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New Book of Tang 《新唐書》

卷一百七十九  列傳第一百零四 李鄭二王賈舒 Volume 179 Biographies 104: Li, Zheng, two Wangs, Jia, Shu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宰相魁梧辯論多大進士太學助教河陽節度從父宰相陰險謀事象州文宗嗣位母喪東都:「當世權力共事。」留守怏怏不樂金幣百萬使西京師

詭辯人主儒者海內望族見識謀誅不克罪人假借不堪在位持祿死難者使戎服」,出入四門助教銀魚太和十月周易博士翰林講學入院弟子二十於是給事諫議大夫舍人天下不宜左右感憤縱橫待遇改名猜忌群臣天下

明年七月翰林學士兵部郎中居中倚重實行宰相襄陽遣使澄觀軍容使西監軍淮南元素河東賜死元和

大權銳意天下事無不報恩復仇李德裕黨人中外下詔禮部侍郎翰林

宰相可行攘夷天子以為進見宰相天子宦官衛兵天下富貴以為時時進賢建言天下浮屠衣食行業不如執政自白

藉以兩立使鳳翔於是太原節度使節度使立言京兆尹將軍御史以為

十一月壬戌殿甘露群臣輿:「甘露陛下。」殿宰相群臣:「甘露。」:「?」中尉使丹鳳門外傳呼:「詔旨!」獨行殿下流汗不能:「將軍何為?」走出不及:「輿!」於是:「上當!」殿:「陛下不可!」:「!」:「。」立言本領四百東西殿宦官死者宮中萬歲輿:「上將?」群臣宰相使衛士五百惶遽七百四方流血連天相與不語殺戮俄而輿為兵不知榜笞自署咸陽奉天亡者都城等第賈耽一空簿圖籍蕩然余者

明日群臣從者不得列兵宰相御史久之使京兆尹群臣不能未知不朝既而僕射令狐兵部尚書吏部侍郎等至悲憤:「?」:「。」

是日京師往往私怨屯兵宦官於是下詔咸陽民間河東自衛使偏將:「得罪尚書。」知見紿:「。」立言奴婢左右:「?」:「丞相?」

終南山浮屠宗密宗密不可鳳翔盩厔:「不如。」餘黨

一日腰斬梟首臨刑輿:「張華不免?」最後不服事前宿遣人宗密怡然:「浮屠法遇。」男女京兆府大冢左右

忽忽雜沓未嘗往往瞋目獨語裴回眺望賦詩天下

翼城微賤江湖元和襄陽節度使黃金徐州軍政詭譎未嘗不用監軍:「奇士將軍。」橫生大驚後堂相見:「誠如。」巡官

樞密京師日夜計議纖巧貴人側目將軍司馬不肯御史宇文奉天御史治罪王府司馬判官節度文宗即日東方長三耀太僕御史大夫

注資不知京師輕薄方鎮入神終日有所附注於是人權天下工部尚書翰林講學日日議論進退士大夫不肖淆亂以為當然

富人榷茶榷茶使杜甫曲江》,宮殿天寶環江宮室曲江昆明紫雲公卿

當時」。水族」。不能遠視質素中人昵愛

檢校尚書僕射鳳翔隴右節度使屬於輿司馬判官掌書記舊制節度使受命戎服兵部是日京兆

十一月:「。」舉事五百扶風武功監軍大將中等不暇鳳翔京師常侍咸陽檢校太子賓客千萬鳳翔行軍司馬

光宅群臣京師戒嚴節度使非常人相百萬帶上中藥數萬

禮部郎中能者員外主客員外拾遺將死十四:「面目!」臨刑:「太后!」節度江淮兵部員外衢州刺史

其先太原廣陽武后萬象知名開元大理補闕溫州刺史

博學屬文進士調藍田久之拾遺翰林學士起居舍人元和皇甫賢良方正對策宰相避嫌學士司馬袁州刺史兵部員外翰林學士工部侍郎清源

雅思永貞元和稿樹立不時光宅學士中書侍郎稱職再遷吏部侍郎

劍南東川節度使吐蕃西北騷然調:「直搗龍川綿險要使:『發兵深入某地。』開懷所以要約匈奴西戎。」

長慶御史大夫戶部尚書轉運使歷時復出山南西道節度使文宗嗣位太常吏部尚書尚書僕射御史宇文使:「僕射視事以上不宜。」建言:「與其廢禮不如。」尚書省工部侍郎:「《》:答拜不臣大夫答拜大夫列國大夫答拜所以天子僕射尚書凡百州縣不可僕射』。文武一品。《開元》,京兆河南刺史縣令以下答拜不可。」:「無不答拜僕射不得相承故事人情安得便。」不能

三道十二百萬觀察使始建:「建中元年九月戊辰詔書天子。」久之使京畿酒錢悅眾檢校司空侍郎司空茶法用度榷茶天子使不可不敢民怨瓦礫

長上別墅流泉使鼓琴文宗惡俗侈靡衣服使不便七十不能以至十一為兵永寧故第彌日不盡前世書畫不可為人金玉書畫田宅

工部郎中集賢殿學士太常博士校書郎御史:「不見求生奈何?」令狐從容:「並列族滅。」京兆尹十一使盜竊渭水家人紿:「族滅歲時忘我。」江南京師祿

天復大赦爵位其後

子美河南少孤江淮從父觀察浙東進士聲稱賢良方正渭南集賢員外文辭諫議大夫宰相

常州刺史舊制出使朱衣前導觀察使李德裕太常禮部侍郎七十五宰相再遷京兆尹御史大夫太和百官曲江故事步入御史自矜不徹御史:「面兒!」:「御史嘿嘿?」大夫不勝西觀察使中書侍郎集賢殿大學士監修國史既得得罪特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