼓吹皇太子後世太子

  熒惑守歲退:「熒惑退國家。」:「天子暴露人臣安知天道?」:「士大夫出兵不可使守歲!」:「所及。」

  西戎鳳翔隴右節度使行營元帥西平五百反側不許鳳翔伏誅河中使治罪:「不可河中京師三百同州不足何以遷徙兵力四夷陛下回紇吐蕃西示弱將士府庫滿河中怨言河中五百稿餓死牆壁大將殺戮旬時精兵五千可以。」不許

  伏誅武將節度使:「吐蕃不得日益苦役?」使吐蕃君臣相與:「。」遣使於是大興:「。」以是三千使其中沙堡京師:「不可。」宰相請調軍食西天子講解密言不可劉玄真經西北立功

  貞元殿引見太尉尚書省良馬吐蕃河東王府長史:「?」:「安得不祥?」

  明年高祖以下:「乾坤蕩滌作人父母熊羆不二左右經綸文德武功上帝四方績效朝夕君臣九月西瞻望老臣遺像肅然雲龍艱難玄宗肅宗掃除光復之前多謝所為先後。」皇太子

  臨洮萬年六十七流涕百官太師百官元和德宗倉部員外功烈興元》,

  治軍:「有勞於是。」姓名朋黨刺史刺史其二成就鳳翔:「魏征直言太宗堯舜忠臣。」行軍司馬:「儒者?」:「容身豈可是非。」大臣未嘗治家晨昏未嘗公事歸寧:「酒食賓客。」不得在朝宴樂恩賜使者日出鐘鼓少選使者:「今日何不?」宰相終始

  十五


  立功諸子宰相太子賓客故事國門父子元和節度使良馬:「良馬。」境內肅然武寧刑部尚書檢校尚書僕射節度鳳翔聲色

  長慶宣武府庫不及不忍不及左右數人野人以免刺史大將軍河中節度使不能軍政結納司徒

  諸子禮法調太原參軍襄陽西幕府刺史幻人河中十萬保山不勝二百河南負載宗正大將軍太和公主使回鶻》,太和江西觀察使嶺南節度使

  家子政績大獄無罪數百


  字元籌略善騎射衛尉晉國王夫人諸子不忍德宗一夕太子庶子刺史金紫光祿大夫

  節度使宰相檢校散騎常侍隋唐節度使士氣不為斥候:「使。」:「天子能忍撫養。」倡優未嘗不為便父母:「親戚。」山川情偽

  河中二千於是馬鞍山執守:「不可。」於是:「。」:「。」尾擊胡床:「退。」死戰射殺:「不可。」

  以為:「成功。」官軍三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