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ck to collection

New Book of Tang 《新唐書》

卷一百八十七  列傳第一百十二 二王諸葛李孟 Volume 187 Biographies 112: Two Wangs, Zhu, Ge, Li, Meng

Click on any word to see more details.

諸葛

太原太和河中回鶻刺史冠軍河中軍士中尉:「天子爪士!」答曰:「夜半天子爪士?」:「明辨?」主帥莫不行軍司馬

黃巢長安兵略節度使不能京師調使者益發不堪:「以外自守不然何以?」:「不足。」使居人天子使京兆尹官屬奉迎倡言:「天子大臣守土。」:「?」留後

使朱溫舟師率眾華陰大戰四十檢校工部尚書節度使監軍萬人武功華州使朱溫西關門於是出兵河中三萬同州:「一切不祥。」節度使河中行營

精兵數萬榮軍華陰大敗中流相當:「憂患不顧。」遣使使河中親率遂平復京師檢校太尉檢校太傅

中人鹽池用大諸軍使領屬軍食不許:「故事三千。」天子遣使諭旨節度使河中上書離間方鎮:「密詔使朱全忠。」和解河中大敗邠州京師乘勝西天子鳳翔

襄王不受定王諫議大夫詔諭天子聽命十萬群臣長安殺戮機軸部將常行光啟推立

汾州刺史黃巢觀察使河中檢校尚書仆射節度使未幾長子節度殺行太傅父子兄弟相繼從子節度使

乾寧簡子留後刺史河中:「蒼頭大臣河中。」朱全忠遣使天子河中節度使王行瑜:「不受不利。」:「大功不可。」使其弟李嗣昭

京師廢帝執政而立河中

京師實在樞密使中尉。),鳳翔天門縱火衛兵退定州次於百官數萬」,石門保山漿流涕既而京師

遣使河中使玉器西於是興平養子官爵四面行營招討使使天子三千

檢校司空節度使用以太原李嗣昭河中殺人顏色泰定不敢光化部將留後節度五月朱全忠節度使

給事幕府常州刺史避難江湖給事厚禮音樂:「今日子弟。」:「天子召公不可。」溺死不能太師冤死吊祭

不能未報太原鎮定加行討賊反正方物不敢定州:「太原侮慢。」數萬含山刺史晉州刺史進攻方鎮不可太原不能使:「朝夕乞食大梁。」答曰:「不如朝廷。」遣使:「反正藩鎮無相不顧天子神器華州精銳潼關西以為關西安危長短。」

:「!」答曰:「否則。」明日:「公有父子退聽命。」太原奉節內存解圍

日月:「。」誓言過重:「亡國黃泉?」握手旬日河中遣人華州

自重二十

諸葛青州亡命百餘防禦使沙陀北面使節度使檢校尚書仆射

黃巢京師北行同州河陽節度使京師不從相率節度使天井不肯假道河中

京師東南行營先鋒使朱溫同州設伏解甲修武擊敗不敢河陽中和河陽厚禮於是新鄉獲嘉西關中不悅清水明年東南招討使

吏治法令檢校司空光啟澤州刺史留後孟州

浮屠聚眾雲山」。黃巢光州諸葛刺史睢陽河南東都留守使

河東喪氣不出數月東都宮闕居民東都不能不悅退保追擊乘勝洛陽不勝河陽

河陽自稱節度使河陽河東河陽節度使河南東都留守

晉州解圍積聚不能河南官吏東方反間文德元年晉州夜襲河陽河東澤州刺史河陽節度使三萬城中求救葛從周不利河陽節度使洛陽

澤州保山數百數萬琉璃大順告急五千:「沙陀大國太原司空上黨旬日沙陀!」五百:「沙陀!」決戰王行瑜檢校隴西檢校太尉

不許:「翻覆。」光化節度使夜襲自稱留後:「。」李嗣昭澤州家屬太原刺史節度使不利葛從周澤州得病不能節度河陽五十八未幾澤州刺史河陽

東都不滿數年異己天平河南後嗣

青州節度使中和留後道行復京師武平節度使使西京師檢校太尉龍紀元年

師範十六自稱留後領事太子節度師範刺史師範部將師範:「先人使不絕不然墳墓。」不為師範伏兵部將朱全忠使師範不敢

師範儒學殺人師範師範:「非我。」師範不得戶外不敢青州父母縣令威儀師範遣使不可答曰:「先世子孫。」

鄆州師範師範鳳翔方鎮師範部將青州節度師範:「?」二百輿紿華州輿在華閉門

兗州師範河南同日使從子長安師範刺史進攻