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New Book of Tang 《新唐書》

卷一百六十九  列傳第九十四 杜裴李韋 Volume 169 Biographies 94: Du, Pei, Li, Wei



京兆萬年進士使監軍陰謀矯詔大將流汗服罪於是不敢

御史延齡貞元太子賓客中人公主德宗:「鄉里不可。」太常未嘗婿勸請太子:「開口!」:「!」

皇太子軍國侍郎於是節度使來朝中人監軍進退中指文素使:「。」群臣:「。」

德宗姑息藩鎮中人觀眾大將金幣左右節制尤甚方鎮不出朝廷從容:「陛下貞元法度諸侯天下。」所以不得:「而已綱領簿能否非人秦始皇帝前世魏明帝尚書不從隋文帝聽政衛士太宗責成孔子南面十六無為耳目然後?」兩河宰相紀律中興

元和檢校司空河中節度使明年七十司徒

權變大略雅淡未始不為營救潔白天下所屬數年御史節度使五千念舊不問太僕

進士諫官不為章武舊事元和大臣給事戶部侍郎宰相中人檢校禮部尚書天平節度使不得

聞喜進士賢良方正對策第一員外吏部侍郎精密元和翰林學士舍人執政:「落魄十年天子日人不及宰相進賢。」崖略三十天下得人皇甫牛僧孺對策學士戶部侍郎以為公卿中書侍郎集賢殿大學士監修國史

承旨翰林天子精致中外參與小心吏治分明東宮有關使殿嶺南節度使監軍冗官:「一中陛下法安?」太原監軍

節度以為:「興師陛下宗地賞罰不一。」不能反覆既而部將從容大將要領:「暴戾小兒往來興師。」:「。」班師:「陛下人心天下。」

天下上供使建中常賦其後輕重相反所在使觀察使調不足使上供

法度宿造詣不敢諫官得失大抵執政獎勵使盡拾遺:「孜孜前日。」學士御史輔相選任精明異言士大夫年少元和百度

暴風遣使進退三月為兵尚書居中多變約束史官德宗實錄》,不宜太子賓客史官給事太子太傅

建言:「集賢院五品學士學士史館修撰史館六典》。」

京兆使:「明日。」學士:「宰相時事不容。」不免

趙州湖南觀察使有名姿父喪未嘗施與數年四十廣陵妻子東都令狐不從後果知名

徐州節度未嘗刺史:「謹守否則!」」。德宗密詔節度使杜佑召見:「生死報應?」:「。」:「。」不變:「!」:「。」狀貌:「作亂?」秘書

相見置酒賓客狎昵:「終日!」皇太子太子改名以為:「自古故事不可?」吏部郎中著作給事便:「?」宰相侍郎

以為前世所以匱乏:「本則百姓。」:「孔子子路漢文帝使無知不能降福不可私己。」:「公等上下。」神仙長年有所不可

河東節度使宰相密詔:「宰相。」宰相:「不可。」宰相輿失色:「不可可以?」:「今日便不可。」既而

西節度:「中人陛下。」變色不平翌日太子數月殿明年華州刺史五十八戶部尚書

能不人物

後周舍人上疏得失京兆秘書:「地處。」不肯吏部侍郎代宗

進士校書郎賢良方正渭南河中長安京兆:「姓名。」或者:「今日明日!」

永貞監察御史其弟補闕御史宰相杜佑補闕不可拾遺:「拾遺補闕諫官宰相得失使不可。」禮部員外新羅忠義工巧少府監:「安可?」忠義不宜忠義於是側目

吏部員外賢良方正牛僧孺刺史巴州郎中舍人宰相不從:「進退?」:「。」:「異時位於。」禮部侍郎取士浮華先行從容:「禮部侍郎宰相。」:「侍郎宰相安得?」:「陛下宰相得無?」尚書中書侍郎

西:「陛下豈不建中德宗天下物力以為撲滅陛下不能?」業已不從宣武河陽持重未可歲月不從

文昌翰林學士學士所以顧問不宜皇甫宿幸進宿使:「宿奸佞不能奈何?」宿吏部侍郎於是翰林學士拾遺上疏申理求學湖南觀察使公幹刺史清正中外宿

不足使州縣不忍太子東都河南工部尚書六十二尚書僕射

寡言不為:「。」左右引出:「妄人。」輔相改易答曰:「餓死豈能!」生平未嘗

進士十年不肯調御史與其:「?」:「御史。」

節度幕府:「何以?」:「。」:「刑罰人主喜怒斂衽廟堂天下?」:「得無!」

員外史館修撰翰林學士兵部侍郎進學承旨禮遇問政得失詔書不安遷延可否未嘗不順一日左右問曰:「使何如?」前世無比:「?」倉卒答曰:「之外太和。」:「合為。」愧汗不能京兆

積年:「?」答曰:「陛下京邑安可使一法獨行?」太后:「不可。」斂跡

戶部使不對:「?」:「。」:「不為宰相便使時事吾輩爵位。」未幾河陽節度使:「便非我。」

吏部侍郎節度使宰相吏部簿秘書監東都河南吏部侍郎戶部尚書

河陽遣使簿:「。」以為金石方士八月果相學士:「方鎮刺史州郡風俗。」四方處分》。鄧州刺史人人

孝廉進士禮部侍郎以為不對及第東都幕府

德宗補闕翰林學士學士不許大寒待遇不得解職出入九月黃菊》,左右:「安可!」遣使使:「頤養?」散騎常侍

士林兄弟當時

十一及第拔萃高等咸陽留意:「無愧!」監察御史不可著作調適二十居喪不支宣武補闕宰相:「丞相不宜奸人雷霆使!」知名

太和宗正不時文宗中人:「歸於制度官司度經宗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