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New Book of Tang 《新唐書》

卷一百六十八 列傳第九十三 韋執誼 王叔文附:王伾 陸質 劉禹錫 柳宗元 程异 Volume 168 Biographies 93: Wang Zhiyi, Wang Shuwen and relative: Wang Pi, Lu Zhi, Liu Yuxi, Liu Zongyuan, Cheng Yi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王叔文:王伾 劉禹錫 柳宗元

目录
1
2 王叔文
2.1 王伾
2.2
2.3
2.4
2.5
3
4 劉禹錫
5 柳宗元
6

  京兆進士對策拾遺翰林學士便德宗使詩歌延齡出入顧問皇太子浮屠使太子東宮太子:「王叔文美才。」母喪吏部郎中補闕以上召見:「。」有所窺望逐出

  尚書居中奉行公議天下非黨時時可否:「不敢國家。」仇怨崖州參軍宰相婿最後

  形勢在位奄奄聞人悸動至於嶺南州縣職方嶺南瞑目左右徹去坐堂崖州以為不祥

王叔文
  王叔文越州山陰讀書德宗東宮太子宮市太子:「寡人。」太子:「無言?」:「太子問安陛下在位有如小人殿下?」太子:「先生!」宮中

  :「。」天下有名柳宗元劉禹錫出入

  不能聽政忠言群臣王伾密語黃門:「陛下。」蘇州參軍起居郎翰林學士大抵忠言忠言相依之中施行使吐蕃以為復出天下無人:「國大。」杜佑鹽鐵使戶部侍郎

  文學士:「至此議事不然。」三五翰林不得不事謀取天下宿將西北行營兵馬使司馬於是中尉大怒:「!」奉天

  置酒翰林忠言揚言:「天子異議者。」自陳:「疾病國大朝夕不得悉心難易天子?」:「生平不識便不可令人。」所以為己不得左右:「何為?」明日發喪不用

  廣陵王太子群臣憂色杜甫諸葛自況歔欷太子參軍明年

王伾
  王伾杭州翰林太子散騎常侍大志不如任氣好言出處不及無間翰林天下日月使不可

  居喪中人杜佑宰相不許威遠使不可一日:「。」輿司馬其所以前


  郎中司馬永州刺史


  簿尺寸終身河中台州司馬刺史


  史學翰林學士連州司馬


  安平籌畫倚重大事戶部郎中行營節度司馬司馬湖州刺史


  名儒春秋》,淮南幕府拾遺郎中刺史

  質素給事太子本名太子太子東宮意解左右有所太子:「陛下先生寡人講學?」

  太子即位臨問門人聖人後世先生著書甚多

劉禹錫
  劉禹錫中山進士博學文章淮南杜佑書記監察御史王叔文太子一時宰相太子即位朝廷柳宗元屯田員外中傷不為柳宗元御史太子庶子御史亂政即日不肯湖南觀察使進退不敢」。

  連州刺史司馬夜郎風俗》,鼓吹裴回屈原間作九歌》,使迎送於是武陵

  不復赦令不得宰相刺史執政諫官不可

  落魄鬱鬱》、《:「宰相建言不宜不毛瘴癘政事荊州拘囚失意不能華人士族然後快意以為開元!」久之宰相觀看君子忿刺史御史:「八十不能與其陛下。」:「為人不可。」不敢:「人子。」連州夔州刺史

  天下學校宰相

  天下不知不生無餘貞觀學舍二百三千子弟室廬學官不振

  學官春秋辟雍、<>天下州縣春秋有事孔子廟孔子群臣原廟夫子不敢後學先聖。《:「。」:「。」與其頹靡非禮儒者歷代無有

  武德國學周公孔子廟四時貞觀孔子廟兗州敬宗天下州縣其他玄宗王孫宰相使御史無有十六天下州縣四千衣裳妻子無補

  博士天下州縣春秋開元使學校太學不下可以掌故使令稍食州縣進士貞觀粲然

  當時不用

  刺史為主郎中:「十年京師道士十四燕麥動搖春風。」東都宰相集賢殿大學士禮部郎中集賢學士蘇州刺史太子賓客

  不能文章白居易頗多」,:「應有護持。」

  會昌檢校禮部尚書七十二戶部尚書疾病》,:「漢景帝中山子孫中山元魏冀州刺史洛陽北部都昌墳墓北山不可滎陽德宗天下太子王叔文積久未知蘇州起居舍人翰林學士丞相杜佑鹽鐵使翌日一時北海之後遠祖東平隴西河東柳宗元以為信然既得為人不以太上不得宮掖由是。」辯解大略如此

柳宗元
  柳宗元其先河東曾祖得罪武后高宗天寶奉母肅宗上書曹參殿御史夔州司馬御史

  絕倫文章精緻一時進士博學校書郎調藍田貞元十九監察御史王叔文禮部員外進用

  俄而刺史永州司馬仿離騷讀者悲惻

  向者不安平居閉門口舌無數其間進而退仇怨造作粉飾蔓延昭晰冥間當時年三十御史禮部員外罪人十年以是附會聖朝寬大眾人嗷嗷怪人求仕仇人新奇援引橫生不知人生七十三十七日月大都不過寒暑是非榮辱云云不已

  蠻夷以為風晨毛髮蕭條注視怵惕以為中國人聲音特異恬然自然晝夜滿病夫出門州閭市井十八而後幾何豈可不知言說長短一世·不信」,往復:「自稱。」不復致意

  今天教化海內淪陷如此豈非云云治平終身之類未能之際得以使不能以為然後魂魄朝夕歌謠使成文章採取大雅不得太平

  京兆尹

  早歲親善可以仁義教化勤勤勉勵忠正信義孔子不知愚陋不可以如此末路不測寬貸公事祿希望年少不識幾微不知一心刑法求取

  党人罪狀神理不能語言飲食不知日復一日二千五百年非常一日溝壑以是痛恨孤立未有士人女子不肯罪人以是嗣續不絕如縷春秋孑立顧眄無後欷歔便鋒刃丈人無異子弟為主自譴消息存亡不一晝夜便毀傷松柏不禁近世拜掃寒食長號田野道路遍滿父母丘墓無不子孫何以西數百先人荒穢便斬伐愛惜三千舊宅易主存亡不可無可立身萬事是以不知歲時皮膚塵垢滿悲傷告訴以至

  自古賢人才士不能有無當世豪傑分明史冊管仲功臣不孝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